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单双号限行"天就蓝了吗?

2014-11-28 13:01:03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仲颖


  10月26日,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上发言,对于单双号限行常态化等建议,将进行论证。这一说法引发网友热议。当天下午,李士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论证单双号意见不意味着要实施,“我们不能没有研究就做出反应”。

  单双号限行可以减少限行地区一半左右的机动车上路,随之源自机动车的尾气污染也将降低,上述理论不难理解。但是,作为特大型城市的北京,任何公共决策的制定,都将产生一系列的涟漪效应。如果单双号限行常态化,蕴含的社会压力、实际的治霾效果,需要审慎评估。

  既然根本目的是降低污染,单双号限行的减排效果应有明晰测算。事实上,从2011年4月开始,北京已实施工作日机动车按尾号限行政策。同样是在理论上,每个工作日能减少20%的机动车上路排污。但平心而论,这几年北京的雾霾情况并未出现好转,反而还有加重之势。有人会说,如果不限行,污染可能更严重。这种想法有其道理,但也要指出,限行不是万能的,污染物排放源头既是多元化的,更是多地域性的。

  例证之一是,北京市环保局曾提供数据,机动车排放的PM2.5占北京本地污染物总排放量的31.1%,那么还有近七成的污染源该如何控制削减?例证之二,前段时间“APEC蓝”的形成,不仅有京津冀联手减排限行的功劳,就连山西太原都有多家企业停产配合。大范围的限与停也说明,仅凭一地的单一举措远不足以“扭转乾坤”。

  单双号限行的另一个问题是,势必将大幅削弱城市的交通运能。在APEC期间,北京通过单位放假、增加公交班次等措施,减少了社会出行需求,尽力保障运能。但如果常态化地实行车辆单双号行使,上下班高峰期本已拥挤不堪的地铁与公交车能否再承载新增的“转移性客流”?换言之,代偿性的公交运力能否跟上趟?与此同时,数百万车主以及其家人因公共政策的变化,而在车辆使用与出行上权利受限,他们的表达权与建议权同样不容忽视。

  在治理污染的问题上,我们明白有舍才有得。但我们更要知道,治污必须科学和严谨。只通过科学测算审慎评估,治污才有坚实的基础,想当然地“限了再说”不具说服力。另一方面,机动车上路被限制,工业污染得到了多少控制?污染治理切忌专挑“软柿子”捏。更重要的是,公共政策的制定,离不开广泛听取群众意见,老百姓是怎么想的,公众对于有关动议的疑虑、所面临的实际困难,必须被提前考量并给予妥善安排。以此,才能获得最广泛的社会认同,避免盲目决策。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单双号限行"天就蓝了吗?

2014年11月28日 13:01 来源:东方网


  10月26日,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上发言,对于单双号限行常态化等建议,将进行论证。这一说法引发网友热议。当天下午,李士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论证单双号意见不意味着要实施,“我们不能没有研究就做出反应”。

  单双号限行可以减少限行地区一半左右的机动车上路,随之源自机动车的尾气污染也将降低,上述理论不难理解。但是,作为特大型城市的北京,任何公共决策的制定,都将产生一系列的涟漪效应。如果单双号限行常态化,蕴含的社会压力、实际的治霾效果,需要审慎评估。

  既然根本目的是降低污染,单双号限行的减排效果应有明晰测算。事实上,从2011年4月开始,北京已实施工作日机动车按尾号限行政策。同样是在理论上,每个工作日能减少20%的机动车上路排污。但平心而论,这几年北京的雾霾情况并未出现好转,反而还有加重之势。有人会说,如果不限行,污染可能更严重。这种想法有其道理,但也要指出,限行不是万能的,污染物排放源头既是多元化的,更是多地域性的。

  例证之一是,北京市环保局曾提供数据,机动车排放的PM2.5占北京本地污染物总排放量的31.1%,那么还有近七成的污染源该如何控制削减?例证之二,前段时间“APEC蓝”的形成,不仅有京津冀联手减排限行的功劳,就连山西太原都有多家企业停产配合。大范围的限与停也说明,仅凭一地的单一举措远不足以“扭转乾坤”。

  单双号限行的另一个问题是,势必将大幅削弱城市的交通运能。在APEC期间,北京通过单位放假、增加公交班次等措施,减少了社会出行需求,尽力保障运能。但如果常态化地实行车辆单双号行使,上下班高峰期本已拥挤不堪的地铁与公交车能否再承载新增的“转移性客流”?换言之,代偿性的公交运力能否跟上趟?与此同时,数百万车主以及其家人因公共政策的变化,而在车辆使用与出行上权利受限,他们的表达权与建议权同样不容忽视。

  在治理污染的问题上,我们明白有舍才有得。但我们更要知道,治污必须科学和严谨。只通过科学测算审慎评估,治污才有坚实的基础,想当然地“限了再说”不具说服力。另一方面,机动车上路被限制,工业污染得到了多少控制?污染治理切忌专挑“软柿子”捏。更重要的是,公共政策的制定,离不开广泛听取群众意见,老百姓是怎么想的,公众对于有关动议的疑虑、所面临的实际困难,必须被提前考量并给予妥善安排。以此,才能获得最广泛的社会认同,避免盲目决策。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