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快评丨大众狂欢版的“地摊经济”是一种误读

2020-6-5 10:53:07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邓海建 选稿:桑怡

  这两天,地摊经济绝对是各色人群热议的焦点。从总理点赞到全国20多地倡导,再到互联网、支付、电商巨头积极参与其中;乃至日前,一张山东临淄农商行的“地摊贷”的海报在网络流传。地摊经济,彻底火了——火到这个躁动的6月,似乎没有摆地摊的故事,都不足以深夜谈人生。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毫无疑问,久不待见乃至深陷“猫鼠游戏”的小摊小贩们,终于迎来了自上而下“自由松绑”的高光时刻。比如,四川成都允许在确保不影响居民、交通和不扰乱市容环境秩序的情况下,可以摆摊设点;河南许昌则增加开放一批背街小巷,让流动摊贩在道牙以上区域经营;浙江杭州通过开放部分街道为摊贩提供经营场地,帮助解决临时经营设施的难题……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央文明办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已明确要求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显然,暗夜妖娆的地摊经济,正从顶层设计中撕去“原罪”的歧视标签。

  地摊经济的好处,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一则,贩夫走卒、引车卖浆,是自古有之的正经行当。地摊经济,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有生命力的商业活动之一。小本生意的背后,寄寓着灿然的人生理想。二则,“地摊经济”“马路经济”虽微不足道,却打通了城市生活“毛细血管”,有利于促消费、稳就业、繁荣市场。创业门槛低、市场风险低、商品价格低的地摊经济,对做好“六保”“六稳”工作意义重大,也给小微创业者提供了就业和练摊儿的机会。

  不过,有几个基本概念还是须特别厘清:第一,过度美化或抒情于地摊经济,这本身就不啻另一种“棒杀”。地摊经济千好万好,但带来的管理成本和秩序难题确实也是个民生问题。市民权益在于平衡,城市管理需要智慧,只看到地摊经济长处而无视短板的论调,并不利于地摊经济发展。第二,地摊经济并非什么新生事物,或者说,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暗自存在着。某种意义上说,大众狂欢版的地摊经济,大概就像网友说的,真说“8亿人对那6亿收入不足1000元人的误读”。第三,地摊经济固然不能“堵”,但也不该无为式地“放”。至于互联网人快钱逻辑和热点营销下的“地摊经济”概念,大概也只是一场盛大而虚假的噱头而已。说得更直白一些,真正的“穷人地摊经济学”,断没有如此诗情画意兼风花雪月。

  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说过这样一番话: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中国有9亿劳动力,没有就业那就只是9亿张吃饭的口,有了就业就是9亿双可以创造巨大财富的手。“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这是天大的事情。”因此,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通过稳就业促增收保民生,提高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一方面,疫情之下、岗位脆弱,中高端企业压力山大的时候,地摊经济起码能承接并兜底部分失业压力;另一方面,抛开消费升降级之争,大量低收入人群和家庭的现实也告诉我们——地摊经济恐怕还是相当长时期内要存在并发展的基础市场。

  让地摊经济回归生存本义,让摊贩身份归于权益日常,中国的小摊小贩们都能畅快呼吸、有序生长,这不是一阵风的权宜之计、而应说一以贯之的治理作为。市井生活、繁复人生,看看世界各大城市的夜市和摊贩生活,地摊经济不仅是活力与乐趣,更是文化与风景。就算疫情翻篇过去、就算经济增速攀升,我们仍须像珍视民营经济一样珍视地摊经济——用实打实的行动,为勤劳致富的地摊经济正名。

  同时,如何打破“地摊经济”以往“一放就乱”的怪圈,也需城市管理者多寻求方法,多动用智慧。从一开始就建立专门制度,出台地方性的“摆摊管理条例”,对摆摊问题实施有效有序的管理,显得十分的紧迫和重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