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李白"古惑化"和学术"犬儒化"
2007年7月30日 08:59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立生  

  吃软饭、打群架、混黑社会、梦想是在闹市拿刀砍人……这样的古惑仔形象能和“诗仙”李白画上等号么?北京大学古代文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檀作文坚持认为,李白是唐朝排名第一的古惑仔,并且他专门写了一本名为《大唐第一古惑仔李白实录》的书来阐述自己的观点。(7月29日《江南时报》报道)

  是“人以诗传”,不是“诗以人传”。李白的价值,在于诗歌上的辉煌成就,为人所重,也即在此。

  正如钱钟书所说:“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何必要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呢?”,考证李白是不是什么古惑仔,有必要吗?

  而纵使研究李白生平,亦应着眼于生平与其诗歌创作的关系,从中探究出规律性的东西,才契合于文学史治学的精神吧?

  千年之前,唐代大史家刘知己即提出“史学三长论”的观点,认为史家须具备三个条件:“才、学、识”,而其中又以史识为灵魂。换言之,以旅美作家林达的通俗表达即是:“记录和呈现历史当然是重要的,而树立一个正确的历史观,可能是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而考证李白是不是古惑仔,有什么意义呢?于世何益呢?

  斤斤于“李白的吃软饭的功夫很有一套,……跟人结婚,都是看准了再下手。……先后结了4次婚,第一个夫人姓许,最后一个夫人姓宗,都是前宰相家的孙女。李白专挑谁家的爷爷做过宰相,就去做上门女婿”,等等等等——如此的把史学研究庸俗化,以耸人听闻、眩人眼目为能事,我还真担心:保不准哪天我们的“博士讲师”别捣鼓出个——李白某日某时于某地放了个响屁——的研究成果出来。

  或许,这也正印证了某些学人精神上的“犬儒化”吧?!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