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排队5天5夜,等不来幼教公平

2015-5-25 09:18:1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西流 选稿:实习生李妍

【相关新闻】北京幼儿园报名家长提前排队 落空后要求给说法

【相关评论】报名排队5天5夜 幼儿园于心何忍

  明年9月份入园,今年5月23日报名登记,家长5月18日开始排队。23日上午,北京丰台区布朗幼儿园报名登记工作开始,排在100名之后的43位家长没有报上名,部分家长情绪激动,在幼儿园门口讨说法,个别家长还出现踹门、谩骂、往园内扔饮料瓶等行为。(5月24日《北京晨报》)

  北京丰台区的数十名家长,排队“鏖战”了5天5夜,非但未能给孩子报上名,连一句简单的“解释”都没有等到。对于幼儿园的冷漠和傲慢,只有一种解释——当今,学前教育机构供不应求,特别是优质的学前教育资源,更是严重匮乏,于是,掌握着优质学前教育资源,就宛如手中掌握了无形的权力;于是,一些条件优越的公立幼儿园,也懂得将权力运用到极致:将大门关得死死的,将招生信息捂得紧紧的。

  事实上,一些权贵之人,是不用这样日夜排队为子女求一张入园“通行证”的。而恰恰相反,饱受排队之苦的普通百姓,最终大都是空等一场。但凡哪里资源紧缺,哪里就可以见到权力入侵的魅影,这几乎已成为一个“明规则”,幼儿教育也不例外。由于幼儿教育目前没有纳入义务教育的体系,造成由地方财政投入的公办幼儿园屈指可数。僧多粥少,弱肉强食,在缺乏公平的竞争环境下,稀缺的公办幼儿园,无疑成了“官二代”的摇篮。可以想象,一旦权力入侵了幼儿园,学前教育就难以守得住公平。

  以发达地区广州为例,幼儿园市场收费乃是“冰火两重天”,公办幼儿园平均每月仅300元,而私立幼儿园高达3000元。然而,由于广州公办幼儿园所占比重不超过7%,资源奇缺,多由公务员系统和教育系统的子女所享受。大多数家庭的子女被推向私立幼儿园,高昂的收费令家长不堪重负。可见,对于绝大多数普通市民来说,“入园难”已成为子女教育的“第一难”。

  因此,家长排队5天5夜,等不来幼教公平。如果不修改教育立法,不改革幼儿教育投入体制,继续维持幼儿园资源紧缺的现状,要想铲除“教育起跑线上”的不公,要想破解子女教育的“第一难”,无疑是纸上谈兵。近年来,每逢全国“两会”,都有代表委员建议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受到了教育界和学生家长的广泛关注,可以说,也代表了全体国民的共同诉求。

  只有在立法上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才能监督和激励地方政府重视和支持幼儿教育,倾力兴办公立幼儿园,热心扶持民办幼儿园。当公立与民办幼教资源并存时,可供民众自由选择,既可以让绝大多数家庭的孩子共享公办幼儿园提供的“免费蛋糕”,又可以让少数富家子弟享受到由民办幼儿园提供的“收费薯条”。更重要的是,实行幼儿教育义务化之后,公办幼儿园不再稀缺,权力也失去了异动的欲望,大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一起共享教育的公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排队5天5夜,等不来幼教公平

2015年5月25日 09:18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北京幼儿园报名家长提前排队 落空后要求给说法

【相关评论】报名排队5天5夜 幼儿园于心何忍

  明年9月份入园,今年5月23日报名登记,家长5月18日开始排队。23日上午,北京丰台区布朗幼儿园报名登记工作开始,排在100名之后的43位家长没有报上名,部分家长情绪激动,在幼儿园门口讨说法,个别家长还出现踹门、谩骂、往园内扔饮料瓶等行为。(5月24日《北京晨报》)

  北京丰台区的数十名家长,排队“鏖战”了5天5夜,非但未能给孩子报上名,连一句简单的“解释”都没有等到。对于幼儿园的冷漠和傲慢,只有一种解释——当今,学前教育机构供不应求,特别是优质的学前教育资源,更是严重匮乏,于是,掌握着优质学前教育资源,就宛如手中掌握了无形的权力;于是,一些条件优越的公立幼儿园,也懂得将权力运用到极致:将大门关得死死的,将招生信息捂得紧紧的。

  事实上,一些权贵之人,是不用这样日夜排队为子女求一张入园“通行证”的。而恰恰相反,饱受排队之苦的普通百姓,最终大都是空等一场。但凡哪里资源紧缺,哪里就可以见到权力入侵的魅影,这几乎已成为一个“明规则”,幼儿教育也不例外。由于幼儿教育目前没有纳入义务教育的体系,造成由地方财政投入的公办幼儿园屈指可数。僧多粥少,弱肉强食,在缺乏公平的竞争环境下,稀缺的公办幼儿园,无疑成了“官二代”的摇篮。可以想象,一旦权力入侵了幼儿园,学前教育就难以守得住公平。

  以发达地区广州为例,幼儿园市场收费乃是“冰火两重天”,公办幼儿园平均每月仅300元,而私立幼儿园高达3000元。然而,由于广州公办幼儿园所占比重不超过7%,资源奇缺,多由公务员系统和教育系统的子女所享受。大多数家庭的子女被推向私立幼儿园,高昂的收费令家长不堪重负。可见,对于绝大多数普通市民来说,“入园难”已成为子女教育的“第一难”。

  因此,家长排队5天5夜,等不来幼教公平。如果不修改教育立法,不改革幼儿教育投入体制,继续维持幼儿园资源紧缺的现状,要想铲除“教育起跑线上”的不公,要想破解子女教育的“第一难”,无疑是纸上谈兵。近年来,每逢全国“两会”,都有代表委员建议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受到了教育界和学生家长的广泛关注,可以说,也代表了全体国民的共同诉求。

  只有在立法上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才能监督和激励地方政府重视和支持幼儿教育,倾力兴办公立幼儿园,热心扶持民办幼儿园。当公立与民办幼教资源并存时,可供民众自由选择,既可以让绝大多数家庭的孩子共享公办幼儿园提供的“免费蛋糕”,又可以让少数富家子弟享受到由民办幼儿园提供的“收费薯条”。更重要的是,实行幼儿教育义务化之后,公办幼儿园不再稀缺,权力也失去了异动的欲望,大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一起共享教育的公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