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丨朝鲜防疫:一方“净土”实属不易
东方网 高浩荣
2020年03月15日 08:19

  在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大流行之时,就在我们的身边,至今为止还有一方“净土”:它就是朝鲜——一个在全世界都忙于抗疫之际似乎被人遗忘的地方。

  事实上,世界并没有忘记朝鲜,至少朝鲜的周边国家时刻关注其一举一动。自疫情爆发以来,一些韩国媒体曾多次猜测朝鲜发生了确诊患者,甚至驻韩美军司令罗伯特?艾布拉姆斯近日也称“确信”朝鲜发生了确诊病例,但这些猜测和“确信”都没有得到证实。按照朝鲜媒体至今为止的报道,朝鲜尚未发现确诊病例,世界卫生组织也没有发表过朝鲜有确诊病例的消息。而世卫组织是在平壤设有办事处的。有人怀疑朝鲜可能隐瞒疫情,这似乎没必要,在全世界都被疫情困扰之时,朝鲜即使发生疫情并把它公布于众,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那些比朝鲜发达而疫情严重的国家比比皆是。至今为止,朝鲜仍对新冠肺炎称为“防疫”而不是“抗疫”,大概也是因为还没有发现确诊病例的缘故。

  

  图片说明:这是在朝鲜首都平壤主体思想塔眺望台拍摄的鸟瞰市容图。(来源:新华社记者曾涛摄)

  与其他国家相比,朝鲜的防疫确有其独到之处。

  其一是特立独行。朝鲜的特立独行、我行我素实际就是其一贯强调的“按照我们的方式”行事,也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作主,不容别人置喙。中国宣布武汉“封城”后,朝鲜立即关闭了与中俄的边境。有人把此举与美国切断与中国的来往相提并论。事实并非如此。朝鲜是中国的邻国,两国边境线长达1360多公里,两国关系友好,人员交流特别是边民来往密切,而美国与中国隔着一个太平洋呢。明眼人都知道,美国的举措是隔岸观火,而朝鲜的举措则是为了自保。朝鲜的各方面实力无法与美国相比,除了自保,似无良策。而自保不也是为世界抗疫作贡献嘛!

  其二是闻风而动。朝鲜在1月30日将国家的卫生防疫体系转变为“国家非常防疫体系”,成立了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的“非常防疫指挥部”。朝鲜保健省立即编印了防疫资料下发各地,要求各地坚决贯彻执行,并派遣得力工作人员深入基层督促检查。除了关闭边境外,朝鲜停运了国际列车、停飞了国际航班,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朝鲜原来把隔离期设为15天,后延长至30天。各国驻朝鲜的使领馆人员都在隔离之列。在疫情问题上,朝鲜时时关注着世卫组织和各国抗疫动向,尤其是邻近的中国、韩国、日本、俄罗斯的疫情动向,并在媒体上公布,有时一天的相关报道多达近20条。在此问题上,朝鲜根本不存在“信息闭塞”,反而是“消息灵通”。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说要“先发制人”地防控疫情流入本国,而“消息灵通”为先发制人、闻风而动创造了条件。

  其三是令行禁止。朝鲜在2月29日举行了劳动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主题是讨论防控疫情的对策。金正恩在会上指出,“在国家防疫体系内不允许有任何特殊,各部门、各单位必须无条件地绝对服从并坚决执行中央紧急防疫工作指挥部的指挥和监督”。这是对全党、全国下达的命令。令行禁止、纪律严明、步调一致,是“朝鲜式社会主义”的一大特色。上命下达,不允许有任何阳奉阴违、不允许打折扣。例如,朝鲜把外国入境者定为“高危对象”,把与外国人接触的本国人员定为“次危对象”。据朝鲜媒体报道,朝鲜“非常设中央人民保健指导委员会”向各单位下达指示,要求“次危对象”自接触“高危对象”之日起,必须经过40天居家隔离或单位指定地点隔离,然后通过本人和相关机关确认,并进行健康检查,确认没有新冠肺炎症状后才能解除隔离。隔离人员名单都要上报“指导委员会”,解除隔离当天发给确认书。3月9日,朝鲜媒体报道说东部的江原道2630多名医学观察者解除了隔离,这说明“指导委员会”的指示得到严格执行。

