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海外观察丨美伊缘何再度争吵?

2020-5-20 16:32:30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震 选稿:郁婷苈

  中东是世界三大地缘政治热点地区之一。在中东地区,与美国关系最恶劣的国家当属伊朗。自1979年以来,两国争吵不断。最近,双方又一次爆发争执: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5月17日报道,针对近期美国派遣海军意图干扰伊朗向委内瑞拉运送燃油的行为,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致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信中表示,美国这种非法、危险的挑衅性行为是“海盗行径”,是对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威胁。他表示美国应停止霸权尊重国际法,特别是国际水域的航行自由。

  一、从地缘战略看美伊的矛盾

  美国与伊朗关系恶劣与中东的地缘政治地位密切相关。美国著名地缘政治学家布热津斯基认为,欧亚大陆是个棋盘,对世界领导权的争夺在此从未停止过。虽然地缘战略——对地缘政治利益的战略管理——可被比作棋局,但在这个略呈椭圆形的棋盘上一争高下的不是两个,而是数个实力不等的棋手。最重要的棋手在这个棋盘的西部、东部、中部和南部。棋盘的最西端和最东端都有人口稠密的地区,其相当拥挤的空间分属几个强国。美国的力量直接部署在欧亚大陆狭窄的西部边缘。在东、西两端之间有一个辽阔的中间地带。这里人口密度低,目前在政治上不稳定,组织上四分五裂。过去在这一地带的是一个曾对美国的主导地位提出挑战的强大对手,把美国逐出欧亚大陆是它一度追求的目标。在广阔的欧亚中部高原以南有一个政治上混乱但能源丰富的地区,它对于欧亚大陆西部和东部的国家,以及最南部地区那个人口众多、有意谋求地区霸权的国家来说,都有潜在的重大意义。

  因此,对中东地区实施有效控制(至少是不被逐出该地区)是美国在欧亚大陆地缘政治棋局上获胜的前提。伊朗为了对冲美国的战略压力开发导弹和核武器,也就当然不能为其所容了。更让美国忍无可忍的是,伊斯兰革命之后的伊朗试图将自己建立的政教合一和“民主政权”模式向其他阿拉伯国家输出。如果伊朗的这个想法能够实现,毫无疑问作为中东综合国力最强的国家就能够对整个中东地区进行整合,伊朗居于什叶派少数地位又天然地具有去跟逊尼派争夺宗教正统的动力,毕竟这件事绵延千年之久。因此,美国与伊朗的关系属于结构性的矛盾,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恐怕不会有根本改变。

  二、美国加强对伊朗军事压力的动机

  5月17日,伊朗外交部副部长阿拉格奇召见了瑞士驻德黑兰大使,后者作为美国利益在伊代表,请他向美方转达伊方的警告。阿拉格奇表示,对伊朗油轮的任何威胁都将面临伊朗立即且果断的回应,美国将自食恶果。由此可见,是美国在海上向伊朗施加压力才导致双方爆发新一次争吵。那么美国为何在这个时候选择向伊朗施压?笔者认为,美国的动机如下。

  首先是修复因疫情而受损的形象。美国的霸权是建立在海洋霸权基础上的,而海军则是海洋霸权的基础。作为美国海军的核心舰种。航空母舰不仅具有军事功能,更有政治功能,是实施地缘战略重要的政策工具。然而,这个工具却在折在新冠肺炎面前——美军已经有4艘航母出现新冠确诊病例,分别是“里根”号、“罗斯福”号、“尼米兹”号以及“卡尔·文森”号,这四艘航母均隶属于太平洋舰队。至此,美军今年上半年计划部署在太平洋的航母全部确诊有新冠病例。尽管死亡人数不多,但是却严重削弱了美国海军的威慑力——美军管理不善、部门相互倾轧等事件暴露在全世界面前,并且一度在西太地区出现“航母真空”,让美国高层震怒。为了向全球盟友表明美军依然强大,特朗普选择了向伊朗这个具有较强军事实力的对手施加军事压力。

  

  图片说明:3月18日,一架战斗机从航母“西奥多·罗斯福”号上起飞。(来源于新华社/路透社)

  其次是救援页岩气产业的手段。此次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的冲击包括人员流动大幅度减少,工厂开工不足,航空、海运和铁路运输等大幅度减少,因此各国对石油的需求大幅度下降,从而导致石油的价格战。国际能源署(IEA)9日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全球经济活动停顿,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势将出现自2009年来的首次萎缩。自从3月6日“OPEC+”的谈判破裂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实际主导国沙特阿拉伯便挑起石油“价格战”,3月9日当天油价骤然下滑30%,创下1991年以来单日最大跌幅,并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巨幅震荡。尽管后来欧佩克采取减产措施,美国页岩气产业依然遭受重创——油服公司哈里伯顿已通过削减资本支出、裁员和高管减薪等措施勒紧裤腰带;贝克休斯将资本支出削减20%,并计入150亿美元的非现金商誉减值支出;斯伦贝谢近期也把资本支出削减了30%。但这并没有阻止页岩油气公司乞求适度减价。Parsley能源公司和马拉松石油公司已要求油服公司重新考虑他们的定价。在疫情和石油价格战开始前,美国油气公司破产数量已在增加。统计数据显示, 2019年美国破产油气企业数量较2018年增加50%。对于那些认为“欧佩克+”的减产协议将提高油价并拯救他们的页岩油气生产商来说,这确实变成了一场噩梦。美国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价格4月20日甚至跌至历史罕见的负值,而多数页岩油气生产商的预算都假定WTI价格是40美元/桶,有些甚至是60美元/桶。如果能够对伊朗实施军事压力,并在石油禁运方面着重施加压力,将会抬高石油价格,这对美国页岩气产业来说意义重大。

  此外,疫情也给伊朗造成了严重的压力和社会问题,美国趁此机会对其施加军事压力,不排除借机想“以压促变”,即便不能达成这个目的,也能在对伊朗的博弈中占据主动。

  三、美伊关系未来走向

  伊朗暴发新冠疫情以来,美国的长期制裁导致其遭遇经济资源被消耗、医疗物资严重不足等困难。伊朗总统鲁哈尼曾说,美国的制裁给伊朗造成了2000亿美元的损失,是伊朗抗击疫情的主要阻碍。

  从长远来看,美伊关系属于结构性矛盾,疫情加剧了美伊对抗的力度。但美伊关系是不是将因此失控并走向战争?答案是否定的。在现在的情况下,美国没有能力,没有财力,更没有意愿对伊朗发动一场高烈度的局部战争,对其进行军事施压是美国不多的选择之一。尽管对抗力度增加,双方依然在总体和平的框架内进行博弈。这种博弈将会在可预见的未来构成美伊关系的主基调。

  (作者杨震为上海政法学院上海全球安全治理研究院副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