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找官员题字只因权力崇拜

2014-8-14 09:19: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池墨 选稿:常晔

image

相关新闻:盘点落马官员题字处理:被遮挡被铲除被撤

  “大老虎”现形,怎么处理他留下的“墨宝”似乎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最近中国石油大学就因此陷入舆论漩涡: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挡住了落马“著名校友”的题词署名,后又将学校新闻网上与其有关的报道悉数删除。相比中国石油大学遮挡题字落款的“温和”做法,各地对于落马官员“墨宝”的处理方式显得更为直接,哪怕是刻在石头上,也是一个字:铲。(8月14日东方网综合)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句话是对落马官员说的,也是对热衷找官员题字的单位说的。

  对于落马官员来说,早知道自己题的字要被铲除,当初又何必兴致盎然地为其题字呢?早知道自己今天落马,当初又为何要如此贪得无厌呢?对于找官员题字的单位来说,早知道现在要铲除,当初又为何如此热衷找官员题字呢?

  显然,这种“在任忙题字,落马铲字忙”见证了权力荣耀与权力崇拜。很多官员忙着题字,并非是因为其字写得有多好,而是因为其职位有多高权力有多大,职位越高权力越大找其题字的单位也越多。而一些单位也以官员题字为荣,职位越高权力越大的官员为自己题字,越能显示出自己的“显赫”,说明自己得到了官员的“重视”,自然感觉风光无限荣耀无比。

  然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官员在位时一些单位争相找其题字,落马后却又争相铲除题字,这种鲜明的对比,上演了一幕真实的活脱脱的丑剧。

  一些单位之所以热衷找官员题字,就是缘于权力崇拜,对权力的谦卑和恭顺,对权力的顶礼和膜拜,让他们丧失了本真和骨气。找到一个高居要职的官员题字,就可沉浸于权力的光环之中,仿佛自己的身上也沾染了权力。更重要的是,官员的题字竟然也成为某些单位炫耀的资本。当初找周永康题字的中国石油大学,不就是以周永康题字为荣吗?

  可以说,“墨宝”被遮挡、铲除,报道被删,周永康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田凤山、成克杰、胡长清、王有杰、陈安众等巨贪在任上都留下了不少“墨宝”,题词覆盖风景名胜区、机关办公楼、学校、医院等地方,由此可见,热衷找官员题字的单位还真不少,但这些单位真的就是看重官员手上的“字”而不是官员手中的权吗?字还是那个字,人还是那个人,但权力不再,光环不再,荣耀不再,那个人还有用吗?那个字还值钱吗?所以才除之而后快!

  显然,找到官员题字,成为一些单位炫耀的资本,甚至成为宣传的噱头。这种权力崇拜的恶习,应该改一改了,那些热衷找官员题字的单位,还是歇歇吧,别今天一脸掐媚地找官员题字,明天又急吼吼地铲字。别人不觉得难看,自己就不尴尬吗?

编辑点评:

  官员和找官员题字的单位都应有自知之明,不要让自己出洋相。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找官员题字只因权力崇拜

2014年8月14日 09:19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相关新闻:盘点落马官员题字处理:被遮挡被铲除被撤

  “大老虎”现形,怎么处理他留下的“墨宝”似乎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最近中国石油大学就因此陷入舆论漩涡: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挡住了落马“著名校友”的题词署名,后又将学校新闻网上与其有关的报道悉数删除。相比中国石油大学遮挡题字落款的“温和”做法,各地对于落马官员“墨宝”的处理方式显得更为直接,哪怕是刻在石头上,也是一个字:铲。(8月14日东方网综合)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句话是对落马官员说的,也是对热衷找官员题字的单位说的。

  对于落马官员来说,早知道自己题的字要被铲除,当初又何必兴致盎然地为其题字呢?早知道自己今天落马,当初又为何要如此贪得无厌呢?对于找官员题字的单位来说,早知道现在要铲除,当初又为何如此热衷找官员题字呢?

  显然,这种“在任忙题字,落马铲字忙”见证了权力荣耀与权力崇拜。很多官员忙着题字,并非是因为其字写得有多好,而是因为其职位有多高权力有多大,职位越高权力越大找其题字的单位也越多。而一些单位也以官员题字为荣,职位越高权力越大的官员为自己题字,越能显示出自己的“显赫”,说明自己得到了官员的“重视”,自然感觉风光无限荣耀无比。

  然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官员在位时一些单位争相找其题字,落马后却又争相铲除题字,这种鲜明的对比,上演了一幕真实的活脱脱的丑剧。

  一些单位之所以热衷找官员题字,就是缘于权力崇拜,对权力的谦卑和恭顺,对权力的顶礼和膜拜,让他们丧失了本真和骨气。找到一个高居要职的官员题字,就可沉浸于权力的光环之中,仿佛自己的身上也沾染了权力。更重要的是,官员的题字竟然也成为某些单位炫耀的资本。当初找周永康题字的中国石油大学,不就是以周永康题字为荣吗?

  可以说,“墨宝”被遮挡、铲除,报道被删,周永康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田凤山、成克杰、胡长清、王有杰、陈安众等巨贪在任上都留下了不少“墨宝”,题词覆盖风景名胜区、机关办公楼、学校、医院等地方,由此可见,热衷找官员题字的单位还真不少,但这些单位真的就是看重官员手上的“字”而不是官员手中的权吗?字还是那个字,人还是那个人,但权力不再,光环不再,荣耀不再,那个人还有用吗?那个字还值钱吗?所以才除之而后快!

  显然,找到官员题字,成为一些单位炫耀的资本,甚至成为宣传的噱头。这种权力崇拜的恶习,应该改一改了,那些热衷找官员题字的单位,还是歇歇吧,别今天一脸掐媚地找官员题字,明天又急吼吼地铲字。别人不觉得难看,自己就不尴尬吗?

编辑点评:

  官员和找官员题字的单位都应有自知之明,不要让自己出洋相。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