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大巴劫案"人质解救不必讳言"失败"

2011年9月2日 09:06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威  

      南京大巴人质劫持案中,人质之一李某的家属于8月31日向本报记者证实,李某脸颊受枪伤,于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ICU病房接受治疗,现李某伤情有所好转。(9月1日《新京报》)

      据人质李某亲属吴先生称,李某确实受了枪伤,子弹由左侧面颊打入,由右侧面颊穿出。李某面部骨折,现已经由钢板固定,数颗牙齿脱落。李某的喉咙插了一根呼吸管,不能说话,但意识清醒。吴先生称,南京警方已向家属承认,李某的伤是警方开枪误伤所致,并表示李某治疗产生的费用由警方支付。记者试图联系南京警方,但南京市公安局宣传处芮(音)姓处长、许(音)姓科长及浦口分局宣传部门王姓主任均未接听电话,记者所发短信也未收到回复。

      8月30日下午,江苏南京发生一起歹徒劫持大巴车内乘客的恶性事件,一时引起广泛关注。相关权威媒体在报道解救过程时称:“……14时20分,经警方劝说,3名犯罪嫌疑人下车投案,劫持人质的犯罪嫌疑人阳兵仍与警方对峙。15时15分,犯罪嫌疑人阳兵突然情绪激动,意图伤害人质,为确保人质安全,警方果断处置,将嫌疑人阳兵开枪击伤后擒获,两名人质安全解救。”直至事件细节不断披露,人们才了解“人质成功获救”过程中还有一段“误伤”的“插曲”。

      尽管当地警方认为这是一次“成功”的解救,但许多网友却并不买账。有细心的网友推算出,警方是在得知被劫大巴过境消息70分钟后才出现在现场,而距离大巴停车地,最近的派出所约有6公里路程、浦口区分局约有12公里路程、刑警支队约有30公里路程、特警支队约有48公里路程,如此出警效率显然乏善可陈;有些网友则对于警方的搜捕行动是否可以更隐蔽提出不同看法;尤其是警方与疑犯阳兵对峙约100分钟后第一次开枪,子弹并未打中劫犯却打在了人质李某脸上。在第一枪后约25分钟,警方再次开枪,又击中阳兵颈部,这期间劫犯并没有被激怒而危害第二名人质生命安全,显然纯属万幸了。

      20世纪以来,扣押人质的恐怖犯罪活动愈来愈频繁,已成为世界和平和安全的主要威胁之一。解救人质不外乎妥协、谈判或武力解决等几种方式,而武力解决当然就可能面临失败的后果。去年8月23日发生的菲律宾人质劫持事件,造成8名香港游客遇难的惨剧,数亿观众通过电视直播实时观看了这场“大屠杀”。事后,菲律宾特警在解救人质过程中业余、拖沓的表现遭到了外界舆论的普遍质疑。

      一般认为,成功的营救包括:安全救出人质;有效制服绑架者;警察不付出伤亡代价;处置过程中不伤及群众、不造成重大的财产损失和消极的社会影响。这样看来,此次“南京大巴劫案”人质解救行动算不上“成功”。晋代名将张方说过,“胜负兵家之常,善用兵者能因败为成。”我们注意到,南京市公安局事后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称“两名人质安全解救”,未提及是否有乘客受伤;对于媒体的采访要求也一律婉拒,这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其实,对于人质解救过程中的失误甚至失败不必讳言,正确的态度是要勇于并善于将失败当作“成功之母”加以研究和演练,找出失误的原因并认真加以改正,而文过饰非、开脱推诿只能是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