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安倍解除紧急状态,日本抗疫成功了吗?

2020-5-27 09:23: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思琪 选稿:桑怡

  本周一,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下备受煎熬的日本国民,终于迎来了“全面解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晚宣布,根据日本新冠病毒特别措施法,对北海道和首都圈东京、埼玉、千叶、神奈川总计5个都道县宣布的紧急事态宣言一律予以解除。  


  图片说明:5月25日,在日本大阪,人们佩戴防护面罩聚餐。(来源:新华社)

  日本国民心态复杂

  在此之前,安倍已经分两次先后宣布解除对日本42个府县的紧急事态宣言,加上此次的宣布,等于日本所有都道府县的紧急状态都已结束,日本的经济社会生活将逐步恢复正常。

  对此,日本国民的心态是复杂的。一方面,日本人大多赞成安倍作出全国解除紧急状态的决定,很多日本人因为在和平时期没有经历过全国紧急状态,正常的工作、生活和社交被突然打乱,很不适应,无不盼望紧急状态尽快解除。另一方面,日本人又很担心全国解除紧急状态后,出现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疫情复发,导致国家和民众更大的苦难。日本的传染病专家多次提醒国民在解除紧急状态后仍要对疫情保持高度警惕,个人该采取的防护措施不能放松,公共场所尤其不能一下全部放开,以免因突然间人员集聚而发生无症状交叉感染。

  其实,安倍首相对日本是否全面解除紧急状态也颇感为难,因而十分慎重。自疫情暴发以来,安倍首相及其政府受到了日本社会舆论的强烈批评,主要是指责其在4月份之前因执意继续举办原定于今年夏天开幕的东京奥运会,在明知周边国家和日本已面临严重疫情威胁的情况下,迟迟不愿采取疫情防控措施,甚至以不检测等方式,故意压低和隐瞒日本的疫情严重情况,导致病例和死亡病例增多。尽管安倍首相坚决否认,但这种批评之声不断。

  在3月底国际奥委会正式决定东京奥运会推迟到明年举办后,日本加强了病毒检测,确诊病例大量增加。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安倍首相于4月7日宣布东京、大阪等7个都道府县进入紧急事态。4月16日,安倍首相宣布将紧急事态扩大到日本全国。

  4月底5月初日本黄金周假期临近时,很多日本人因忍耐不住,希望在春天的大好时机外出游玩,纷纷要求政府解禁,但安倍经过再三考虑,仍于5月4日宣布将紧急状态延长到5月31日,这让日本社会舆论产生了严重分歧,有人批评安倍是为了弥补当初的“失误”而故意延长紧急事态的时间。5月14日,安倍政府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提前解除了日本大部分地区的紧急状态。

  东京都一直是日本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该地区人口密集,约有1,400万人,是日本发现病例数最多的地方。截至今日早上,日本累计病例16,581例,其中5,200多例发生在东京。

  安倍首相左右为难

  安倍善于观察民情民意。因为左右为难,安倍对此次全国解除紧急事态采取了“曲线解除”的办法:政府不直接出面,先是由日本的传染病和公共卫生专家组成的咨询小组作出评估决定后,才由政府最终宣布全国解除紧急状态。该咨询小组根据最近一周内新增感染者降至每10万人口的0.5人以下、医疗保障提供体制及检测体制完整这三点,作出了日本可以全国解除紧急状态的综合判断。安倍有此作为依据,宣布全国解除紧急状态心里就踏实多了。即便今后疫情复发,责任也不再是他的了,至少不全部是。

  但安倍政府清楚,目前日本的病毒并未消除,只是疫情暂时得以遏制。因此,安倍在宣布解除全国紧急状态时,仍然强调各地要继续加强疫情防控,采取分阶段放宽管制要求的稳妥做法,尽量避免人员集中外出和学校复课、工厂复产一哄而上。安倍呼吁日本国民将避免“密闭、密集、密切接触”的“三密”措施,及坚持戴口罩等“新生活方式”固定下来,短期内尽可能保持社交接触疏远和在家工作。

  日本政府还决定在紧急状态解除后,每隔3周对各地区的病毒感染情况进行一次评估,以防第二波疫情出现。同时全面加强日本的医疗保健和病毒检测,并重申5月底前各地仍要避免不必要和非紧急的跨都道府县的移动。  


  图片说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月14日宣布,解除除东京都、大阪府等8个都道府县之外的39个县的紧急状态。这是日本4月7日宣布紧急状态、4月16日将紧急状态范围扩大到全国后首次宣布解除紧急状态。(来源: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

  安倍宣布的紧急事态宣言,赋予了各地知事合法的权力,他们可以强制要求人们放弃不必要的郊游并暂停经营业务,但日本并没有实行各种硬性禁止,因为法律不支持这样做。实际上,日本各地的防疫措施是否严格,主要取决于都道府县知事的决策,东京都因为人口和商业密集,疫情严重,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一直倾向于严格控制,有时甚至与安倍政府在防控的严格性上产生矛盾。

  尽管安倍已宣布解除紧急状态,但小池百合子仍公布了一项分三个阶段实施解除紧急事态的计划,第一步是允许东京都的所有饭店和餐馆营业至晚上10点,比目前规定的营业至晚上8点的时间延长两小时,同时明确要求当地学校必须逐步恢复上课,而不能立即全面放开。同时,将允许当地的图书馆和博物馆重新开放,随后阶段将允许重新开放剧院、电影院和露天游乐场等。尽管小池百合子的防疫要求比较严格,但得到东京都大部分人的支持,民众认为其负责任,而且是出于公心。

