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快递员评职称”,关键要赋予职称实际利益

2020-5-28 08:42: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郭元鹏 选稿:郁婷苈

  武汉快递员也可评职称,武汉首批36人获快递专业职称。5月25日,据武汉市邮政管理局消息,武汉市共36人获得快递工程专业助理工程师资格,这是武汉首批拥有快递专业职称的人员。快递工程专业首次进入工程系列初级评审体系中,填补了武汉市物流行业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审的空白。(5月27日《武汉晚报》)

  快递员也可以评职称了,这是一个“很像新闻的新闻”,之所以能够引起关注,就在于“连快递员这样的职业也能获得职称了”。其实,最近这几年类似的新闻也不少:农民也可以评职称了,建筑工人也可以评职称了……未来可能还会有不少职业效仿,也可以评职称了。

  公平而言,快递员这样的职业也可以评职称了,确实是新闻。这体现的是对职业的尊重。职业不分贵贱,这是我们所倡导的,而快递员、建筑工、农民参与职称的评选,能够让这些职业的从业者有“幸福感”。而问题在于有了“幸福感”之后,能不能也凭借着职称有“获得感”?

  职称,代表着一种水平,代表着在一个行业里的档次。不过,“快递员的职称”、“建筑工的职称”、“农民的职称”和我们平时理解的“职称”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比如“公务员的职称”,“公务员的职称”不仅是一个小本本,不仅代表着在行业的水平和地位,而且是有利益意义的。“公务员的职称”意味着工资的提高,意味着提拔的资格。其最大的意义是依靠职称能获得实实在在的的利益,这个利益既有金钱上的,也有地位上的,更有前途上的。既有“前途”还有“钱途”。

  而我们来看看,“快递员的职称”,虽然也设计了不同的档次,不同的级别。问题在于“快递员的职称”有没有利益意义?我想,“快递员的职称”在利益意义上是不大的,这与他们工资的多少没有丝毫关系。说白了“快递员的职称”没有“获得感”。快递员工资的多少,与他们干了多少活,接了多少单,送了多少货有关系,而和“快递员的职称”是没有关系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农民的职称”、“建筑工的职称”都是一样的属性,其最大的意义在于体现了对职业的尊重。因此,我们有必要想办法赋予“快递员的职称”等特殊的职称更多意义,要有价值导向、利益导向。具有了价值导向、利益导向之后,才会有更多人愿意去争取“快递员的职称”、“农民的职称”、“建筑工的职称”。

  这就需要用人单位,在计算工资报酬的时候,也借鉴“公务员的职称”的管理模式,让他们真正获得实惠,从而激发动力,从而激发热情,提升行业的整体素质和发展。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