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海外观察丨以色列频频空袭 伊朗为何打不还手

2020-5-26 12:47: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石宏 选稿:桑怡

  最近几年,以色列空军频繁出动战机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事目标进行空袭。进入今年5月份,以色列空军进一步加大了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事目标空袭力度。然而,面对以色列空军的空袭,在叙利亚境内的伊朗革命卫队及其领导的什叶派武装力量尽管付出了很大的人员伤亡,大量基地、哨所、弹药库、武器工厂被毁伤,但是始终没有对以色列展开报复。那么,伊朗不是经常放狠话要打击以色列,为什么没有任何实质行动呢?难道伊朗只会对以色列进行“嘴炮”,内心却很恐惧。当然不是。伊朗不对以色列进行报复,有自己的长远布局,也有现实的无奈。  


  图片说明:2019年11月20日凌晨,在叙利亚大马士革,叙防空系统对来袭导弹实施拦截。叙利亚军方20日发表声明说,以色列战机当天凌晨发射多枚导弹空袭叙首都大马士革周边地区。以军方表示,当天对伊朗军方在叙境内的军事目标进行了大规模轰炸。(来源:新华社阿马尔·萨法尔贾拉尼摄)

  伊朗未将以色列作为主要战略对手

  伊朗曾经多次对以色列放过狠话,尤其是伊朗前总统内贾德甚至说过“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然而这些狠话其实是说给中东地区的阿拉伯国家民众听的,以争取阿拉伯国家的民心。在中东地区,大部分阿拉伯国家政府对伊朗是敌视的,但阿拉伯国家对于以色列也没有好感,只是由于阿拉伯国家内部不团结,和以色列军事实力又相差较大而不得不媾和,也没了与以色列进行军事对抗的心劲儿,对此,阿拉伯国家民众心里是很不满的。伊朗就是看准了这点,才扛起了反以大旗,试图笼络阿拉伯国家的民众,以此对阿拉伯国家政府产生牵制,缓解伊朗周边的恶劣环境。此外,用反以为借口,伊朗发展中程、远程弹道导弹也能减少来自周边国家的疑虑,同样是基于不加剧恶化周边环境的考虑。

  而在实际的战略决策中,伊朗并未将以色列视为头号战略对手,甚至连二、三号都排不上。因为伊朗和以色列在历史上并无深仇大恨;现实中两国都没有危及到对方生存的能力。对伊朗来说,头号战略对手只有美国,这是真正能够威胁到伊朗生死存亡的超强对手。在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美伊在40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互相横眉冷对。美国在伊朗周边部署有大量海空兵力,拉拢着一帮小兄弟对伊朗进行战略围堵和威慑,并且对伊朗进行了长达40年的经济制裁,遏制伊朗的发展。在美国多管齐下的打压之下,伊朗过得非常苦,必须将有限的实力用来应对美国施加的巨大压力。

  如果伊朗对以色列进行报复,那么有可能导致伊朗和以色列冲突的急剧升级,伊朗将不仅应对叙利亚方向以军的大规模打击,本土也可能将受到以色列空军战机和弹道导弹的打击。如果发展到这种局面,伊朗宝贵的实力将受到削弱不说,精力也不得不转入和以色列长期的对耗,而美国却在边上坐山观虎斗。等到伊朗被以色列折磨得疲惫不堪的时候,本就非常强大而又以逸待劳的美国再来收割伊朗将变得容易许多。

  伊朗的决策者很清楚自己的战略处境,肯定也评估过和以色列直接对抗给自己可能带来的危害,因此始终没有改变集中精力应对美国威胁的国策,对以色列空军在叙利亚进行的频频空袭采取了极度的忍耐。从这点来看,伊朗决策者的头脑还是很冷静的,不是什么愣头青。

  伊朗不会因以色列改变战略布局,牺牲战略利益

  伊朗是中东国家里少有的具备长期战略规划和雄心的国家,尽管受到美国的制裁长达40年,并且一直面临美国巨大的军事威胁,但是伊朗并没有灰心丧气、惶惶不安,而是耐心地进行应对,努力去改善自己的战略处境,不断扩大自己在中东的影响力。因此,外界普遍认为伊朗是有争夺中东地区领导权的雄心和战略规划,最典型的标志就是伊朗在1991年海湾战争之后,利用伊拉克实力被削弱以及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后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伊拉克什叶派趁势上台的机会,极其耐心加小心地向伊拉克扩展影响力,最终又经伊拉克向叙利亚扩展影响力,连同其长期扶持的黎巴嫩真主党,逐渐形成了一条“什叶派新月带”。尤其是当“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开始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肆虐的时期,伊朗在伊拉克扶持、训练出了一支强大的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军”(PMU);在叙利亚则通过革命卫队“圣城旅”和少量正规军的直接介入,召集并训练了一批又一批不同国家的什叶派武装人员。此外,伊朗还通过支持也门胡赛武装,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展到了也门。

  美国特朗普政府之所以不顾一切撕毁伊核协议,加大对伊朗的制裁力度,就是对伊朗在中东地区扩展的影响力感到了恐惧。因此,特朗普政府蛮横地撕毁伊核协议,采取前所未有的制裁力度,极力遏制伊朗影响力在中东的进一步扩展。

