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当"雅贿"遇到"雅贪"

2010年7月6日 09:08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当“雅贿”遇到“雅贪”,就像瞌睡碰到枕头,一拍即合。但“雅贪”“雅贿”这名头,却也让人听来别扭。若连贪赃枉法,行贿受贿,都能无耻地以“雅”名之,那真不知除了八卦媒体上的所谓“不雅照”外,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不雅的。

      既贪何来雅?凡贿皆违法!贪墨之事,素来不雅;收受贿赂,皆是违法。这个道理,恐怕除了既想当那啥又想立牌坊的人之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纵然妇孺皆知,这个不伦不类的“雅贿”,还是莫名其妙地流行了起来。

      最近一名引起舆论关注的“雅贪”是文强。文强赃物展示会被人津津乐道,围绕文强收到的那幅曾被鉴定为价值数百万的张大千画作的真伪问题,社会各界更是炒得沸沸扬扬。一场关于官场“雅贿”的讨论,也被点燃。(7月5日《方圆》)

      雅贿被称为“优雅式贿赂”,是行贿者为了讨好附庸风雅的官员,适应贿赂新需求,而在贿赂方式上产生的新变种。这是媒体给出的一个定义。有教授认为,“雅贿”的历史由来已久,究其源头,至少可追溯到汉代。

      其实根本不需追根溯源,即便没有考据癖,但凡关注点儿时事新闻的,都应听闻赖昌星在“红楼”里就曾把所谓的“雅贿”玩得登峰造极。他的一句名言就是“就怕领导没‘爱好’”。但有所好,他即能见缝插针,奉花献佛——古玩字画之类的“雅贿”只是其各色贿赂之一种而已。

      从这儿我们也能清楚看出,所谓“雅贿”真的是很无厘头的说法。收受字画古玩,并不比直接接受金钱贿赂和性贿赂更道德更高尚更雅。因为所有的贪腐贿赂,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即权钱(色)交易。当然,所谓的雅贿自然包含在权钱交易之中,因为不管是名人字画还是稀释古珍,在这个交易过程中,都是还原成了经济理论中最俗的一般等价物。

      交易中充满“铜臭”气息的,哪里还有半点雅致可言?手握公权的官员,在收受这些一般等价物之后,以权谋私,假公济私,徇私枉法,硬生生将原本严丝合缝的法律和制度,撕裂出大大的缝隙,供行贿者投机钻营,牺牲公共利益。此等做法更是龌龊不堪,理应受到道德和法律的双重责罚,又何雅之有?

      和“雅贿”“雅贪”同样有悖情理的,是此前媒体曾报道过的一个词——“侠贪”。“侠贪”是指贪官拿出所贪赃款的九牛一毛,行点小恩小惠,如修段路架座桥栽点树,笼络民心。而可悲的是,这招真的很好使,几乎百试不爽。民众明知该官员可能经济上不清白,但是仍真心膜拜“侠贪”,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可见,哪怕是拿点儿赃款服务民生,也能为民所恕。这不是现实的荒诞,而是反腐焦虑下,民众心理和社会底线的双重溃退。这时你不能一味指责民众愚昧,而是应反思公职部门反腐力度和效果,为何让民众屡屡失望,乃至不断降低自己的接受底线以适应现实。

      在雅贿雅贪问题上,其理一也。腐败没有特区,民意同情“侠贪”,以及出现所谓的“雅贿”“雅贪”称呼,也不能说明这些反腐行为就能获得额外的特赦之权。相反,对任何花样翻新的贪腐样式,法律都应时刻保持警惕,不被表面所迷惑。贪腐之姿常新,而反腐之势不变。还是那句,既贪何来雅,凡贿皆违法。腐败之花,万变不离其宗,执法之剑,以不变应万变,这才是雅贿雅贪应得之待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