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拉美成为新“震中”,全球疫情再拉警报

2020-6-6 16:06: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黎里 选稿:郁婷苈

  自4月底5月初以来,从亚洲、欧美到非洲、拉美地区,一批国家在持续多日的封锁隔离、“宅家不出”后,经不住经济社会危机压力,纷纷放开严厉管控,实行社会开放、经济重启,似乎病毒已经远去,全球疫情已经全面好转。

  


  图片说明:5月27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顾客在恢复营业的商场外排队等待检测体温。(来源:新华社发卢西奥·塔沃拉摄)

  “双降”恐是暂时现象

  从统计数据看,曾经疫情非常严重的欧洲等地一些国家,疫情确实得到了有效控制,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出现了“双连降”,不少国家连续多日无病例、无死亡,但这不过是采取严控措施后的结果,实际上邪恶的病毒并未远去,只是暂时躲藏了起来,或者在发生可怕的异变,以新的方式传染。

  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传染病专家们多次警告各国,千万不可麻痹大意,在疫苗开发出来并有效接种之前,所有的严控措施都不过是临时注射的“强心针”,只能暂时缓和疫情,但无法从根本上消除病毒的传播,任何国家和地区只要稍一放松,都将迎来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疫情,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而疫情尚不很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如果掉以轻心,很快就将成为疫情重灾区。

  这些警告现在不幸都被言中了。据国际疫情统计权威机构截至今日中午发布的数据,全球疫情又在大范围恶化,病例总数已猛增到6,731,824例,死亡病例总数达到了394,787例。

  最近7天来,全球每天都在以平均超过10万例的高速增长,这是前所未有的。自5月21日以来,全球仅有5天增加病例低于10万,而今年4月全球新确诊病例从未在一天内超过10万例。6月3日,全球新确诊病例达到创纪录的13.04万例。

  不同国家的病毒流行遵循着不同的轨迹。一些在疫情较早时受到严重打击的国家,包括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甚至在美国大部分地区,新确诊病例数量已明显放缓,中国等国已有效控制住疫情,少有本国或本地的新增病例发生。

  南美、非洲渐成全球疫情重灾区

  但从全球看,依然有许多国家,尤其是南美、中东和非洲地区国家的病毒传播速度在明显加快。在利比亚、伊拉克、乌干达、莫桑比克和海地,数据显示已知病例的数量每周都要翻一番。在巴西、印度、智利、哥伦比亚和南非,确诊病例每两周增加一倍。

  6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目前“美洲继续占据(全球)病例的大多数。我们特别担心中美洲和南美洲,许多国家的疫情正在加速恶化”。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博士说,目前中美洲和南美洲的传播尚未达到顶峰。在南美和加勒比海地区,全球死亡人数所占比例在大幅上升。

  巴西已成为目前全球疫情恶化最严重的国家。巴西在6月4日记录了新增确诊病例30,925例,使该国病例总数达到614,941例,单日新增死亡病例1,473例,再创单日新增死亡最高纪录。目前巴西的病例总数已仅次于美国,全球排名第二。美国在疫情高峰时期每天新增病例超过30,000,但截至6月5日,美国每天记录的新确诊病例已减至略超2万例,最近连续7天的死亡病例已控制到日均不到1000人以内。

  


  图片说明:6月4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医护人员将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送入医院。据专家预计,巴西的疫情顶峰要7月才可能到来。(来源:新华社发卢西奥·塔沃拉摄)

  据专家预计,巴西的疫情顶峰要7月才可能到来。专家们普遍认为,巴西的疫情非常可怕,如果当局再不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后果将不堪设想。巴西的死亡病例总数已增至全球第三,很快将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二。

  来自巴西的确诊及死亡数据凸显了新冠肺炎疫情在拉丁美洲的大流行,目前拉美已取代欧洲,成为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最新震中。除巴西外,墨西哥、秘鲁、厄瓜多尔和智利的确诊及死亡人数也在急剧增加。墨西哥已连续第二天报告了创纪录的新感染病例,单日确诊人数已激增到4,346人。在秘鲁,由于政府宣布氧气为国家“战略健康资源”,绝望的国民们纷纷排队去购买氧气罐。

