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快评丨“罚跑”属体罚,突破了惩戒权的边界

2020-6-1 09:32:0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西流 选稿:桑怡

  近日,网传广州一小学教师涉嫌体罚学生致其吐血。5月31日,广州白云区教育局回应称,发帖人刘某(当事学生家长)承认其女儿因遭体罚吐血、凌晨2时被老师威胁殴打、送老师6万元等情节,系其为扩大影响而故意编造的谎言。同时,涉事教师因学生违反学生管理纪律,以班规为由让刘某女儿等5名违纪学生跑10圈。白云教育局表示,学校已于2019年12月12日暂停涉事老师班主任职务,并对其进行全校通报批评、免去其品德学科科组长职务等处理。(5月31《新京报》)

  不管这名小学一年级女生是否吐血,老师“罚跑”,就是一种体罚。而且,动辄就罚跑10圈,对于一名女童来说,确实有点残忍。这件事的发生,不得不提《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见稿)》。2019年11月15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在官网发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见稿)》,将此前审议稿引发争议的老师可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条款删除。这也意味着,“罚站罚跑”不在教师惩戒权之列,属于体罚行为,有违学生人身安全。也就是说,这名老师在滥用惩戒权,其被暂停班主任职务,品德学科科组长职务也被罢免,一点不冤。

  教师惩戒权,一直备受关注。不可否认,过去在教师惩戒方面,存在一些程序性规定不够严密和规范,甚至缺失的现象,进而影响教师正确行使教育惩戒权。基于此,2019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印发首个聚焦义务教育教学改革的文件《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提出将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继而,广东在全国率先通过地方立法,赋予教师惩戒权,并删除了老师可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等争议性条款,显然是对学生权益的一种尊重和保护。

  长期以来,由于惩戒教育一直没有法律、法规、制度等层面的明确规定,导致实践中出现了两个极端:学校和教师要么不敢惩戒学生,要么对学生惩戒过当。特别是,惩戒过当事件频发,损害了学生的诸多权益。比如,2019年备受社会关注的“20年后学生打老师”事件——小时候你打我,长大了我打你;学生因使用暴力手段,报复老师当年的严厉体罚,而触犯了刑法,被判刑一年半,至今让人难以释怀。

  可见,一些教师发生惩戒过当、侵犯学生权益事件,不得不引发人们对未成年人教育和保护的反思。老师在力争学生达到品学兼优的同时,应注意关心、爱护学生,对品行有缺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应当进行耐心教育和帮助,不应该采用体罚、谩骂、侮辱人格等简单粗暴的教育方法。再看广东之前的审议稿,规定老师可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显然存在支持体罚之嫌,难免会受到质疑。动辄就体罚学生,明显越过了惩戒的边界。事实上,“以罚代教”对学生不是一种教导,而是一种伤害。

  换言之,“罚跑”属体罚,突破了惩戒权的边界。正因为如此,广东删除了“罚站罚跑”条款,使教师惩戒权规避了“以罚代教”。同时,广东还明确规定,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显然,从这一层面来看,女教师罚女童跑10圈,是一种“以罚代教”行为,也是一种违法行为。

  因此,各地不妨从这起体罚事件中汲取教训,通过地方立法,对惩戒教育进行规范。应按照中央文件提出的要求,研究制定具体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实施的范围、程度、形式,规范行使教育惩戒权。促进广大教师既热情关心学生,又严格管理要求学生。特别是,在地方教育法规的基础上,国家立法机关应加快修改《教师法》,从法律规定上进一步明晰教师教育惩戒权的行使,使其更具可操作性,达到教育学生、保障权益的目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