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地摊经济”柔性执法的“冷思考”

2020-6-2 16:45: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袁强 选稿:郁婷苈

  近日,成都、郑州、南京、青岛等城市把“地摊经济”作为恢复经济的新动力,多家媒体纷纷点赞。然而,在常态化疫情防控背景下,发展“地摊经济”对基层柔性执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柔性执法最早由西欧、日本等国家提出并实践,通过协商、指导、劝诫等行政执法方式,对社会经济行为进行引导和调整,这种更为柔和、灵活的行政执法方式,取代了命令式、机械式、粗暴式的强制性执法,激发了民主参与的主体意识,推动了人性化执法、服务型政府的转变,充分彰显了“以人为本”法治精神,获得公众的普遍认同。

  然而,作为破解日益紧张的行政执法困境的司法实践,柔性执法仍处于理论发展完善和实践探索阶段,缺乏思辨性的宣传、推崇,不但给一线执法人员造成实践上的困惑,甚至给柔性执法模式进一步完善发展带来负面效果。

  单从字面而言,“执法”则必严,代表了法的“刚性”和权威性。前面冠以“柔性”,两个词语组合在一起宣传,很容易将法治、情理和人治交织在一起,营造“法网可漏”视觉误差,带来法可以讲情面的心理期待,造成情理在法治之上的“误区”。事实上,目前我国的法律对柔性执法尚无明确、统一的规定,只是在不同的法律、法规中有一些零散的规定,各地“柔性执法”实际工作推动也参差不齐,上海率先出台了规范柔性执法的制度性文件,而其他不少地方政府部门把焦点放在“柔性执法”所带来的政府形象提升上,往往有很重的“吸睛作秀”成分,而“柔性执法”实际工作并没有突破性进展。

  正由于“柔性执法”的法律边界尚未明确,加上价值导向宣传的“挟持”,很容易给很一线执法人员带来思想上的困惑、执法行为上的“困窘”。尤其是面对一些屡教不改、无理取闹,始终不支持、不配合等违法行为,迫于舆论压力和政府良好形象维护需要,处在进退两难的“夹缝之中”的执法人员,消极执法、不敢执法,执法活动甚至有滑向“柔性有余,刚性不足”边缘倾向。各地先前涌现的“卖萌执法”“喇叭执法”“眼神执法”“围观执法”“鲜花执法”等便是尴尬境遇的真实写照。

  “如果国家撤回了它的惩罚的拳头,普遍的暴力和违法行为将替代统治秩序而出现。”毫无疑问,强制执法在维护社会公共秩序方面发挥着极其重要且不可替代的作用。法学界也普遍认为,柔性执法并不是“柔化”法律,而是“柔化”法律的执行方式。非强制执法应当在强制执法之前适用,即“柔性执法”和“刚性执法”是序列关系,而非替代关系。

  只有辩证地处理当前执法中的矛盾统一关系,以绣花的“手艺”,精心设计执法模式,加速推动执法改革和执法方式创新,才能不断提高执法水平和实效,进一步夯实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基础。为此,笔者给出以下具体建议。

  一是加快培养一支高素质执法队伍。“柔性执法”赋予了执法人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公正、合理的行政处罚主要取决于执法人员对违法行为“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的主观判断。如果缺乏对法律精神、法律目的整体理解和总体把握,在具体的执法实践中,容易陷入不是“死抠”法条机械执法,就是冷眼旁观执法的“二元失衡”。因此,培养一支高素质执法人员,成为柔性执法是否公正合理行使的关键因素。二是加快推进柔性执法规范化制度化。由于缺乏程序保障,柔性执法实践中面临“灵魂三问”:什么情况下适用柔性执法?柔性执法需要遵守什么程序?如何征求执法对象的意见?柔性执法的不规范和随意性,无疑会增加偏离执法性质和目的的危险。

  因此,建议立法机关对柔性执法进行立法规范,明确执法依据,建立健全柔性执法失当的相应救济制度,增强执法实践的指导性、操作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