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美国抗议愈演愈烈,特朗普面临舆论拷问

2020-6-1 09:48: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黎里 选稿:桑怡

  明尼苏达州白人警察虐杀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之后,美国犹如烈火点燃了干柴,全美各州引发了规模越来越大的民众抗议活动,多个城市已演变为大范围骚乱,警方与抗议者冲突愈演愈烈,事态正不断向“更糟糕”的方向蔓延。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说,抗议活动在美国各地已持续六天,美国在15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将近40个城市实行宵禁,5000多名国民警卫队员被紧急部署到现场,更大的冲突正在酝酿。  


  图片说明:抗议者与纽约警察一起下跪(来源于社交媒体)

  纽约等地抗议者下跪请愿,呼吁当局为受害者伸张正义,也为长期遭受种族歧视迫害的美国少数族裔讨还公道。抗议者表示,他们不会以暴力对暴力,抗议活动将是和平的,但他们的呐喊和愤怒是强烈、抑制不住的。他们认为当局仅拘捕肇事者远远不够,涉事的4名警察均应被严厉惩罚,主犯乔文应处以极刑。弗洛伊德的辩护律师表示,对乔文的指控不应是三级谋杀和过失杀人罪,而应是一级谋杀罪。

  面对众多抗议者以下跪方式抗议,纽约警察也不得不下跪应对。一位牧师邀请身旁的军官加入到抗议者的行列,与他们一起下跪,人群中立即爆发出欢呼声,然后他们一起高呼弗洛伊德的名字,为他祈祷。抗议组织者亚伯拉罕说,这只是一个开始,抗议者真正想要的不仅仅是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而是要为美国的所有非裔人以及其他长期遭受种族歧视的少数族裔美国人争取公平。

  美国有舆论指出,全美各地抗议的爆发与美国当局尤其总统特朗普在事发后的错误应对有直接关系。因而,目前抗议活动的矛头不仅对准了美国白人警察,也直接瞄准特朗普。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当地抗议活动中,部分抗议者点火表达愤怒,特朗普当即在他的推特上定义抗议者为“暴徒”。特朗普的推文称,“当抢劫开始时,枪击就开始了。谢谢!”这一言论引起了美国社会舆论的强烈抨击,并被广泛视为对抗议者的暴力威胁和公然煽动暴力。很多人回想起上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迈阿密强强派警察局长针对当地黑人社区的抗议活动发表评论时,也是这种说法。

  善变的特朗普随即改口称他无意镇压黑人,辩解说这不是他的意思。5月29日推文中,特朗普又说:“抢劫导致射击……这就是昨晚表达的意思。”但是,推特已在特朗普的原始推文上附加了警告,指出它违反了该平台的“美化暴力”规则。特朗普的推特言论激起了更多美国人尤其是非裔人的极大愤慨。有评论指出,如果明天投票,估计全体美国非裔选民都将对特朗普投下坚决的反对票,让他“早日滚出白宫”。

  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虐杀事件以及白宫被指“美化暴力”的行为,导致美国的社会矛盾特别是种族矛盾进一步激化。曾任白宫四位总统顾问的大卫·格根在CNN上发表评论,“过去的一周给我们国家带来了悲剧。新冠病毒(Covid-19)造成死亡人数达10万,乔治·弗洛伊德的被杀引发了大规模抗议。但我们的总统却在忙于与推特公开争斗,在香港问题上指责中国,终止与WHO的关系……当然,特朗普总统还花时间发了一系列有争议的新推文。他称明尼阿波利斯的抗议者为‘暴徒’,并重复了几年前迈阿密警察局长的种族主义言论:‘抢劫开始时,枪击事件开始。’他甚至转推了一段视频,其中的支持者称‘唯一的民主党好人是已经死去的民主党人’。”格根同时指出,特朗普却在对总统职位最敏感的问题上保持了沉默,“当前的大流行病正在杀死无数的美国老年人和生活在边缘地区的有色人种……特朗普的沉默与过往美国总统的传统背离是多么悲惨和尖锐”。

