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上海战略新定位

2020-1-24 14:16: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黄仁伟 选稿:王永娟

  盘点2019年国际风云,研判2020年全球局势。2019年12月下旬,东方网东方智库年度论坛暨全年国际形势研讨会在上海举办,来自外交政策、国际政治与经济领域的领导、专家和学者,围绕当下国际形势进行了深入的观点分享和交流。以下是东方智库研究员、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仁伟的精彩发言。

  图片说明:2019年12月下旬,东方智库年度论坛暨全年国际形势研讨会在沪举办(来源:东方网)

  最近一两年的时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实际上已经露出端倪。其核心就是美国和中国在世界上的整体地位发生历史性转变。这个转变过程中,美国总体能力下降,但是仍比中国强大;中国总体能力上升,但是还有很多脆弱之处,还容易受到打击。这两种矛盾现象并存,或者具有两重性趋势,就形成未来20-30年中美关系的阶段性特征,可以叫做“战略相持阶段”。中美贸易战只是这个阶段的一个起点,远远没有全部展示出来。

  世界经济也发生阶段性的变化。从增长性来说,世界经济出现全面下行,处于一个长周期的下行阶段。另一方面,世界经济又出现一个结构性的大变动,就是新工业革命或者新科技革命已经全面展开。高技术在新材料、新能源、新的通讯方式等领域爆发,正在改变世界经济运行规律和人类生活方式。中国处在两个大变化的核心位置上,即中美相互地位变化和世界经济结构变化的交叉点上。这是我们面对最大的一个战略变化。

  在这个历史性变化过程中,上海能为国家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第一点,两大变革对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提出了新任务。过去一年半的中美贸易摩擦和最近刚刚达成的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定,表明中美经贸博弈进入打打谈谈、谈谈打打的新常态。打还会打下去,谈也会谈下去。美国企图根本改变中国结构的目标没有变,中国不能接受美国要求的所谓“结构性改变”,这个底线不能动。过去说中美经贸关系是压舱石,现在中美经贸关系是双方战略博弈的主战场。

  另一方面是WTO改革。首先,美国放弃WTO仲裁机制使WTO有可能陷入瘫痪。其次,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要求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放弃有区别待遇,实际上要取消WTO中发达经济和发展中经济的区别,中国又是首当其冲。世界贸易体系的规则及其运行机制,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很可能进入一个解体和重构过程。世界贸易体系可能面临一个失序的阶段。作为最大的贸易国、最大的出口国,很快要成为最大的进口国,如果面临着一个失序的世界贸易体系,中国将遇到比较艰难的世界市场环境。过去我们借助世贸体系,赢得了世界市场。但是当世贸体系失灵的时候,我们在世界市场中将会处于什么样的位置?2020年上海将基本建成国际贸易中心,但这是在以前世贸体系有序运行下的贸易中心。如果今后世贸体系严重失序,上海这个国际贸易中心的结构和功能、地位和使命,都要重新定义。

  实际上,海上丝绸之路、陆上丝绸之路和长江经济带,这三条主要贸易通道都在上海汇合。你找不到第二个“三通道合一”的枢纽城市!贸易中心和航运中心这两个中心加在一起,确实要重新定位。

  图片说明:上海黄浦江畔景色。(来源:新华社)

  第二点,新产业革命和新物流革命给上海创新发展带来新机遇。在世界范围的贸易格局,长期以来是以美欧市场为中心的贸易格局,将来要逐步改为以欧亚市场为中心的贸易格局。这个格局和“一带一路”是相一致、相配合的。上海要为这样一个新的格局做准备。

  从2019年起,以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为标志,“一带一路”进入一个新阶段。倡议阶段过去了,前5年是倡议阶段,现在进入共建阶段。由倡议到共建,就是由说到做,由宏观地解释“一带一路”到微观地一项一项做成“一带一路”,所以要讲“大写意”到“工笔画”。在倡议阶段就是“大写意”,到了共建阶段就是“工笔画”。