  四大情况值得关注

  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的情况看,以下几个方面值得关注和总结。

  一是疫情已形成全球各地轮流恶化的趋势。最先是东亚地区疫情暴发,急剧恶化,接着转到中东和欧洲地区,现在又转到了拉美地区,而拉美这些国家的病例在呈井喷式增长,而它们的公共卫生设施和医疗条件都比较落后,一旦疫情更大面积扩散,其后果将比亚洲和欧洲地区严重得多。

  世卫组织官员多次忧心忡忡地表示,如果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轮流转,全球的疫情防控就很难了,至少在短时间已无可能遏制住疫情。现在他们更担心的是随着疫情轮流转和天气轮流变化,目前疫情有所缓解的北半球国家随着秋天和冬天的到来,不排除病毒再次大规模传播。如若如此地轮番上演,那世界可就惨了。这种疫情轮流转的恶劣态势,是人类从未遇到过的,传染病最怕的就是出现这种状况。

  二是凡是权力相对集中、管理有方特别是领导力强的国家,在此次全球疫情防控中展现了明显的优势。如中国、越南和新加坡、韩国、日本等国。中国的制度优势体现得最明显,因此中国的抗疫也当之无愧是全球最成功的。无论美国等国政要及一些舆论出于嫉妒和邪恶目的抹黑中国,都无法改变和抹杀不了中国在极短时间内真正有效控制了疫情、并逐步恢复正常生产生活这一事实。

  三是东方国家的疫情管控普遍比西方国家好。《亚洲时报》在5月中旬有过统计,在当时全球疫情最严重的10个国家中,没有一个国家是东方国家,至今也没有,而东方国家在人口密度上大大超过西方国家。

  《亚洲时报》认为,这与东方国家政治体制、管理结构、管理精细程度、领导力以及历史文化、生活社交方式和遵守纪律等方面与西方国家不同有直接的关系。很多报道都说,在此次疫情中“中枪”和死亡最多的人群是老年群体,但日本、中国、韩国等东方国家的老年人口比例都很高,却并没有出现西方国家那样的老年群体大量死于新冠肺炎的情况。从国家人口和确诊病例、死亡病例的比例看,东方国家也比西方国家好得多。

  东方国家很多国民都自觉戴上了口罩,甚至不少人平时就有戴口罩以防传染的习惯,而美欧国家直到疫情已全面暴发,大量人员死亡时仍在为是否应该戴口罩而争论不休。疫情期间,虽然东方一些国家的人对严厉的防控不无抱怨,但东方国家少见有人上街抗议游行示威,而西方国家动不动就有人走上街头,既解决不了疫情问题,又造成了新的社会问题。在东方国家看来,瑞典坚持“群体免疫”的偏执模式不可思议。

  


  图片说明:5月29日,一名女子戴着防护面罩在巴西圣保罗的杂货店内购物。(来源:新华社发拉赫尔·帕特拉索摄)

  四是在全球疫情中,凡政府真正高度重视,领导人坚持民众生命和身体健康至上、切实采取果断措施防控疫情的国家,基本上都逐步遏制了疫情,至少防止了疫情进一步严重恶化。但凡疫情恶化和严重蔓延的国家,都是因为当局自以为是、掉以轻心,乃至玩忽职守所造成的。

  其实这些国家很早就通过多个途径获得了疫情通报和情报,最初的病例极少,如果真正重视、严肃对待,特别是把民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首位,采取有力有效措施,不仅可以把病毒疫情消灭在初发状态,而且之后也有很多时机可以控制住疫情,但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为了一己之私利,狂妄自大,专横跋扈,他们不是集中精力抗疫,而是企图推卸责任,转移国内批评舆论视线,甚至企图“甩锅”和嫁祸于他国,结果一次次错失了病毒疫情防控的良机,酿成了大灾大难,也使自己陷入了巨大的困境。