  格根说,从美利坚合众国成立之初到现在,美国人一直希望我们的总统能够提供保护、意义和安慰,特别是在危机时刻。乔治·华盛顿宣誓就任大陆军队总司令后,伊桑艾伦的弟弟列维于1776年写信给华盛顿,说他已成为“我们的政治之父和伟大人民的领袖”。此后不久,华盛顿经常被称为“我们国家的父亲”。他带领我们度过了战争、宪法会议以及两届总统任期,总统作为“国父”这句话开始流行起来。华盛顿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演说家,因为他认为他的行为已近代表了他,但他是一个性格坚强、正直坚毅的领导人,因此他成了美国总统的“金本位”。林肯在领导层的巨大不确定中开始了他的总统任期。他在1860年的选举中以有史以来最小的多数(39%)获胜,他的军事经验几乎为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与联军士兵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关系,许多人称他为“亚伯拉罕之父”。历史学家说,他朴素的方式、普通的方式和亲切的同情改变了他们。在他的连任中,士兵是他最大的支持者。

  格根说,历史学家普遍认为,“华盛顿、林肯和罗斯福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这三个人都因他们的同情心和对普通美国人生活的关心而被铭记。他们继续设定标准。“在当代,任何一位总统都很难维持与大多数美国人的深厚关系。作为一个民族,我们之间分歧太大了,而互联网往往会暴露出我们最糟糕的一面。即便如此,我们最近的几位总统也找到了让我们团结起来的时刻,让我们感到,归根结底,我们确实是一个民族。在很多情况下,这些时刻已经成为了他们总统任期的定义:问问任何一个美国成年人,他们通常都能记住最近几任总统与我们有过一次、两次甚至三次情感上的接触,触动了我们的心灵。

  格根回忆说:“我非常清楚地记得1986年的挑战者号灾难。你可以看到航天飞机在明亮的蓝天下冉冉升起的缕缕烟雾——然后就是那可怕的爆炸,它立刻就消失了。罗纳德·里根是美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几位在震惊和哀悼的时刻,能很好地表达我们的情感的总统之一。一小时又一小时,广播网都在重播爆炸的画面,这似乎毫无意义。但后来里根用他的演讲将我们脑海中的画面换成了另一幅:宇航员挥手告别。他们成为了我们的英雄,尤其是在里根借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一句诗:“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也不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他们,今天早上,当他们准备他们的旅程和挥手告别时,‘地球在下滑,触摸上帝的脸’。”

  格根说,人们还会想起1995年俄克拉荷马城联邦大楼爆炸后,当时的比尔·克林顿总统前往俄克拉荷马城的情景。克林顿和里根一样,在捕捉错综复杂的情感并赋予我们一些最优秀的公民的死亡以意义的时候,他是优秀的。他不仅在私下里安慰家庭,而且在公开悼念他们的时候感动了全国。我记得,那是总统第一次被称为‘首席哀悼者’的时候,这个短语后来被多次用于总统身上。

  人们还记得,乔治·w·布什站在世贸中心爆炸废墟中一辆被压碎的警车顶上。当第一个响应者说他听不见总统时,布什通过扩音器回应说:“我能听到你。”全世界都能听到你的声音。推倒这些建筑的人很快就会听到我们所有人的声音。”人们还记得巴拉克?奥巴马一次又一次地飞到墓地发表演讲。在这个痴迷于枪支的国家,小孩子和教堂教民被埋葬在那里,受害者被枪杀。一想到查尔斯顿·伊曼纽尔非洲卫理公会教堂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人们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主持追悼会的美国黑人领袖、唱着《奇异恩典》的画面。

  格根说,里根、克林顿、布什、奥巴马总统——两名共和党人、两名民主党人,担任了美国的“首席哀悼者”。这四个人让我们在一起呆了片刻,我们记起了我们是谁,我们可以成为谁。可为什么我们当前的“哀悼者”虽在任却消失了?格根的言论,恐怕体现了当下很多美国人的感想。

  (作者黎里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