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加快提升上海国际大都市跨界治理能力和水平

2020-6-6 09:48:01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陶希东 选稿:郁婷苈

  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改革开放步伐,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大推进三大攻坚战力度,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妥善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挑战,勇挑最重担子、敢啃最难啃的骨头,着力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不断提高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这为上海未来一段时期改革开放再出发、全面打造卓越全球城市,指明了努力的方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断提升上海的国际大都市治理能力和水平,既是有效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总体战略的基本要求,也是保持上海经济社会持续繁荣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依托。

  上海作为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历经改革开放40年,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按照中央相关要求和新发展理念,围绕经济创新发展、社会公平和谐、文化多元繁荣、生态优美舒适等目标,在城市党建、基层治理、政务服务、公共服务、公共公安、营商环境、垃圾分类等治理领域,进行了许多综合性、集成化、协同性的改革创新,也形成了诸如交通大整治、一网通办、家门口服务、区域化党建、城市大脑等治理品牌,城市治理的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水平处于全国前列,2019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将上海评为全球最安全城市之一。但是,根据党的十九大四中全会关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以及未来上海国际大都市发展的趋势而言,在人类第四次产业技术革命浪潮中,一座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治理能力的优劣,主要体现为在最大程度吸引、聚合、配置世界资源(包括人才、资金、产业、企业等)、创造最大经济财富、凸显全球治理体系中枢纽引领功能的同时,还得努力满足数千万人口的多元多层次服务需求,更重要的是,依靠制度、价值观、文化、信仰、心灵等建设,要让超大城市高度复杂多元社会保持安全、稳定、包容、公平与和谐,实现世界经济财富中心、创造创新中心、各类专业服务中心、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综合目标。尤其是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的网络时代,随着各类平台经济和一体化发展的兴起,经济社会的跨界融合发展成为大趋势,也是城市政府治理、社会治理面临的一个常态情景,可以说,在超级链接的新世界中,单靠政府力量、抑或单靠一个部门或一个城市,已经无法处理大量跨区域、跨领域、跨行业、跨部门的社会经济公共事务。

  因此,笔者以为,针对一个拥有几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而言,上海要想提高国际大都市治理能力和水平,实现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需要在原有制度建设的基础上,重点要聚焦当今城市治理过程中面临的新情况、新挑战、新问题,持续深化政府职能的转变与重组,依靠科技支撑,着力推动“跨界治理制度体系”建设,真正依靠“系统集成、跨界合作、协同治理”来处置面临的各种难题。具体而言,重点加强以下三个方面的跨界治理制度建设:

  一是,构筑内外两个扇面的跨区域治理体系,提高跨区域治理能力。在内部扇面,要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生态示范区”为契机,以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为目标,在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科技创新、城市管理、环境保护、营商环境、公共安全等领域,真正架构有权威性、实效性的跨区域治理架构及法律法规体系,克服上海大都市圈、城市群内部存在的治理碎片化问题,协同提升整个大都市圈的整体竞争力。在外部扇面,要以提升上海国际话语权、维护国家安全的高度出发,全方位提升上海在国际次区域、全球治理规则制定中的参与权、谈判能力、推介交往能力等,稳步提高因外部因素导致各种风险的防范能力。

  二是,依靠科技支撑构筑并提升系统集成的跨部门治理能力。智能化是提高国际大都市治理能力的重要手段,但技术使用的背后依然需要体制机制上的支持。一方面,继续深化“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城市运行一网统管”、“智慧公安”等跨部门系统集成工程,进一步明晰多部门之间的职能职责与权限,从根本上消除部门间“信息孤岛”、“相互推诿”现象,实行多部门信息瞬时共享、协同作战,为企业、居民提供最高效、最便利的服务体验和获得感,在第一时间消除城市运行中碰到的各类问题。另一方面,在区、街镇、居民区等层面,进一步理清条线职能部门与街镇之间的权责关系、职能职责边界,开创以场所、事件、功能区(火车站、航空站、商业区、园区等)等为主的跨部门协同治理模式,就地快速化解城市治理中面临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切实提高基层共治能力和水平。与此同时,要全面提高“网络社会”、“平台经济”的跨部门协同治理能力,解决当下“网络诈骗”、“隐私泄露”、“算法歧视”等新问题、新挑战。

  三是,通过构筑新型公私合作伙伴关系,切实提升国际大都市公共服务的供给能力。公共服务的足量有效供给,是当今世界范围内所有国际大都市普遍面临的棘手问题,由此导致的不公平也是引发社会骚乱的重要原因。但面对人口规模巨大、需求多元的现实,单靠政府的财政供给,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公共服务的问题。为此,上海要紧紧围绕“老小旧远”等重大民生问题,要按照底线民生、基本民生、品质民生的多层次性,发挥政府和市场的双重力量,进一步开放服务市场,吸引国内外资本参与服务供给,做到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普惠化、便利化,非基本公共服务的市场化、个性化、高端化,全方位、多渠道满足多元群体的服务需求,最终实现幼有善育、学有优教、劳有厚得、病有良医、老有颐养、住有宜居、弱有众扶,让生活在上海的每个居民都感到幸福。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