  巴西教训惨重

  巴西病毒传染的演变和疫情的恶化,可以说是全球疫情中的一个教训极其深刻、惨痛的案例。据报道,巴西在1月28日发现首例疑似病例,第二天又发现一例疑似病例,当时巴西卫生部是重视的,迅即发出了疫情警报。

  2月25日,巴西卫生部报告了巴西第一例也是南美第一例COVID-19病例。感染者是一名61岁的男子,他从意大利的伦巴第返回。随后又发现一名从意大利旅行返回的巴西人,也是确诊病例。当时巴西卫生部长很紧张,力主立即采取严控措施,但他只是博索纳罗总统手下的一名并不重要的部长,人微言轻。

  3月13日,博索纳罗总统在病毒检测为阴性后,非常自信,不仅不接受卫生部长的建议,相反怒气冲冲,扬言要解雇卫生部长路易斯·恩里克·曼德塔。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和抨击之下,虽然博索纳罗一度退缩,但他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立场态度,他的想法做法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十分相似,坚持以力保和刺激经济为主,不愿为严控疫情而影响经济。

  4月14日,巴西卫生部报告了25,262例确诊病例和1,532例死亡病例,这一情况当时在全球疫情分布图上已经相当严重了。卫生部长力主进一步采取封锁隔离和“社交疏远准则”严控措施,以有效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但博索纳罗认为巴西的防控措施已经很严格,应该放松了。

  


  图片说明:3月17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中)到达总统官邸。(来源:新华社发卢西奥·塔沃拉摄)

  两人的抗疫政策取向分歧再次公开化,舆论主流显然未站在博索纳罗一边,这位右翼总统一怒之下,解除了路易斯·恩里克·曼德塔的卫生部长职务,任命赞成尽快重新开放的内尔松·泰奇(Nelson Teich)出任新的卫生部长。

  4月20日,巴西一些城市开始放宽“社会隔离”准则,允许一些零售商店开业,虽然当局仍强调要戴口罩和减少商店的客流量,但一旦放开就收不住了。仅4天后,巴西的确诊病例就猛增到5万多例。4月30日,巴西确诊病例超过中国,累积8.7万多例。5月3日,巴西确诊了10万多病例,在不到10天时间内病例数量就翻了一番。

  5月15日,忍无可忍、但深知责任重大的巴西新卫生部长内尔松·泰奇,在任职后不到1个月就被迫辞职,他列举了与前任相似的遭遇:与总统在使用羟氯喹和坚持“社交疏远”政策等方面发生冲突,并且对他提出的本应定义的规则不予理睬。之后,博索纳罗宣布由一名巴西将军担任临时卫生部长,直到找到正式的替代者为止。

  5月31日,巴西确诊病例超过50万例。本月以来,巴西的疫情更加糟糕。从报道看,博索纳罗应对疫情除了暴躁、怒吼和撤换卫生部长之外,已无有效新招。

  博索纳罗与美国有特殊关系,与特朗普总统臭味相投,但自身难保的特朗普也无法给他什么帮助,最多给他传授一些如何推责甩锅的经验,还有就是美国联邦政府在3月31日向巴西捐赠的200万剂羟氯喹。特朗普公开说他每天都服用羟氯喹,感觉效果很好,但不知博索纳罗是否也有这个胆量,敢不顾世卫组织和国际医学专家的一再警告,真的服用羟氯喹。即便博索纳罗吃了此药管用,拥有2亿多人口的巴西的疫情也控制不住。

  全球抗疫再次到了关键当口和危机时刻。据法新社6月5日报道称,在医学方面,全球抗疫的“前景仍然模糊。即使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在争相开发和测试疫苗,有关该病毒的新信息(有时是矛盾的)仍在不断涌现”。

  随着病毒开始全面袭击发展中国家,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强调世界各地的所有人都必须获得一种新的疫苗。他在英国主办的一次虚拟峰会上致辞时表示,“疫苗必须被视为一种全球公共产品,一种人民的疫苗,越来越多的世界领导人都在呼吁这种疫苗”。但疫苗何时能够问世并能公平、有效地分配接种,仍存在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

  (作者黎里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