  应该说,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打压是起到了一定效果,伊朗的经济情况进一步恶化,对外支援以及扶持代理人的能力明显下降,但不能迫使伊朗放弃已经到手的战略利益,也不可能阻止伊朗扩展影响力的决心。在伊拉克本来就是什叶派居多,又有“人民动员军”这样的亲伊朗民兵武装,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已经很稳。同样,通过介入叙利亚内战,伊朗也已在叙利亚站稳了脚跟,并且成了伊朗召集、组织的什叶派武装的领导者。这几年,在叙利亚的伊朗军事力量组成中,革命卫队和伊朗正规军人员只是少数,占比大约三分之一,大部分来自伊拉克的“人民动员军”、阿富汗什叶派武装、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以及其他国家的什叶派武装人员。

  由此可见,伊朗不会因以色列在叙利亚进行的频繁空袭而冲冠一怒,导致自己长期以来的努力付之东流。伊朗非常清楚,就以色列这几年所采取的空袭力度并不能将自己从叙利亚赶走,然而一旦对以色列本土展开报复,很可能给以色列以借口而大打出手,不仅空袭力度和频次会显著加大,甚至还可能派出地面部队侵入叙利亚对伊朗军事力量进行打击。这样一来,不仅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力量将遭到重大损失,叙利亚政府和民众对伊朗的态度可能也会发生很大变化。而在国际社会上,不仅美国会全力站在以色列一边,对伊朗口诛笔伐,甚至一些对伊朗抱有同情态度的西方国家也会迅速转变立场。可以说,这种可以预见的军事、政治和外交上的损失后果是伊朗无法承受的。伊朗没有充裕的战略资源可以挥霍,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自己的战略布局能够继续,本钱不厚的伊朗只能对以色列空军在叙利亚境内针对自己的空袭采取忍耐态度。

  防空系统指望不上

  除了上面所讲的伊朗基于战略层面的考虑而没有对以色列报复之外,在战术层面,则是对抗以军空袭的实力相差太远。也就是说,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力量如果采取防空作战来应对以军空袭,不会导致伊朗和以色列发生大规模冲突,仅局限在战术层面的对抗。但伊朗在叙利亚部署的防空系统无论是体系、技术性能还是数量都难以对抗以军空袭。

  根据资料,伊朗在叙部署的防空导弹系统主要是自己研制的“信仰-373”,在设计上类似俄罗斯的S-300,制导雷达工作在X波段,最大作用距离100千米,可同时跟踪6个目标,制导12枚导弹。一个“信仰-373”导弹连配备4辆四联装发射车,可同时向6个目标发射12枚导弹,发射间隔为3-5秒,导弹最大射程90千米。但是伊朗的技术实力较低,制导雷达的跟踪和定位精度都不高,而且导弹系统也缺乏远程预警雷达,因此实际防空效能不如俄制S-300。

  以军空袭战机包括F-15I、F-16I和F-35I,前两种是非隐身战斗机,后者是隐身战机。在空袭时,以军事先都会对目标区进行详细的情报搜集、制定最优的空袭路线,尽可能绕开对方的防空系统。如果实在绕不开,那么用F-15I、F-16I携带防区外武器进行攻击,或者让F-35I隐身战斗机进行攻击。这样一来,伊朗的“信仰-373”防空导弹系统就很尴尬了,对于F-15I、F-16I即使发现也打不上,对于F-35I则难以发现,结果就导致“信仰-373”形同虚设。

  


  图片说明:以色列配备的F35隐身战斗机。(来源:新华网)

  类似的情况曾屡屡发生在叙利亚政府军的防空导弹系统身上,即使是先进的S-300防空导弹系统也无法发挥作用。在伊朗“信仰-373”防空导弹系统进入叙利亚之前,伊朗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力量和设施主要是由叙利亚政府军防空导弹系统提供掩护,但实际防空效果却令人极其失望。

  很多人据此对S-300、“信仰-373”等防空导弹系统大加贬低。这种态度并不可取。因为这些防空导弹系统如果毫无威胁,以色列空军也没有必要精心规划空袭路线,以及让F-15I、F-16I发射防区外武器了。实际上,即使是老式的防空导弹系统对现代化战机也有不容忽视的威胁,例如以军的1架F-16I战斗机在2018年2月就是被叙利亚政府军老式的S-200防空导弹击落的。说到底,武器的先进性是一方面,但归根结底还是双方的人员斗智斗勇、扬长避短。以军空袭屡屡得手,很大程度上在于其人员的综合素质高,不仅实现了武器与人的完美结合,而且深刻洞悉对手防空系统的弱点。

  总的来看,以军的空袭只是取得了战术上的成功,却难以实现战略目的,可见伊朗的战略应对能力还是可圈可点。如果伊朗始终采取这种战略应对,以色列也无可奈何,双方在叙利亚的较量将继续下去,看不到尽头。

  (作者石宏为《舰载武器》执行主编)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