  现在正在兴起的新产业革命,就是5G、人工智能和整个数字经济形成新的虚拟和实体经济结合的产业革命。随着这一产业革命,整个世界的物流体系也发生变化了。日本人最早接触到新的物流革命,他们最早从重化工业转向数字经济。日本现在已经很少使用10万吨到30万吨的巨轮,也不需要大量进口煤、铁等矿产和石化产品。他们主要运输电子产品,一个几克的芯片,就相当于几吨重化产品。高科技的数字经济、电子产品的运输,不再依赖于航海巨轮,它需要高速度、快速地运到目的地,航空运输由此方兴未艾。但是航空运输又有弱点,一个是价格高,非常贵;第二体积又小,不能运输大型设备。航空运输又遭到了瓶颈。航海成本低,但运输太慢,要两三个月才能到全球其他港口。航空运输快,两三天可以到,但是价格高、规格小。取代它的是什么?长距离的火车运输,成本比航空低很多,速度也比航海快得多,而且可以把成套设备都装上。“一带一路”恰恰填补了这两者之间的空缺。我们的“一带一路”就在新的物流革命这个时机出现了。

  新的产业革命和新的物流革命相结合,对上海的贸易中心、物流中心和经济中心提供了新的历史机遇。上海的经济中心是一个老概念,其实就是制造业中心。产业中心和物流中心相结合,上海要根据新的物流革命和新的产业革命来重新定位。上海的优势在于巨大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包括港口群、机场群、产业群,形成一个完整的长三角物流体系。这个体系不只是为长三角服务的,是为全国和世界服务的。长三角一体化主要是产业和物流的一体化。这四个群结合起来,在世界范围内发挥它的功能,就构成了“一带一路”的世界级桥头堡。

  第三点,数字货币使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有了新目标。一个角度就是美国在经贸领域同中国展开博弈的时候,金融领域也面临压力。我们要为此做好准备。目前美国已经对华为取消SWIFT结算资格,对浦发、交行等几个银行也进行金融惩罚。说明金融打击手段已经开始对一些具体企业用上了。

  另一个大的变革就是数字货币,数字货币现在有很多种探索。例如比特币,还有美国的Libra,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数字货币。中国以区块链为基础,已经开始进行数字货币的准备。为什么我们要学习区块链?中国是未来最有条件首先使用数字货币的国家,因为我们的电子商务、电子支付已经非常发达,是全世界用户最多、数量最大的。所以中国的电子商务、电子支付系统可以扩大为全球的电子商务、电子支付系统,然后就是电子货币,就是数字货币。然后和区块链结合,区块链的核心是去中心化,去中心化的方向也就是国际货币系统里的去美元化。这个由区块链和去美元化构成的未来世界货币体系,就是应对美国对中国展开金融战的最好手段!因为去美元化以后,它的SWIFT作为中心结算系统就不灵了。所有的货币对所有的货币都是中心,每个货币对每个货币都可以结算,不需要通过一个中央货币结算。这个没建起来以前,美元系统还是中心货币。一旦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形成了,美国的金融和货币的打击手段就失灵。

  这样一个未来的世界金融体系和货币体系,可能就将很快出现。不是几十年、一百年以后,可能十年、二十年就会出现,但是你要做准备。所以上海的金融中心,要做什么样的金融中心?我们原来的设计完全是以美元为中心的金融中心。有没有设计过美国拒绝我们进入世界结算系统的金融中心?有没有设计过数字货币、区块链体系下的金融中心?没有。所以上海金融中心的战略位置和它的功能要重新计算。

  第四点,技术壁垒凸显上海建设世界级科创中心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以5G为代表的中国高科技崛起,令美国感到空前紧张。美国要往死里打击华为,就是为了保卫美国的军事霸权。美国强调这是生死攸关,哪怕付出所有代价,也要把华为打掉。实际上我们正在赶超、甚至某些已经超过美国的技术,远不止华为这一项。中国在科技各个领域赶超美国,这是新的局面。

  在美国技术断供的条件下,上海要构建世界级科创中心,是五年前没有预料到的。我们尽量争取韩国、日本、以色列其他发达国家和我们保持科技交往,还有俄罗斯甚至于印度、巴西等国家的科技合作。但是核心是自主创新,美国人把我们逼到这一步了。

  第五点,全球网络和数字经济给上海文化大都市建设提出新思考。5G技术使文化传播速度之快超出我们的想象。过去下载一部电影好几个小时,现在10秒钟以内就完成了。现在5G的网上传播速度比4G快100倍以上。上海做数字文化中心的任务非常之艰巨。我们从2010年世博会就开始讲起来,到现在动静不大,也没有出现具有世界级水平的文化产品。建设世界级文创中心,关键是吸收世界级文创人才,首先是集聚国内顶尖高手,上海要迎头赶上。

  总之,国际环境发生深刻而复杂的变化。上海应当义不容辞地为国家战略承担新的角色和使命。为此,我们要赋予上海新一轮高质量发展新的内涵,并且立即启动相关的研究工作。

  (作者为东方智库研究员、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