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随笔杂谈丨“封其心眼 断其诱惑”

2020-4-27 13:44:0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闲书不闲。近读明朝刘元卿的《贤奕编》,其中一则寓言耐人寻味——

  猩猩好酒,猎人便在山下路边摆上美酒,以为诱饵。下山的猩猩们见酒,起先是骂猎人不仁,但终究抵挡不住美酒的诱惑,先是小杯,后又端大碗,越喝越馋,最后忘记了警惕、防范,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猎人便将其捆缚,“无一得免焉,其后来者亦然”。

  在动物世界,猩猩是属于聪明、强悍的一类,它们“骂猎人不仁”,说明已识破猎人的设酒有诈。但“酒”令智昏,原有的心理防线全面崩溃,行为渐趋失控,最后落入陷阱。分析猩猩的悲剧,大致是走过了这么一个轨迹:警觉—智昏—失控。何以故?《醒世恒言》作者冯梦龙一语道破:“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

  其实,“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的现象又何止是猩猩之于美酒?反观近年来曝光的大小贪官,大多是“识得破”而“忍不过”,最终吞下“诱饵”而祸延国家、殃及自身。广西柳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兰树高因受贿获罪后在狱中回顾自己当初贪赃枉法的经过和感受时称:起初有人行贿,他很反感,还骂过行贿人,继而以“下不为例”为借口收下了第一笔贿金。“受贿就好比喝酒,碰上好酒,一杯接一杯,飘飘欲仙地不知道停手。”兰树高对他人行贿反感且骂之,至少说明其当初良知尚未完全泯灭,有所警觉,从“下不为例”地收下第一笔贿金开始,他心理失控,一路下滑,“不知道停手”,以致深陷罪恶泥潭而不能自拔。

  一则闲书里的寓言,一则现实中的实例,何其相似乃尔!猩猩们面对美酒,兰树高面对贿金(巧得很,兰氏也以“酒”喻之),两者的心理嬗变和行为演变极为相类,悲剧的缘由都在于:“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

  “眼里识得破”,没有一点理智是不可能的;而“肚里忍不过”,又反映其逐渐丧失了理智。从理智尚存到完全丧失理智,其中有个转化过程。催化这一过程的因素是什么呢?对猩猩们而言,是酒的诱惑力,而对兰树高而言,则是利的诱惑力。这些诱惑力可以使动物(人也是动物)逐步泯灭其善的一面,随之迅速膨胀其恶的一面。那么,怎样来抵制这些“灿烂的奸夫”(莎士比亚对金钱的比喻)的诱惑力呢?防范措施固然多多,有心理的,有行为的,也有制度的,法律的,等等。这里,我不妨援引一则《清朝野史大观》中的轶事,以资借鉴——

  道光年间,刑部大臣冯志圻酷爱碑帖书画,但到外地巡视,他绝口不谈自己的爱好。一下属知其爱好后,献一宋拓名碑帖,冯原封不动地退还。下属劝他:“何不启封一赏?”冯答:“启封若是真品,将会爱不释手;不启封一赏,权当赝品也。封其心眼,断其诱惑,任尔物多美,色多艳,眼不见心不乱,其奈我何?”

  好一个“封其心眼,断其诱惑”!猩猩们之于美酒、兰树高们之于贿金之所以“肚里忍不过”,缺失的正是这样一种自警、自律。

  上述《贤奕编》里那则寓言结尾处说猩猩们最后是“无一得免焉”,并且还说“其后来者亦然”,有大量的猩猩重蹈覆辙。现实生活中,不察殷鉴、前“腐”后继者不也是屡有所见么?看来,要遏制腐败,除了制度约束、监督外,官员们还亟须切实做到“自重、自省、自警、自律”,而在心理上、行为上的“封其心眼,断其诱惑”不失为一药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