  日本抗疫受法律限制

  日本的抗疫因受法律严格限制,总体看措施并不十分严格,但应该说日本的防疫是比较成功的。日本在4月间疫情比较严重,病例猛然间激增,一度在全球疫情排行榜上比较靠前,但在当局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后,疫情很快得到了有效控制。截至今天早上的全球疫情通报,日本的病例数排名已降至全球40名以外,按人口比例计算,在全球属于较低的。日本的死亡病例有830例,总数不少,但死亡率相比较也是属于较低的。

  安倍首相对日本的抗疫模式和成果沾沾自喜。他在宣布日本全国解除紧急状态时,特地强调了“日本模式”的成功,称日本并没有实行带有惩罚性的措施,强行限制人们的外出,而是“以一种独有的方式,在一个半月内基本控制住了疫情”。应该说,安倍所言也基本是事实。  


  资料图片:安倍在日本众议院。(来源:新华网)

  分析人士认为,日本抗疫比较成功见效,与日本国民的自律和“自肃”态度很有关系。对于当局宣布的保持社交接触标准距离等要求,日本人在各种公共场所,甚至在公交汽车和地铁高铁站等候时,也能自觉遵守。日本国土面积不大,但都道府县多达47个,人员很容易跨界流动,但在疫情发生以来很多人自觉遵守了非紧急情况不跨都道府县流动的要求,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

  日本民间救助值得夸赞

  同时,日本在社会救助和互助等方面也有较好表现,这如同日本在以前的地震等灾难发生时的互相救助情况大致相同。据《今日日本》报道称,疫情暴发后,日本一些旅馆和大学自愿为因疫情而被迫滞留在日本的外国人提供免费住宿,从而防止了外来人员因防控不到位而发生感染。

  位于石川县金泽市旅游胜地的立命町町酒店,从3月下旬起向部分荷兰游客免费提供住宿,此后收到越来越多外国游客和学生的咨询,该酒店能接受的尽量接受。到5月中旬,大约50个外国人与该酒店取得了联系,其中包括31岁的阿根廷人简门和29岁的阿根廷人西提拉,他们自5月6日以来就一直住在这个酒店。

  去年9月,这两个阿根廷人持有效期为一年的工作签证抵达日本后一直在长野县工作,直到新冠病毒疫情暴发。后来,这两人设法在冲绳的一个度假胜地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但由于疫情大流行导致南部岛屿县的游客人数直线下降,他们再次失去了工作。由于边境关闭,他们无法回家,在向阿根廷驻日使馆提供了有关情况细节并被证实后,他们在金泽市的酒店找到了临时住所。简门说他能找到日本这家酒店是个运气,他仍然担心能否继续在那里呆下去,因为他没有别的可去之处,但酒店人员告诉他,日本政府已经对酒店提供了救助,他们可以用救助金来临时安置外籍人员。

  西提拉表示她也很幸运,能找到一家愿意临时接受她的酒店。她与简门在日本的工作签证还有4个月的有效期,她曾担心签证过期后怎么办。最近日本移民服务局表示,将为正常进入日本的外国人提供签证续签期限,帮助因疫情而被迫滞留在日本的外国游客和临时工。

  金泽市的立命町町酒店经营者细川弘看到外国人面临的困境后,发起了一项名为“救助房间”的救援活动,邀请日本酒店经营者为因疫情而被困在日本的外国人士提供免费住宿。目前,东京的三家住宿提供商已加入了该活动。

  细川弘说:“在类似情况下,日本一定会有很多外国人。我认为,首先政府应该采取主动,但我也会尽力而为。”该酒店计划至少在本月底之前继续提供免费服务。  


  图片说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月21日宣布,解除关西地区大阪府、京都府和兵库县三地的紧急状态。图为日本大阪街景。(来源:新华社/共同社)

  日本西部的大阪大学,也为一些因疫情而滞留在日本的外国学生和研究人员提供免费住宿,直到他们的国家取消入境禁令为止。日本国立大学核物理研究中心研究员酒山千雄说,“当年我在高中时出国学习遇到了困难,那里的人们帮助了我。自然地,现在人家在日本遇到了困难,在艰难时期我们应该互相帮助”。因此,他也在大学发起了救助被困外国留学和研究人员的活动。

  疫情对日本经济社会造成了很大冲击,安倍在本周一再次公布了一项约100万亿日元(约合9300亿美元)的新刺激计划,以帮助日本企业度过新冠疫情危机。加上此前的一项刺激计划,日本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总金额将超过200万亿日元(约合1.9万亿美元)。安倍预计,在继续控制病毒感染风险的同时,日本将千方百计恢复正常生活,但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日本的经济本来就在萎缩,此次疫情将使日本经济雪上加霜。安倍首相面临的压力很大。尽管他宣称日本的抗疫取得了成功,《朝日新闻》上周末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安倍的支持率已跌至29%,这是他2012年底再度掌权以来的最低水平。

  继续防控疫情和刺激经济发展是当前安倍面临的两大考验。安倍本来在今年内还有更多更重要的政治议程要推进,包括推动日本修宪,但在疫情的冲击之下,这些都已经成为泡影。如果能稳住日本的疫情不再复发,就已经是安倍的大幸了。

  (作者思琪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