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如何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2020-3-26 10:15:0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才唤 选稿:桑怡

  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指出,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要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那么,如何衔接?如何推动减贫战略和工作体系向乡村振兴战略平稳转型?

  我们要按照总书记指出的“两个有利于”的原则来研究对策,进行政策设计。总书记强调,做好有效衔接,要针对主要矛盾的变化,理清工作思路,运用统筹规划、长短结合、标本兼治的方法机制。总的要有利于激发欠发达地区和农村低收入人口发展的内生动力,有利于实施精准帮扶,促进逐步实现共同富裕。脱贫摘帽后的主要矛盾和任务逐步转化到防止“返贫”“致贫”、稳固脱贫成果、实现乡村长期振兴上来。因此,我们既要统筹政策规划设计,又要协调各部门共同发力;既要注重脱贫摘帽的硬性要求,又要考虑乡村振兴的长期规划;既要治标,更要治本,真正推进实现“以人为中心”的乡村振兴。

  一、脱贫摘帽后乡村面临的突出问题:

  (1)“空巢”带来乡村振兴内生动力严重不足。

  “空巢”是制约乡村发展的突出问题,“人气”不足、人才缺乏是乡村振兴面临的最大“瓶颈”,人才问题也是建设美丽乡村的根本性问题。目前,乡村特别是贫困地区,“空巢”现象很严重。有些贫困县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在外务工。青壮年劳力尤其是80、90后基本外出“打工”,留守乡村的基本是“386160部队”(妇女、儿童、老人)。

  从数据上看,2018年我国农村人口5.6401亿,农民工2.8836亿,占农村总人口的51%。在乡内就地就近就业的本地农民工1.1570亿,到乡外就业的外出农民工1.7266亿。在外出农民工中,进城农民工1.3506亿。在乡内就业的本地农民工仅占农村总人口的20%。另外,2019年贫困人口中到乡外就业的外出农民工有2729万。

  农民工是乡村振兴的内生力量,是“造血”乡村的生力军。然而大量农民外出“打工”导致建设乡村的本土人才严重不足,缺乏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也使得乡村缺乏生活、消费活力,从而影响乡村经济的良性循环发展。长此下去,会严重影响乡村振兴的发展“后劲”。

  (2)“返贫”“致贫”风险依然存在。

  近几年,虽然我国脱贫摘帽后返贫人口逐年减少,但如果不采取切实措施,脱贫人口“返贫”、边缘人口“致贫”的风险依然存在。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根据各地初步摸底,在目前已脱贫人口中,有近200万人存在“返贫”风险,边缘人口中还有近300万人存在“致贫”风险。“返贫”“致贫”的原因很多,有重病、伤残、自然灾害等因素,今年还加上疫情因素;有资金不足、技术缺乏因素;还有被动“要我脱贫”、收入来源单一、政策性收入占比过高等因素。另外,在2019年全国建档立卡贫困户中,有2729万劳动力外出务工,占比三分之二,外出务工收入占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二左右。一旦“失业”,这些家庭可能会重新“返贫”“致贫”,成为脱贫摘帽的一个不确定因素,对于长期的乡村振兴极为不利。

  (3)扶贫资金不合理使用现象严重。

  这几年,政府投入大量财政资金进行扶贫。在运用扶贫资金过程中,除了虚报冒领、挤占挪用、违规招投标、盲目决策导致资金大量浪费、精准扶贫贯彻落实不到位等违法犯罪问题外,还存在许多不合理使用现象,存在不敢用、不会用、胡乱用问题,“为用而用”。比如,本来“户贷企用”的政策设计初衷很好,既解决农业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又让贫困户获得一定收益。但在实践过程中,往往事与愿违。所得资金并没有很好用于乡村振兴中的急难问题。

  二、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对策:

  1.在“引凤还巢”基础上,积极推进脱贫县、乡(镇)“以人为中心”的新型小城镇建设。

  2019年城镇常住人口8.4843亿,占总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60.60%,事实上已提前一年完成《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8-2020)》确立的到今年实现60%城镇化率的目标。从2015年到2019年,我国城镇化率提高的幅度逐渐放缓,提高的百分点分别为1.33、1.25、1.17、1.06、1.02。城镇化从量的发展步入到质的提高的新阶段。

  目前,贫困地区的城镇化率并不高。为巩固脱贫成果、从根本上培育乡村内生发展动力,应以设计新一轮城镇化规划为契机,在充分考虑乡村特别是贫困地区乡村特点、特色的基础上,加快构建已脱贫县、乡(镇)城镇建设框架,逐步推动脱贫县、乡(镇)新型城镇化发展。

  第一,要注重“以人为中心”。贫困县、乡(镇)的城镇化不同于一般的城镇化,也不同于城市化。不能走“拆迁-建房-空置”的老路,应该重心前移,以“乡情”为纽带动员外出务工人员“还巢”,并以“主人翁”的角色积极参与到“家乡”建设中来,让乡村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

  虽然目前有91.8万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干部在贫困村和软弱涣散村担任第一书记或驻村干部,但毕竟这只是暂时、短期的行为。要使乡村获得长足发展,必须要靠具有“乡音乡愁”的“内生”人才。外出务工人员长期在外打拼、见多识广、头脑灵活、经验丰富,又拥有一门或多门技术,有的还具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如果“回流”,他们更加“懂得”乡村、更能扎根乡村。

  第二,从现实看,“引凤还巢”时机成熟。一是,乡村人才“回流”的内因正在形成,乡村正值“引凤还巢”的重要契机。2018年,在乡内就地就近就业的本地农民工1.1570亿,比上年增长0.9%;到乡外就业的外出农民工1.7266亿,比上年增长0.5%。在外出农民工中,进城就业1.3506亿,比上年下降1.5%。这表明农民外出务工的意愿和需求在下降。另外在乡内就业增幅多于在乡外就业,不进城增幅高于进城增幅,说明城市对新生代农民的吸引力也在下降。另外,从年龄结构上看,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已成为进城务工的主力。2018年80后、90后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51.5%,而且比上年提高1.0个百分点。二是,新生代农民工一般都会在户口所在地县城购置房产。事实上,在进城务工人员中,只有极少数在“打工”所在城市买房,但他们尤其是新生代农民工一般都会在户口所在县城买房。这就为外出务工人才回流提供了客观条件和物质基础。因此,在目前外出务工受阻的情况下,应该顺势而为、出台政策,积极吸纳在疫情中表现突出的人才充实乡村建设队伍。

  2.积极发展售卖农畜牧产品的电商产业,切实解决农畜牧产品滞销、卖难问题。

  农畜牧产品“卖难”一直是影响农民增收的突出问题,也是实现乡村振兴的瓶颈问题。应结合外出农民工,特别是80、90后新生代农民工熟悉互联网、计算机并乐于应用的特点,发挥他们“见多识广”和人脉优势,大力发展乡村电商产业、拓展销售渠道。一方面可以“借力发力”,连通乡村经济的“产业链”,搞活乡村生产、生活和消费市场;另一方面让外出农民工逐步找到“回乡”的价值,找回在城里未必能体会到的归属感和荣誉感,从而为实施“引凤还巢”工程铺路。其实,这几年国家出了实招。2018、2019年连续两年共举办十期农业农村电子商务专题培训班,共培训学员1031人。根据跟踪调查,其中466名学员2019年电商经营总额达17.7亿元,带动贫困户6.88万户。应出台相应政策,把外出农民工纳入培训范畴,增长他们的专业技能,吸引他们返乡创业就业。

  3.开展适宜乡村特点的网上教育,缓解贫困地区“上学不便”问题。

  乡村文化振兴的关键在于立德树人,而立德树人的基础是发展乡村教育。乡村教育包括两部分,一是针对留守儿童的义务教育和幼儿教育;二是针对提升农民素质的继续教育和成人教育。另外包括两个层次,一是以促进农业生产为目的的技能教育,二是培育农民文化品位的素质教育。而当前应注重的是留守儿童的义务教育和新型职业农民的技能教育。

