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特朗普态度强硬,但美军方抵触平乱

2020-6-5 10:09:5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浦江 选稿:桑怡

  美国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虐杀事件仍在发酵。尽管在当局的严厉行动下,美国各地的街头抗议活动有可能逐渐散去,但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非裔美国人的满腔仇恨将无法消除。

  美国陷入新的危机

  白人警察野蛮执法,活生生“跪杀”美国非洲裔人弗洛伊德的行为性质恶劣,引发美国社会的公愤。乔文等4名肇事警察已被拘捕,纯属咎由自取。首恶乔文被指控犯有三级谋杀罪和二级故意杀人罪,尽管会有人为他竭力辩护,但最终恐难逃脱法律的惩处和永远的道德和舆论谴责。乔文虽然可恶,但他实际也不过是美国种族主义猖獗所表现出的又一个案例而已。  


  资料图片:5月3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附近,一名男子手持标语参加抗议活动。(来源: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因领导美国抗疫不力而遭到美国社会舆论普遍诟病的特朗普总统,在弗洛伊德事件后再一次陷入美国舆论风暴的漩涡,成为各种批评的主要目标。有评论指出,如同应对美国新冠病毒疫情一样,如果特朗普出于善心善意,顾全大局而不是考虑自己的连任私利,好好掂量一下自己作为美国总统应该担负的责任、应该保持的清醒理智,采取应该采取的负责态度与行动,他本可以比较妥善地应对和处置弗洛伊德事件,在大选之年为自己得分。但特朗普因其“与众不同的个性、德性和强硬”,再一次显示了他的“狂妄无能”,结果进一步激化了美国社会的分裂分化和种族矛盾冲突,也使美国陷入了一场新的危机。

  特朗普被指三大失误

  美国一些舆论认为,特朗普在应对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全美抗议大爆发运动中至少有三大失误。

  一是脾气暴躁,盲目强硬,言行草率,激化矛盾。作为总统,事发后本应尽力并且诚恳地安抚家属,息事宁人,可他虽然给弗洛伊德家属通了电话,但却不断对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的抗议活动进行暴力威胁。

  事发地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自知理亏,因此在当地一些非洲裔人上街抗议游行,甚至包围当地警署,要求为弗洛伊德讨还公道时,警方对抗议活动甚至一些过激的行为保持了相对克制。但特朗普却指责他们过于软弱,埋怨他们不敢开枪。

  与此同时,这位“推特狂人”还竟然在推特上称抗议示威者是“暴徒和掠夺者”,将参与骚乱的游行人群称为一群“恶棍”。特朗普紧急调派国民警卫队前往明尼苏达州,并下令美国国防部紧急派遣正规军前往各地“平暴”。这下彻底激怒了美国非洲裔人,全美各地纷纷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游行活动,期间失控行为增多,发生了抢劫、纵火等不该发生的事件。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严厉抨击特朗普的言行是在“火上浇油”。

  二是出于本能,立场偏袒,严重伤害非裔等少数族裔,试图取悦拉拢白人选民。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思潮本来就阴魂不散,尤其这几年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特朗普在白人与非洲裔人发生冲突时明显站在白人种族主义势力一边,早已引起非裔的严重不满。这次特朗普依然如故。无论其如何辩解,特朗普在弗洛伊德事件以来的一系列言行,被指是在煽动白人对非洲裔人的仇恨和对立。

  美国的白人约占总人口的61%,非洲裔人近年来虽然不断增多,但目前仍只占14%左右。特朗普始终把白人尤其是立场观点右倾极端的白人群体,视为自己的政治基本盘和“铁杆拥趸圈”,认为只要继续把大部分白人选民拉拢住,他就能在今年11月的总统选举中赢得多数。

  美国的白人与非裔人本来就矛盾很大,隔阂很深,作为总统理应尽力消除种族矛盾隔阂,促进种族和谐,但特朗普采取的不是这种立场和态度。有评论指出,美国第16任总统、也是首位共和党籍总统的林肯,在150多年前的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坚决反对国家分裂,果断废除了叛乱各州的奴隶制,击败了南方分离势力,维护了美利坚联邦及其领土上不分人种、人人生而平等的权利。林肯为此不惜疏远和得罪了很多白人地主,而如今特朗普总统却为了连任而不断疏远非裔等有色人种,做着比150多年前更糟糕的事情,结果造成了这个国家更大的分裂和种族仇恨。

  三是低估了此次全美抗议活动的复杂背景和广泛参与。迄今长达10天的全美抗议游行,毫无疑问与弗洛伊德被“跪杀”直接有关,但这不过是触发因素,更复杂的背景是长期以来美国非裔人所遭受的各种歧视、苦难以及此次美国疫情给他们造成的失望甚至绝望。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各地爆发抗议游行活动后,参加者远不仅仅是非洲裔美国人,大量拉美裔人也加入到了抗议行列,甚至很多白人青年和中老年人也参与了进去,他们纷纷发出怒吼,发泄对当局和社会的不满,使此次抗议示威成为了自1968年马丁·路德·金牧师遭暗杀以来美国最为严重的抗议活动。

  美国骚乱的真正原因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的日益严重的种族歧视、新冠病毒造成的灾难以及大量美国人尤其是贫困家庭的普遍失业和家庭困顿,是造成此次全美抗议活动持续高涨的真正原因。