  其四是周到细致。朝鲜实行的“住户担当医生”制,相当于家庭医生。这些医生担负一定居民区的卫生健康工作,及时发现和治疗患者、监督环境清洁卫生。在这次防疫中,“住户担当医生”经常巡视居民区,宣传防疫知识,发现漏洞及时弥补,起到了很大作用。至于如何消毒、如何处理入境货物等等,朝鲜相关部门都有明确规定。与此同时,朝鲜要求人们戴口罩、勤洗手,搞好个人、家庭和居民区卫生。朝鲜中央卫生防疫所官员认为,“在目前没有可用疫苗和药物的情况下,预防是最佳方法”。对于不遵守防疫规定的人,朝鲜媒体给予严厉批评。朝鲜劳动党中央机关报《劳动新闻》3月9日发文说,仍有一些公民不戴口罩并对监督人员无理取闹,还有的单位干部不戴口罩召集会议,敷衍防疫部门的检查,这是“只顾自己和本单位的错误思想方法,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这样的公民和干部看来难逃在每周的“星期六学习”会议上受到“思想斗争”。

  与过去的“非典”、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等疫情相比,朝鲜此次的防疫措施可谓力度空前。朝鲜称之为“超特级防疫措施”。为何如此?因为朝鲜把这次防疫看作是国家、民族和社会主义前途生死攸关的大问题。金正恩说,“这种不可收拾而快速蔓延的传染病一旦流入我国境内,后果将非常严重”。《劳动新闻》曾发表社论说,防止新冠病毒传播入境“不是单纯的业务工作,而是保卫革命、保卫人民生命安全,彰显我国式社会主义形象的重大政治工作”。而朝鲜“至今没有发生新冠病毒感染者。这是党的英明领导、国家迅速采取正确的措施,以及全国人民高度的动员态势,从而使传染病毫无立足之地的结果”。

  朝鲜的防疫力度也与其所处的国际环境有着密切关系。众所周知,由于美国坚持极限施压政策,反对缓解和部分取消对朝制裁,朝鲜经济陷入极其困难的境地。去年底召开的朝鲜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号召发动“正面突破战”以克服前进道路上的困难和难关,并确定“正面突破战”的主要战线为经济领域。这一“正面突破战”实际是在制裁无望解除、朝美对峙长期化的情况下被迫采取的自救措施。现在,“自力自强”是朝鲜上下的行动准则,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经济是全国民众的信念和意志。此次防疫,同样是这种准则和意志的体现。至今为止,人们尚未看到朝鲜要求国际社会援助防疫物资,也未看到国际社会向朝鲜提供援助的消息。从这一意义上说,朝鲜的防疫可谓“孤军奋战”。有报道说,美国国务院2月13日曾对朝鲜“应对新冠肺炎的能力表示担忧”,表示“鼓励美国及国际社会和卫生机构(向朝鲜)提供援助”。韩国也曾表示有意与朝鲜进行防疫合作。对此,朝鲜没有作出任何回应。或许在朝鲜看来,这样的表态不够真心诚意,还可能别有用心。

  朝鲜的防疫仍是现在进行时,其目标是“绝对不让新冠病毒进入我国”。从朝鲜媒体的报道看,朝鲜迄今做到了一方净土,实属不易。现在需要提防的是百密一疏,千万不能功亏一篑。

  

  图片说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来源:新华社)

  还有一点需要提及的是,在中国抗疫最艰难的时候,朝鲜领导人金正恩2月1日向习近平主席致亲署信,代表朝鲜党和人民就中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表示诚挚慰问并提供支持。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1月31日作出决定,向中共中央提供“支援金”。中朝双方都没有提及“支援金”是多少。记得2008年中国汶川大地震时,朝鲜曾提供了10万美元现金支援。此次的“支援金”不管是多是少,情义无价。中国人民不会忘记“雪中送炭”的这份情谊。

  (作者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选稿:郁婷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