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海外观察丨美国“政治精英”的体制优越感源于何处?

2020-5-29 15:21:1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琳 选稿:郁婷苈

  截至北京时间5月29日上午,美国新冠肺炎患者已累计确诊1768461例,累计死亡人数超过10万。疫情当前,美国政府的“工作重心”并未着眼于如何全力遏制疫情扩散蔓延,反而疯狂地对中国作出“有罪推论”。自3月份开始,美国议员、政府官员、媒体、智库及非政府组织不断散布关于新冠肺炎“中国责任论”、“中国赔偿论”等无稽之谈。美国密苏里州总检察长甚至公然向密苏里东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中国,要求中国政府为全球新冠疫情蔓延负责并予以赔偿。


  图片说明:2020年4月2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在回答有关“美国密苏里州总检察长施密特在密苏里东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中国政府”的记者提问时,耿爽表示,这种所谓的控告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十分荒唐。根据国际法上的主权平等原则,中国各级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所采取的主权行为不受美国法院管辖。(来源:中国外交部)

  这种荒谬的逻辑不仅限于舆论层面,且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顶层设计中。5月20日,美国公开发表长达16页的《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方针》报告。在这份报告中,白宫认为,以往几十年来美对华接触政策失效,并明确表示,未来美国将全面施压,以遏制中国的全球扩张。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肆虐,美国人民饱受疫情煎熬,美国政府却将“工作重心”放在污名化中国,并将人类拖入病毒与对抗的双重险境中,其意在何为?

  首先,我们应认识到,美国疫情失控强化了其对华敌意,美国政府意图将疫情政治化,目的在于转移国内民众对政府能力的质疑,属于“美式政治”的常规操作。其次,我们更要清楚地看到美国“政治精英”们已把中国视为“最大威胁”。

  长期以来,在美国政治理论家的眼中,似乎促使中国完成“民主化”,既是美国肩负的重要历史使命,也是自由民主的终极关怀。这种“唯西方民主论”严重误导了美国外交政策的理性思考以及对现实的认知,导致美国在意识形态层面,始终保有一种凌驾于中国之上的优越感,这种偏执直接左右其对华政策走向。那么,美国“政治精英”们顽固的体制优越感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它的根源何在?


  图片说明:2020年3月20日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白宫。(来源: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根据西方主流民主理论,民主模式的核心理念即个人权利处于最崇高地位,个人主义也被视作现代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和民主制度得以建立的原始动力,而美国则自认是推崇个人主义的最佳典范。在其立国之初,为了证明13个殖民地脱离英国的“合法性”,美国将“天赋人权”这种神学色彩的个人主义写入《独立宣言》,以此作为立国之本。

  以当时的历史情境,美国只有假借上帝之名,才能虚构出殖民地脱离英国的政治想象,否则美国革命将“师出无名”,势必增加美国历史叙事的难度与困境。法国有学者经过研究,认为美国革命先驱更注重政治与宗教的结合,“从一开始,美国革命就有强烈的救世主义和普世色彩。这正是美国革命的弊病。美国人自认拥有人类历史上最佳的宪法和政治体制,因此很容易一叶障目,看不到其他体制的优点”。

  由此可见,美国在立国之初,就采用“不言自明”的神学语言把自身加冕为“山巅之城”,肩负“昭昭天命”。这种自我塑造使得美国作为独立国家出现之时,就沉浸在一种精神上的优越感。

  如果说精神上的优越感具有虚幻性,那么此后随着西方学者的推广,美国民主模式作为思想实体承载了先前虚幻的精神优越感,愈加强化了美国的优越感。

  二战后,美国的“自由主义派”也负有一个“神圣使命”,那就是建立全球性的政治经济体系。美国治下的和平使得美国式的自由和霸权的融合再度复兴,威尔逊对建立全球秩序的宏大设计被罗斯福世界性的政治想象所继承、发展。

  这种美国理想致力于建构的全球体系是一个由多边合作框架支撑的实体。战后,由于欧洲衰落,罗斯福竭力想突破大西洋联盟的界限,以使美国逃避对欧洲安全的责任。他认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是建构一个世界体系,对此,他提出两点设想,一方面,这个体系具有全球性,地理版图应超越跨大西洋联盟;另一方面,这个体系是“自由的”,能建构出一种世界秩序,应践行威尔逊的伟大理想。

  美国“政治精英”在总结了20世纪的教训之后,认为欧洲已丧失维持世界秩序和自身安全的能力,必须由美国来领导全球体系,否则世界将继续陷入混乱。罗斯福也认为,唯有美国具备领导这个世界体系的能力。基于对抗苏联领导的共产主义阵营的需求,美国的回应则满足了欧洲对一种良性霸权的推崇。这种霸权必须排除苏联,控制德国。出于对德国人的不信任感,丘吉尔成为了美国对欧洲霸权的辩护人。

  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按照福山的荒谬说法,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已经成为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人类历史就此“终结”。美国前总统里根曾称美国是“光明山巅之上的金色庙宇”,美国作为“人类文明灯塔”的形象被建构起来,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的政治理念。从小布什的“邪恶轴心说”到特朗普口中的“粪坑国家”(特朗普对海地和一些非洲国家的蔑称),这种“美国优越”的想法一脉相承。他们都站在至高无上的“道德高地”看待世界,并倾向于在国际竞争中将对手妖魔化。

  这种荒谬的“优越感”背后是否有其自以为是的逻辑?

  自18世纪启蒙运动开始,基督教二元主义就被引入政治领域,这种分析方法认为,任何事物都能割裂为两个性质相对的实体,它们处于一反一正的斗争状态,这也是人类斗争的唯一途径,以解释东西方意识形态的差别。通过早期耶稣会传教士所翻译的部分中国经典作品,西方的理论家断言,中国传统思想中既无民主精神,也不具备生成民主制度的政治资源。在这种“西方中心主义”的操弄下,中国政治传统被贴上“东方专制主义”的标签。

  随着资本主义的上升、发展、向全世界扩张的历史进程,西方获得了解释世界的机会。在这种话语垄断下,西方价值观就貌似具有了“先进性”,而“民主”一词自从被西方政治科学“加冕为王”之后,西方民主模式就与所谓的“普世价值”联系在了一起。

  美国“政治精英”继承了这种思想遗产。美国始终站在“道德制高点”大肆批判与自身政治传统不尽相同的国家。小布什第一任期内,新保守主义在外交和防务政策制定上走得更远。美国开始以维护安全为名,大肆干扰他国内政,甚至不惜动用武力颠覆对美国存有敌意的他国政权。

  随着中国实力上升,美国认为中国在国际事务上的影响力威胁到美国利益。美国猛烈地打压中国,抨击中国政治体制则是美国政府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可以预见,美国“政治精英”将会长期对中国展开攻势。因为在他们的知识框架里,美国国家利益是以美国所建构的全球秩序为载体的。在这个框架里,美国霸权就代表了“公理”,一切发展变化都应符合美国对世界的政治安排,反之,则一律被斥为侵犯美国利益。

  今日之中国,政通人和。中国担当为全球战“疫”注入信心,而美国“政治精英”仍停滞在昔日的霸权幻梦和零和思维中,滥用政治资源,干扰国际合作,与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恰成鲜明对比。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作者刘琳为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