  非洲裔美国人被认为在上述三大方面受到的伤害最为严重。如从美国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率看,非洲裔人的死亡人数超过白人2倍,在有些地区的情况还要严重,如在华盛顿的460个死亡病例中,有近80%为非洲裔人,该市的失业率4月猛增到11%,但非洲裔人居住区的失业率暴涨至20%。  


  图片说明:5月29日,在美国纽约,警察身上带着用于逮捕的尼龙手铐。(来源:新华社)

  30年前,美国工厂的工人人数是饭店、旅馆以及其他休闲和酒店业的两倍。30年来因为美国制造业日益空心化,制造业的工人数量减少了大约一半,而商业和休闲娱乐等服务业的就业人数增加了一倍多。

  疫情暴发后,由于服务业基本停摆,“美国在过去30年内所有的就业增长在最近几个月内消失殆尽”。美国的非裔等少数族裔人大多从事美国的商业和酒店、餐饮、休闲娱乐等服务行业的低技能工作,这些工作不仅在疫情之下最快消失了,并且在可预见的将来复苏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疫情导致大部分美国家庭经济拮据,他们不得不节省开支,尽量避开到餐厅用餐,到商店购物,或进行休闲娱乐旅游消费。

  疫情危机下,美国的非裔等少数族裔工人大多被首先解雇。而2009年的美国金融危机表明,即使经济复苏,非洲裔等少数族裔人也往往是被最后雇用的人。很多非洲裔人和非洲裔家庭因此感到了深深的痛苦和绝望。

  从收入看,美国的白人年收入大多超过6万美元,其次是拉美裔人约为5万美元,而非洲裔大部分人的收入仅4万美元左右。5月31日晚间在白宫附近参加游行的一名非洲裔学生称,“在病毒感染者中黑人占绝大多数,在失去工作的美国人中黑人又占绝对多数,在平时有严重的疾病的美国人中黑人更是占多数,我们还怎么生活,我们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从历史上看,美国的种族骚乱大多出现于经济危机时期。自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至少发生了10次严重的种族冲突和抗议骚乱事件,如1992年的洛杉矶“骚乱”,就处于美国经济的动荡期间。1991年的美国经济,在时隔9年增长后转为负增长,1992年美国的失业率上升至7%左右,非洲裔在失业大潮中首当其冲。在特朗普执政下,美国经济曾一度创造了历史最长的经济扩张,但收入差距严重拉大,美国的非裔等少数族裔的收入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有些地区的贫富差距甚至扩大到了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美国贫富差距持平的情况。

  美国经济受疫情的影响,今年4—6月按年率计算出现了约-40%的严重萎缩。特朗普期望通过美国社会重新开放和经济重启提振经济,但最近的抗议游行导致的混乱,将成为美国经济的新包袱。

  富国银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人的基本消费水平已下降10%以上。由于经济危机,美国人不得不减少消费,为退休储蓄更多的钱,这使得美国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约占近70%的个人消费出现持续大幅下滑。消费上不去,美国的经济就好转不了,就业情况更无法改善。这些都是特朗普总统不得不面临的棘手难题。如果非洲裔美国人的经济、家庭和失业困境得不到改善,美国社会的种族冲突和暴力、抢劫等恶性事件将无法避免,这就是所谓的“内乱经济”。

  特朗普面临严重后果

  面对美国的重大政治、社会和种族冲突危机,很多美国重要人物纷纷发声,表明自己的立场态度。值得关注的是面对特朗普总统威胁要援引美国《叛乱法》惩治抗议骚乱活动,美国军方表现出了抵触态度。一些人表示,美国军队本来就是为了保护美国人的,而现在要求我们去镇压我们本来要保护的美国人,实在无法理解。

  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6月3日晚间打破沉默,发表严厉声明,斥责美国总统特朗普。马蒂斯说,他“目睹了本周以来发生的事件,感到愤怒而震惊”。他称“唐纳德·特朗普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第一位不试图团结美国人民,甚至不假装尝试这种努力的美国总统。相反,他试图分裂我们,我们正在目睹这一蓄意努力3年的后果。我们正在目睹三年来缺乏成熟领导的后果”。  


  资料图片: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来源: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美国前总统卡特、小布什和奥巴马,也都分别发表讲话或声明,呼吁美国加强团结,防止暴力,增进种族和谐。卡特6月3日发表讲话,对弗洛伊德一家表示同情,并严厉谴责美国的种族歧视。他说,“我们的心和受害者的家人在一起,和所有那些在普遍的种族歧视和彻头彻尾的残酷面前感到绝望的人在一起……我们都必须把焦点放在反对种族歧视的不道德上”。

  但卡特在谈到弗洛伊德事件后全美各地爆发的抗议活动时也表示,“暴力,无论是自发的还是有意识的煽动,都不是解决办法”。他强调,“我们需要一个和人民一样好的政府,我们要比这更好”。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针对白宫的强硬派兵平乱态度表示,“我这么说不仅是以国防部长的身份,而且作为前军人和国民警卫队的前成员的身份,也只有在不得已时才可以选择使用现役部队担任执法任务,并且仅在最紧急和最严峻的情况下。我们现在不在那种情况中”。

  白宫当日表示,尽管特朗普总统对五角大楼首长针对美国《反叛法》的实施表达公开分歧有所不满,但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仍在任。

  对特朗普而言,现在已到了其政治命运的关键时刻。如果继续一意孤行,无视民意,打错算盘,触犯众怒,继续激化矛盾和冲突,其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作者浦江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