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四个维度洞察日趋白热化的美国大选

2020-6-8 13:59:5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桑怡

  美国已进入激烈的总统竞选期。

  尽管美国的疫情、经济社会危机和弗洛伊德事件等,交汇引发的种族冲突与抗议游行仍在继续发酵,走势尚不明朗;但在美国社会各种声音的博弈下,美国政治和社会舆论焦点已集中到11月3日的总统大选。当下的一切,也在总统竞选大战中,上演着不同的戏码。

  美国历次总统竞选都可以用“刀光剑影、风云跌宕、形势多变”来形容。越是临近大选,总统选情的分析预测越是甚嚣尘上,这次也不例外。

  当下世界正在发生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美国也一步步成为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在现任总统特朗普的一贯自我吹嘘中,他执政以来,美国经济和就业原本强劲有利的形势逐渐消失,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美国与西方盟友矛盾日趋公开化,美国在全球事务中领导力的自动退失,美国种族冲突的日益加剧,使得今年美国总统选举较之以往,硝烟弥漫中又添波诡云谲。同时,特朗普的另类风格、另类出牌、不择手段,特别是对赢得连任的志在必得,以及因此急红了眼,也让这场大选较之以往,硝烟弥漫外又添腥风血雨。

  2016年的美国总统竞选,让美国内外的传统政治势力、主流媒体和政治观察家们大跌眼镜,各种预测大都失算。结果表明,越是所谓的政治精英、智库精英、民调精英和媒体精英,失算误判率越高。这次,也许很多人会汲取上次的教训。

  

  资料图片:2017年1月2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特朗普(前)在美国第45任总统就职典礼上发表讲话。(来源:新华社/法新社)

  综合当前的美国状况、全球的政治经济形势和地缘政治,特别是大国关系恶化,今年的美国总统竞选和选举结果,已不仅是美利坚合众国3亿多人的事,而将直接关系全球秩序、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关系到全球和地区的稳定与安全,关系到全球抗疫。

  目前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总统竞选对垒已阵势分明:特朗普对决拜登!特朗普的连任,将意味着拜登和民主党问鼎白宫的失败;而拜登的获胜,则意味着特朗普及其共和党乃至美国极端右翼势力和民粹主义的重大挫折。一场“血拼”正在全面酝酿和进行之中!拜登将选择一名合适的女性搭档,而特朗普早已有彭斯副总统作伴。

  在此情势极其复杂微妙之际,我们不妨从以下四个维度来观察分析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

  第一,目前不光美国的选情极其错综复杂,而且当前美国的国内政治、经济、社会和思潮形势也扑朔迷离,有可能直接影响到总统竞选的几大因素在不断变动,相互作用,但都没有到最终定局的情况。既有人算不如天算,也有天算不如人为的因素。

  自美国3月份疫情恶化以来,经济一落千丈,中小企业大量倒闭,就业率猛降,直接影响选民心态、情绪和选择。数据表明,全美4000多万人失业,失业率升至16%—22%;但当人们悲观失望时,美国新近公布,5月新增250万个就业岗位,“创下史上最大单月增幅”,失业率意外降至13.3%。

  

  图片说明:5月14日,在美国纽约一个食品发放点,工人搬运免费发放的牛奶。美国劳工部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298.1万,高于市场预期的250万,凸显新冠疫情持续对美国就业市场造成严重冲击。(来源:新华社郭克摄)

  特朗普就此大喜过望,借机再次大肆吹嘘,称这是美国“伟大的一天”。然而,这究竟是真实情况还是数据造假?目前各种猜测评论都有。就业率上升,很可能与特朗普在4月以来一直力推美国放宽疫情防控管制和力促重启美国经济有关。这一趋势,显然对特朗普很有利。特朗普在大选之前,也将更加无视民众生命安全与健康,进一步力促美国经济重启,以拯救美国经济特别是就业。如果特朗普为了竞选连任孤注一掷,力促美国经济重启和刺激经济发展,美国有可能在短期内疫情加剧,但经济回升的可能性相当大;而仅凭这一点“硬优势”,特朗普就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因此,不到最后一刻,不能对今年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轻易预测评价。

