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随笔杂谈丨还是要请教马克思

2020-6-5 10:30: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桑怡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发生,2009年7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拙著《话说资本论》,当时颇受关注;在时隔6年之后,《话说资本论》由东方出版中心出版了第二版;现又时隔5年,我的头发从半黑变为全白,白头报人决心再写《话说资本论》第三版,从现在开始。

  这是事出有因。自2020年早春开始,一群黑天鹅悄悄地降临我们这个星球的上空。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新冠肺炎这群黑天鹅极快地飞遍了全世界的每个角落,很难见一方净土。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010年6月4日6时30分左右,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6390085例,累计死亡383226例。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84万,累计死亡107023例,位居世界之首。全世界各国的政要们为此手忙脚乱。美国总统特朗普忙着向外甩锅、妄图转移国内民众的视线,英国首相约翰逊自己也住进了医院又出院,各国政府都在加紧生产口罩和医用器械,不断出台政策,力争早日复工,与疫情“赛跑”。

  这是一场近百年未遇的大瘟疫。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病毒已渐渐从公共卫生危机演变为经济危机。全世界已经出现了值得令人密切注意的金融波动。无论做多还是做空,全球金融市场呈现出来的特征是动荡不止。看起来,2008年的金融危机只是一个预演,但这次不同——它已经成为全球经济10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衰退。4月4日,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担忧,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的方式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更加糟糕,现在有超过90个国家向IMF申请援助。

  这次巨大的冲击,加上全球升温、美澳大火、亚非虫害等极端灾害相叠加,进一步削弱资源、人口等要素供给。另一方面,疫情导致的国际贸易阻滞、经济活动停滞、失业人数剧增、产业链条疏离,进一步拖累了生产效率。有专家断言,这次新冠肺炎的疫情,对生命与财富破坏的后果,有可能大于两次世界大战之总和。

  2020年3月始,尚在发酵中的全球疫情冲击波已初显端倪。实体经济或投资机构陆续传来噩耗。4月1日,美国第一家页岩油公司——怀汀宣布申请破产保护。2天后,美国首家百年银行第一州银行亦被宣告倒闭。英国服务业正在经历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经济放缓;迫使餐馆、酒吧和其他企业关门的Covid-19几乎在瞬间“摧毁”企业。现代社会人类未曾遇见过如此破坏的格局重塑。这场全球性紧急事件似乎没有留下任何安全庇护所,一切取决于疫情持续时间的长度。

  瘟疫不是今天才有。我们不妨看回顾一下东西方的历史,瘟疫和经济之间有什么关系?这是一个值得认真考察的问题。疫情危机暂时结束后,会不会卷土重来?我们必须认真考虑。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猜测,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它将与以前的疫情大不相同。当人类世界出现瘟疫大流行的时候,资本主义社会的种种弊端就集中暴露出来。大瘟疫的大流行,必将引起当代社会政治、经济的大变动。这一切,现在还难以充分预测。

  在1853年,欧洲曾爆发过一场霍乱,马克思、恩格斯本人也经历了这场霍乱。他在若干时事评论和信件中谈论到了这个问题:“目前,霍乱病在哥本哈根闹得很厉害,已有4000人被传染,至少有15000人申请离开丹麦首都的护照……”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分析了霍乱病蔓延的原因,并指出了应当怎样看待瘟疫与资本主义制度的关系。马克思早在160年多前指出,当前公众的注意力更关心的是霍乱,这种疫病已在纽卡斯尔逞凶肆虐,伦敦卫生部正在用解释性指示来对付它。内阁会议已发布命令,指示今后六个月在全国范围内执行防疫法的各项规定;伦敦和其他大城市正急忙准备采取适当的措施来对付即将来临的灾难。

  研究全世界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又想起了恩格斯在《资本论》英文版序言中的一段话:“毫无疑问,在这样的时刻,应当倾听这样一个人的声音,这个人的全部理论是他毕生研究英国的经济史和经济状况的结果。”这个人,就是大家熟悉的马克思。我想在《话说资本论》第三版里第三次请马克思出场,用他的经典理论和超人智慧来分析研究当前当今世界的各种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以期找到现实生活提出的各种问题的答案。

  话题不少。比如,工人的赤贫和人口相对过剩,又怎么促进了瘟疫的流行?西蒙医生在《工人卫生报告》里告诉了我们什么?西方历史上的多次大瘟疫对资本主义社会带来了哪些损失?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对世界经济带来哪些巨大损失?美国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问题出在哪里?几个月的隔离生活,以及对疫情复发的恐惧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6月5日,武汉最后三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中国的新冠疫情为何能在极短时期得到控制?我们为什么要重视地摊经济的振兴?保护野生动物也是保护人类自己,等等,都是值得我们密切关注和研究的课题。

  这里,还要顺便提及一点,因为流行病本身和由此产生的经济危机都是全球性问题,只有全球合作才能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应对这种巨大的经济冲击的正确态度应该是:作最坏的打算,寄最好的期望。这至少是所有政府为了拯救百姓生命和走出经济萧条的基本态度。在这方面,世界各国也有许多成功经验,可以总结和借鉴。我们也不应当视而不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