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评丨别放过疫情“神预言”背后的“陈国胜”
东方网 黄齐超
2020年02月21日 15:45

  昨日有几个读者不约而同来咨询,有一本《实证化中医基础理论及运用》的书在十年前就预言了此次肺疫的爆发,十分想看此书,请问该书上海图书馆是否有馆藏?上海图书馆工作人员运用多种手段,均没找到“陈国胜”写的这本书。陈国胜有一篇文章发表在《2011年全国天灾预测研讨学术会议论文集》里。文章的题名和书名有一字之差,不过年份和会议名称是能对应得上的,但文中并未涉及任何与疫情预测相关的内容。(2月21日澎湃新闻网)

  有人传言,陈国胜10年前就曾出书预测到了这次新冠疫情。更玄乎的是,他还把疫情爆发和结束的时间精准到了小时——始于2019年12月26日05:00,到2020年3月24日10:00基本解除。

  果真如此吗?上海图书馆较了真,追根求源,要找到这本书。工作人员运用多种搜索手段,可并没有找到这本书,仅查到了陈国胜发表的一篇文章,名为《实证化中医基础理论及运用》,与传言的书名一字之差。好吧,我们姑且认为它就是神预测的源泉。但遗憾的是,整篇文章并未涉及任何与疫情预测相关的内容。

  新冠疫情是随机事件,不可能做到精准预测,所以,所有马后炮式的“预测”都是谣言。这一次,造谣者为了提高谣言的可信度,以陈国胜发表10年前发表的文章为母体,捕风捉影,故弄玄虚,嫁接了一篇“神预测”。不过,上海图书馆工作人员本着负责较真的态度,追根求源,科学求证,让谣言现形于照妖镜下——陈国胜并没有做过疫情的预测。

  社会文明发展到了21世纪,科技已经将迷信鞭笞得遍体鳞伤,居然还有人捏造迷信色彩的“神预测”,理性的网友能一哂而过,“呵呵”了之。迷信式的谣言不足惧,因为它在科学考证面前不堪一击,不过,我们必须警惕造谣者背后的险恶用心。疫情尚未完全遏制,疫情神预测的谣言还能蛊惑一些民众,给抗疫带来非常消极的负面影响。

  目前,医学界还没完全了解新冠病毒,没有找到有效的药物,公众尚存恐惧心理。这个时刻,造谣者吹嘘“神预测”,无疑是放大社会焦虑,趁机推销迷信市场,扰乱战役的秩序,其心可诛。大家知道,一些人在疫情期间不负责地散布关于疫情的谣言,最终被执法机关处罚。在笔者看来,这次疫情“神预测”的造谣者更可恨,他(她)更应受到惩戒,而不能任其在欺骗公众之后,逍遥法外。

  反击谣言不仅是辟谣,不仅是科学求证,还应包括惩戒。到底是谁制造了这个谣言?我们希望执法机关也像上海图书馆那样较真,采取各种科技手段追查,揪出躲在疫情“神预言”背后的那个“陈国胜”,并对其惩处。

选稿:郁婷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