  第二,分析预测今年的总统选举形势和结果,必须站好自己的位置。任何以主观好恶代替客观的想法都是错误的。须知这是美国人在选总统,而不是你在选择总统,你可以不喜欢,甚至厌恶某个人,或者在美国的政治、社会、经济生活中以及在美国的媒体、智库和社交网络上找到了很多印证你分析预测观点的材料,但这也未必说明你的预测是全面而准确的,因为你毕竟只接触了一部分而没有接触到或忽视了其它也许更为重要的其他部分。很多机构、媒体、智库就因为这样而犯了上次的预测错误。对各种抽样性的民意调查,也只能当作参考,因为这中间的复杂因素很多。

  第三,必须考虑到美国复杂的选举制度特别是选举人票这一特殊因素。上次希拉里虽然在全国选举中赢得了65,853,514票,多于特朗普的62,984,828票,得票率为48.2%:46.1%。但希拉里仅在20 + DC的州省和特区赢得选举人票,而特朗普却在30 +州省赢得了选举人票,因而特朗普最终以304票:227票的选举人票之优势,赢得了2016年的总统选举。今年的总统选举是否会重演这一幕?很有可能再次出现。毕竟要在全美各州赢得至少270张选举人票,不是件轻松的事。从民主党以往几十年的竞选看,很少赢得狂扫全美大部分州的胜利,而共和党则在当年里根、老布什、小布什等竞选时,都几乎一片红地赢得了大选。

  需要看到,美国的保守势力、右翼势力、白人至上主义势力是相当强势的,很多人在根本利益和利益诉求上是高度一致的,他们决不会因为被认为保护自己利益的竞选人被指存在严重瑕疵和道德、风格、人品问题,而将其弃之。这些人需要的是不择手段保护他们利益的强势人物,因此特朗普一直都在扮演这种角色。从这个意义上说,“文质彬彬的拜登”是有“致命性竞选劣势”的。

  美国媒体报道说,共和党的白人选民,包括很多基层选民,已经到了“不分青红皂白支持特朗普的地步”。也正因为如此,无论特朗普如何做如何说,共和党及其铁杆支持势力和选民基础,都坚定地站在他一边,即便民主党人在国会发起对他的弹劾也无济于事。

  如果拜登不能把至少90%的民主党人及其社会支持力量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并促使他们也能像共和党人和共和党的支持者那样义无反顾地支持他,那么他要战胜发誓连任的特朗普,将极其艰难。从以往竞选看,民主党及其支持势力从来就没有共和党及其支持势力和选民基础那样坚定不移。

  第四,要比较准确地分析预测今年美国大选,需要深层次真正了解美国、美国人和美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大环境,并且要熟悉和了解美国的网络社交新媒体,后者神不知鬼不觉,但往往在关键时刻呼风唤雨、左右舆论。

  特朗普最近与推特怒怼,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特朗普实际不是真的要关闭推特,整肃美国网络社交媒体,对其进行规范,而是要让推特更好地维护其发推的言论特权。存在的就是合理的。特朗普在2016年能胜出,能在弹劾风波中毫发无损,能在国际上肆无忌惮,都是有美国极其复杂的政治和社会背景的。真正了解了美国,看透了美国,也就了解了特朗普,看清了特朗普的竞选。

  特朗普是十分精明的。他在弗洛伊德事件中为何不怕得罪美国黑人,而宁愿取悦于白人,因为非裔人口仅占美国总人口的14%左右,而白人却占了60%多,只要其中80%的白人继续力挺特朗普,他就能赢得连任,特朗普对这个局面看得很明白。

  

  资料图片: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来源:新华社)

  至于国际关系和国际政策,除了疫情引发的特朗普推责甩锅外,目前共和、民主两党的总统竞选人都少有提及。民主党初选中,几乎没有争论国际问题和美国的外交政策,而主要集中于美国的经济、社会政策,尤其是美国的贫富不均、社保问题和种族等内部问题。

  就大国关系和中美关系、中俄关系而言,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都是相当熟悉的。特朗普在操控目前美国的外交和大国关系、世界经贸和军事安全,拜登在这些问题上并不多言,也许不到时候。

  在担任副总统时,拜登认为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应是与之共事(engagement)及融合(integrate)中国到国际秩序中。他反对把中国视为敌人,但也不以中国为盟友,而是认识到中美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共同利益。他认为能源及环境是对中关系的两个特别重要的领域。在全球大变局、疫情后的世界出现多变和中美关系的新格局、新形势下,拜登的对华立场是否立场有变,有待观察。

  美国的政治是复杂的,美国的国际心态更是赤裸裸的。美国的总统选举不过是一场政治大戏而已。真正的剧本和台词并不在竞选舞台上,而在美国的国内和全球利益的博弈与谋求之中。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