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海外观察丨社交媒体能否成为新冠谣言的“终结者”?

2020-5-16 11:40:24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璧 选稿:郁婷苈

  社交媒体“推特”即将推出一项新的反新冠虚假信息的举措,为那些对公众的危害不那么严重、但仍然会给人们认识疫情造成误导和困扰的误导性信息和说法打上标签,并附上查看相关已知事实和官方建议的链接,以提醒人们注意。这是推特在今年3月份宣布将对直接威胁公共健康和安全的帖文实行封杀账号和删帖之后,推出的又一项针对新冠病毒虚假信息的整治措施。

  无独有偶,“脸书”也推行了类似的举措。根据“脸书”本周公布的报告,仅在4月份,它就在全球范围内对5,000万条与新冠病毒有关的内容应用了警告标签。据该公司称,95%的情况下人们不会再点击带有警告标签的内容,因此有效地阻止了虚假信息的进一步传播。“脸书”旗下的图片视频分享平台“照片墙”(Instagram)也从今年3月起积极识别并删除可能会对误信者产生危害的帖子。同时,WhatsApp公司7日也宣布,将限制用户转发信息的次数,以减少关联新冠疫情的信息传播,特别是虚假信息传播。

  长久以来,社交媒体企业一直因为虚假信息而饱受指责,各家企业也都考虑和尝试过一些针对性的措施。比如推特自2016年年底起就开始试水用户举报制度,“脸书”也于同一时间开始尝试将不实内容用红色警告图标标记为“有争议”,但效果适得其反,反而加深了用户印象,因此于2017年12月宣布停止这一做法。新冠疫情的爆发,再次促使社交媒体公司进一步升级反虚假信息举措,以树立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正面形象。

  事实证明,社交媒体的这些举措确实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比如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特使兼协调员利亚·加布里埃尔5月8日称,据美国国务院研究人员发现,推特上新出现了一个“帮助中国扩大外宣中不实信息扩散的虚假账号网络”。该消息刚一发布,推特公司就迅速予以了否认,称已经对美国国务院前一天向该公司提供的5000多个账号进行了初步审查,发现许多账号属于政府实体、非政府组织和记者,还有一些账户实际上表示了反对中国的立场,并非中国方面操纵的“僵尸号”。美国媒体戏称,没想到推特的否认来得比中国还要快。

  这也不是社交媒体企业第一次对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的说法发出质疑。今年2月,该中心就声称“有证据将新冠病毒的虚假信息与俄罗斯联系起来”,当时“脸书”和推特的高级员工曾公开要求国务院分享所谓“证据”,否则它们将有权把该声明作为“虚假信息”处理。

  随着社交媒体企业的反谣言“组合拳”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用户们逐渐开始期待社交媒体是否最终能摆脱“虚假信息洪流”的恶名,转而成为新冠谣言的“终结者”呢?目前看来,社交媒体虽然有先进的技术加持,但所面临的问题十分复杂,短期内恐怕还难以找到完善的解决方案。

  首先,新冠病毒从去年12月首次被发现距今不过5个月时间,人类对其的了解还非常有限。一方面,关于该病毒的传播途径、有效药物、免疫力持续时间、二次感染的可能性等问题,科学家们至今尚无定论;另一方面,也有不同科学研究出现结论迥异的情况,这更让普通民众无所适从。新冠肺炎研究的“学术空白”和“自相矛盾”,使得对新冠“虚假信息”的判定工作变得格外困难。从被推特打上警告标签的内容来看,目前只有严重违背各国卫生主管部门官方信息的内容会被打上警告标签,而这些内容只占所有新冠虚假信息的很小一部分。

  其次,在干预的范围和尺度上,社交媒体企业采取的仍然是“最小化”的策略。在社交媒体上,错误信息(misinformation)指非故意传播的有误信息;而虚假信息(disinformation)则带有故意传播错误信息的意图。二者虽然出发点有本质区别,但最终都会导致假新闻,都可能对读者造成误导。目前,社交媒体平台主要针对的还是故意的虚假信息,对于和事实有出入的错误信息,基本上仍然处于听之任之的状态。举个例子,欧美多国都已经出现了新冠病毒所引发的儿童罕见炎症综合症,英国已经有一名14岁的少年死亡。但目前推特上类似“新冠病毒对孩子没有影响”、“孩子将幸免于新冠疫情”等推文虽然和事实有所出入,但都没有被平台打上任何标记和提示。同时,即使是明显带有故意意图的虚假信息,只要不会造成“人身伤害”(physical harm),就不会成为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的删帖对象。比如那些声称手机信号塔与新冠疫情之间存在关联的帖子,只要不鼓动浏览者对信号塔发动攻击,推特也未删除。

  第三,即使社交媒体平台在人工智能或者其他用户的帮助下监测到了关于新冠肺炎的虚假信息,能够采取的惩罚和追责措施也非常有限。对于明确的恶意传播虚假信息的帖子,社交平台能做的只有删帖,即使是对于大肆鼓吹“新冠病毒无法靠接触传染,而是靠5G网络传播”的前足球评论员DavidIcke,“脸书”和YouTube能采取的终极措施也仅限于关闭其账号而已,而且他的账号也是最近才被删除的。在删除之前,他的一则指责犹太人罗斯柴尔德家族帮助策划了新冠疫情暴发的视频在YouTube上被浏览了不下3000万次,在YouTube所有新冠病毒相关视频中名列第27位。删号的措施与“5G新冠阴谋论”所导致的30多座英国5G基站遭到人为破坏的后果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更何况,造谣者即使在被删除账号以后,也可以通过更换邮箱或者身份的方式“重出江湖”,在其他社交媒体上申请新的账号继续传播谣言更是轻而易举。追责与造谣成本的严重不对等,将会更加助长某些居心险恶者在社交媒体上肆意散播谣言的气焰。

  图片说明:英国媒体4月4日报道称,“5G技术导致新冠肺炎全球蔓延”的阴谋论,导致英国多处5G信号塔疑似遭人纵火。(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外,社交平台此轮针对新冠谣言的打击行动的长期执行力度如何,其后效还有待观察。比如,虽然推特方面表示,贴警告标签的措施将适用于所有发布误导性新冠消息的用户,包括各国首脑。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建议研究用注射消毒剂的方法来治疗新冠患者”的言论后,推特公司第二天表示,虽然相关话题已经被从“趋势”列表中删除,但特朗普的相关视频片段并不违反其新冠错误信息政策,因此不在删除或警告之列。各社交媒体平台是否会持续给予高级政要们更多的“优待”,对他们所发表各种不实言论持包容态度,还有待进一步的跟踪和观察。

  社交媒体平台的这一系列举措能在多大程度上奏效,还存在不少其他的制约因素:比如部分右翼人士反而把社交媒体的警告标签视为一种荣誉勋章,而非引以为戒;社交媒体平台彼此之间的合作和信息共享还不够充分透明,无法对虚假信息实行协同反击;而且,比起用户个人捏造出来的虚假消息,出自成熟媒体机构的故意错误报道更具威胁性,而且传播范围也要大得多,而社交媒体对此类无视新闻职业道德的媒体毫无约束之力等等。

  对于社交媒体企业来说,如何在保护个人言论自由和保护公共健康安全之间找到平衡,是它们在新冠疫情中面临的最大难题。各社交媒体平台虽然在长期的失信压力之下,已经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在打击虚假信息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在多方限制因素的制约之下,社交媒体距离成为新冠谣言的“终结者”的目标依然长路漫漫,绝非短时可期。

  (作者赵璧为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研究员、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访问学者)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