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快评丨“婚丧喜庆简约套餐”走出炫耀性消费的认知误区

2020-3-26 09:29: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朝清 选稿:桑怡

  近日,浙江衢州市公示《婚丧喜庆简约套餐》:一桌报价最高1500元,最低600元,所有酒店必须提供简约套餐。(3月25日澎湃新闻)

  在物质生活渐次丰盈的消费社会,红白喜事成为一个社会表现和社会竞争的舞台;这不仅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也加剧了浮躁、炫富等不良社会风气。“婚丧喜庆简约套餐”并不具有强制性,而是一种倡导;它不是一种生硬、直观的震慑模式,而是一种柔软、间接的教化模式,具有良善的初衷。

  举办酒席具有公开性和象征性,成为人们赢得“脸面”的工具。经济市场化和人口流动化,极大地改变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然而,一些人精神家园建设和文明塑造却“慢了一拍”,导致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出现不平衡状态,炫耀性消费就是其中的一种表现。

  1899年,美国经济学家凡勃伦在其著作《有闲阶级论》中,首次提出了“炫耀性消费”这一概念,他认为炫耀性消费是一种“为财富或者权力提供证明、以获得并保持某种尊荣的消费活动”。为了不丢面子、为了挣面子、为了争面子,人们在酒席的档次上加大投入,导致酒席成本、人情往来成本的水涨船高。

  不论是少数“土豪”要通过炫耀性消费来重新赢得社会地位和身份认同,还是跟风、从众,抑或“别人都这样,我们不这样,会丢脸”的囚徒困境,当炫耀性消费成为一种不良的社会风气,许多人都会身不由己、欲罢不能地成为参与者和受害者。炫耀性消费关注的已经不是商品本身的使用价值与实用功能,而是其抽象的符号价值——彰显人的身份、地位和面子,满足人的虚荣心和“高人一等”的成就感和优越感。

  本末倒置的炫耀性消费,通过外在符号来彰显和证明个体的价值,从而导致了人性的异化。炫耀性消费不断刺激着人性中的贪婪和欲望,从而导致炫富、挥霍无度、铺张浪费等畸形的消费现象。炫耀性消费推崇的就是物质主义、消费至上和享乐主义,当这种病态的欲望得不到节制,人就会彻底沦为商品的奴隶,导致个体精神世界的贫乏空虚、人际关系的麻木冷漠、社会的生硬冰冷。

  最低600元最高1500元一桌的“婚丧喜庆简约套餐”,在有些地方的人们看来标准并不低,在经济较为发达地区的人们看来确实算是“简约”了。“婚丧喜庆简约套餐”本质上就是限制消费的符号属性,更加注重酒席上菜品的使用价值和实用功能;毕竟,炫耀性消费没有尽头,是一种冒险的竞赛,炫耀性消费如果不戴上“紧箍咒”,最终没有胜利者。

  “婚丧喜庆简约套餐”并不意味着物质层面上的“缺钱”,而是意味着精神和文化层面上更上一层楼的“从炫富到文明优雅”。当越来越多的人理解、认同并接受这一点,炫耀性消费才会减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