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高中生为何递交"申遗报告"
2007年6月8日 09:32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一舟  

  6月6日上午,当北京四中的四名高中生将全班同学撰写的调查报告呈交给国家文物局文保司世界遗产处时,工作人员拿着数万字的《关于北京钟鼓楼-什刹海地区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建议报告》,用“特别感动”来形容自己的感受。(6月7日《新京报》)

  据报道,为了这份调查报告,北京四中高二(10)班和(11)班60余名学生耗时近两个月进行采访、调查,现在,他们又分头将报告交给了东城区政府、西城区政府、国家文物局等9个政府部门。很显然,如此行为体现出这些学生宝贵的社会责任感和文物保护意识,值得赞赏。但换个角度看,既然目的在于呼吁社会和政府加大对“北京旧胡同”的保护,这60名高中生递交的为啥是“申遗报告”而不是“保护报告”?虽然报告名字只有两字之差,但却是颇值得细细品味的。

  时下,是一个“申遗”流行的时代。从风景名胜到人文古迹,从传统民俗到民族文化,“申遗”成为一种热潮。“申遗”之热,固然折射出,管理者和公众意识到人文遗存是有价值、值得保护的;但究其根源,“申遗”行为很多都是受利益驱动,没有将历史文化遗存和自然遗存视为传承后世的“瑰宝”,而是看成是带动经济发展、提高地方形象的“资源”,“申遗”就成为一块敲门砖,敲经济之门、形象之门,敲开之后,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保护文物、捍卫文化,一定要“申遗”吗?英国有四大历史文化名城,但只有一个是世界历史遗产,可英国人还是对“申遗”热情不高,因为在人家看来,是不是“世界遗产”都需要竭尽全力的保护。然而,返观我们,要保护先“申遗”——在“保护”上做得远远不够,在“申遗”上热情高涨,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就是一个观念的分野。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去对待每一份“遗存”,无论它能不能戴上“世界遗产”的帽子,这才是将“遗存”保护下来并传承后世的应有社会常态;而将“遗存”作为功利的载体,动不动就想到“申遗”,这种心态不仅是浮躁的,对于“遗存”而言还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套用一句网友的戏言:孩子是天真的,只有社会才是“世故”的——毫无疑问,北京这60名高中生递交的“申遗报告”中没有掺加“功利水分”,但正是如此在细节上的“行为无意识”,恰恰折射出,现实中日益泛滥、值得警惕的功利性文物保护心态。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