  乡村教师缺乏是乡村教育的突出问题。据统计,2018年全国中小学及幼儿乡村教师290多万,约占同学段教师总量1131万的1/4。这个比例在贫困地区更少。因此,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失学、辍学严重。贫困地区教育的另一个突出问题是交通不便,导致许多贫困学生起早贪黑、翻山越岭去上学。为了上幼儿园,云南文山州西畴县一对父女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打着手电上学。这严重阻碍了乡村教育事业的发展,影响了乡村振兴的“后劲”和未来。另一方面,目前深度贫困地区贫困村通宽带比例已经达到98%。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乡村具备了发展适宜乡村特色的网上教育、线上教育的时机和条件。

  在计算机等硬件设备上,一方面动员相关企业捐赠、定点帮扶;另一方面,鼓励城市个人捐赠、“反哺”农村。在城市,特别是大城市,每年企事业和家庭有很多弃用的计算机设备,一方面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另一方面也给回收处理带来了难题。在教育资源上,鼓励相关企业特别是“龙头”网校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开发适宜乡村特色课程,开展免费送“网课”下乡行动。作为线下课堂的补充,网上教育主要解决贫困地区“上学不便”和发挥拓宽视野、增长见识作用。

  4.开展以美丽乡村为背景的网上直播,大力发展乡村“云”旅游业。

  大多数贫困地区自然人文景观和旅游资源富集。除了推进传统“现场”旅游之外,要充分运用“非接触式经济”形态优势,应用网上直播平台,大力发展“云”旅游业。特别是自然条件差、交通不便的“三区三州”更是如此。一方面充分调动外出农民工积极性参与宣传,另一方面动员大型直播平台参与设计,形成与传统旅游互为补充、互相映衬,“两条腿走路”的格局。今年1月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乡村网红青年》节目中描述了两位青年农民——渔民阿烽和山村“鸡司令”尚育康的例子就很有借鉴意义。

  5.加大宣传力度,出台相应政策,打好“引凤还巢”的组合拳。

  中央高度重视乡村人才振兴,多向发力、多措并举解决乡村人才难引进、留不住的问题。《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提出了到2020年要实现“农村对人才吸引力逐步增强”的目标。围绕这个目标,《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提出“要建立健全激励机制,研究制定完善相关政策措施和管理办法,鼓励社会人才投身乡村建设”,并提出要“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引导和支持企业家、党政干部、专家学者、医生教师、规划师、建筑师、律师、技能人才等,通过下乡担任志愿者、投资兴业、行医办学、捐资捐物、法律服务等方式服务乡村振兴事业,允许符合要求的公职人员回乡任职”。《国务院关于促进乡村产业振兴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实施乡村就业创业促进行动,引导农民工、大中专毕业生、退役军人、科技人员等返乡入乡人员和“田秀才”、“土专家”、“乡创客”创新创业。

  另外,去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鼓励引导人才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流动的意见》。《求是》2019年第24期以“仲组轩”的名义、以《让更多人才到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建功立业》的题目发文,从落实《意见》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发挥集聚效应、搭建干事创业平台;完善人才政策、畅通流动渠道;健全帮扶机制、增强发展动力和加强组织保障、确保落地落实等五个方面进行了引才进乡的全面阐述。今年中央1号文件强调要推进人才下乡。指出要“培养更多知农爱农、扎根乡村的人才”“畅通各类人才下乡渠道”,要“抓紧出台推进乡村人才振兴的意见”,继续吹响乡村人才振兴的前进号角。当前,一方面,国家应结合打赢脱贫攻坚战的目标任务,进一步细化措施;另一方面,各地应结合实际、进行制度创新、细化出台地方政策,共同构建国家、省、市、县、乡(镇)、村关于“引凤还巢”的政策框架,促进人才返乡就业创业。

  (作者系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图书馆副馆长,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