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海外观察丨疫情发酵,党内初选占优的拜登会赢吗?

2020-3-19 08:33: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艺心 选稿:桑怡

  美国本地时间3月17日,在美国民主党一场关键的星期二初选中,拜登高歌猛进,一举拿下佛罗里达州、伊利诺伊州和亚利桑那州三场胜利。照此趋势,拜登会一路过关斩将直至与特朗普对决拿下总统一职吗?这其中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具体而言,有三方面值得关注。

  (一)民主党党内分歧严重,拜登和桑德斯对决依旧激烈

  就拜登方面来讲,其政策主张中规中矩,并积极利用奥巴马挚友、反特朗普等形象稳定了非洲裔美国人、中老年选民(45岁以上)、住在郊区的白人选民和温和派民主党人作为选民基础。而桑德斯则以免费大学教育、全民医保、加大住房保障政策以及在气候变化政策、移民政策和经济政策上的激进立场吸引了年轻选民(18到30岁之间)、拉丁裔美国人、自由激进民主党人和无党派人士的选票。

  尽管民主建制派多位候选人退出初选以求凝聚起来共同抵御桑德斯的崛起,使得拜登在3月份的初选中一路领先,但由于民主党初选制度是比例代表制而非总统大选时的胜者全赢(winners take all),两者的选票差距并不大,民主党初选有极大可能将会进入第二轮,届时主流建制派-温和派与反建制派之间的斗争将会更加焦灼。

  (二)改革后的初选制度有利于拜登胜出

  民主党初选所获的选票主要有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类似于奥巴马、希拉里等这类政界精英所持有的1人1票的“超级代表票”(共771票),另一部分是根据全体选民投票结果按比例分配的普通代表票(共3979票)。回看2016年,正是因为超级代表票超过桑德斯,希拉里最终在初选中胜出、同特朗普角逐总统职位。而从2020年开始,为了使得初选过程更具有“民主性”,超级代表在第一轮投票中不再具有投票权,除非在第一轮初选中无法决出候选人(即获得1991票),超级代表才能行使投票权。

  改革后的初选制度主要有以下两点影响:短期来看,本次民主党内初选首轮无人胜出的可能性较大,超级代表票仍旧是最终决定初选结果的关键。2016年的希拉里获90%的超级代表票,今年若走到第二轮,预计大概率对主流建制派候选人拜登有利。长期来看,因各党派的初选结果都是基于本党派选民意识形态基础上的,改革后的初选制度使得普通选民话语权不断上升,最后往往带来更左倾/右倾的候选人。那么改革后的制度会带来更优秀、更合适的候选人吗?长远来看恐怕并非如此。

  (三)疫情影响持续发酵升级,本届总统大选充满了更多变数

  正如拜登所言,“冠状病毒并不在乎你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本次疫情的持续发酵对两党各有影响。对共和党来说,特朗普第一任期内的美国失业率下降,工资水平也在不断上涨,可以说经济发展是其维持选民基础的最大砝码。可随着对疫情的恐慌在美国不断蔓延,美股经历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10天内4次熔断,金融市场剧烈动荡,特朗普连任经济基础已然不在。疾控中心迟迟拿不出足够试剂盒、白宫前期不断推卸责任的应急反应、第一任期内被大幅削减的公共卫生财政预算、缺乏全民医保从而使低收入群体因恐惧昂贵医疗费而拒绝检查、约有60%选民希望用政府计划取代私人医疗保险等等,特朗普政府对公共卫生事业的疏忽以及其在推特上的不负责任言论被民主党和美国民众大肆抨击。

  可以肯定的是,若疫情及其带来的负面影响无法在11月之前得到稳妥解决,民主党无疑会拥有一个绝好的选举势头。对民主党来说,随着多场大型聚会、电视辩论的取消,选民的参与度和热情必然也会下降,如何在应对疫情不断蔓延的同时展现候选人有能力带动国家度过卫生安全、经济安全难关,保证选民的选举热情才是目前竞选团队的重中之重。

  随着拜登以“稳定”推动民调持续走高,疫情影响下特朗普政府愈发不受欢迎,拜登乘胜追击最终胜出的概率逐渐升高,但2020年大选还存在着极多变数,目前就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