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大学生失联并非不孝,更要反思“寒门骄子”情结

2020-1-18 10:36: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朝清 选稿:桑怡

  2005年秋天,在一所职业学院上学的苏小宁,称“专升本”成功了,让父亲转给他8400元钱。不久后,他持续失联了15年,其间他曾寄过一封信给父母,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踪迹。近日,在陕西西安一家宾馆内,37岁的苏小宁表示,学业失利后他无颜面对父母,选择了逃避,现在想起来很后悔,对不起双亲。(1月17日《扬子晚报》)

  许多平民家庭省吃俭用甚至借债供孩子读书,就是希望他们能够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大学生失联”不仅意味着梦想落空,还意味着社会关系与伦理关系的脱节与断裂。

  不能清晰地认识自己、担心辜负家人们的期望、害怕熟人社会的“七嘴八舌”,当身份标签的光环逐渐褪色,少数大学生被各种磨难击倒,他们在那堵墙下崩溃、坍塌,逐渐失去了自我。“大学生失联”对社会关系进行人为的切割,对乡愁、亲情等精神诉求与情感需要进行压抑,不仅自己承受着压力与痛苦,也让家人备受煎熬。

  在一个习惯用财富来衡量一段生活好坏的时代里,物质匮乏不仅意味着生活品质的不尽如人意,更意味着精神层面的失落感与挫败感;那些“混得不好”的人们,成为他人眼中的无能者与失败者,承受着形形色色的污名化。当强烈的成功欲望与旺盛的成就动机无法心想事成,“无脸见人”就成为一些人的心魔,宁可与熟人社会网络“失联”,也不愿意回家。

  只在乎结果性评价却忽视过程性评价,只看见少数成功的个案却忽视大多数普通人,社会评价的单一化和片面化,让不少人的欲望不断膨胀,对成功充满执念甚至不惜铤而走险;如果不能出人头地,一些人就选择了匿名隐身,从原有的熟人社会网络中脱嵌,让自己成为一个孤独的鲁滨逊。

  长期以来,在不少老百姓的心目中,都存在着一种“寒门骄子”的情结,渴望寒门子弟通过自己的努力立竿见影地改变命运,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他们先入为主地以为大学生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好工作、拿到高薪,迅速地出人头地,过上让别人嫉妒羡慕恨的好日子。

  实际上,农村大学生进入大学和城市之后,会发现自身在阅历、眼界、见识、能力、性格上的短板,村民们眼中的“寒门骄子”,在大学校园里或许是个普通人甚至表现比较差的大学生,在能力、性格、礼仪等诸多方面存在短板乃至缺陷。找到好工作、拿上高薪的,只是农村大学生的极少数;大多数农村大学生都难以进入名校就读,都干着很普通的工作、拿着很一般的薪水——在高等教育从精英化向大众化、普及化过渡的今天,“知识改变命运”的显显示度下降、周期性增长;现在的大学生,难以像以前的大学生那样迅速地实现“逆袭”,在职场也面临着更加激烈的竞争,更加难以出人头地。

  区域之间、城乡之间教育资源的失衡,让农家子弟进入“好大学”变得日益困难;对于大多数只能就读普通大学甚至大专的农家子弟而言,要在城市里立足和扎根,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市场有市场的规则,城市有城市的生存逻辑。我们固然期望有人能够像郭广昌、刘强东那样衣锦还乡,但这样的“能人”毕竟是少数;那些通过努力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改变个体和家庭生存生态的农村大学生,也同样值得尊敬,也同样实现了“知识改变命运”。

  对父母而言,少一点“寒门骄子”情结,多一点“普通人”的心态,不仅会降低大学生的心理压力,让他们有更多回圜余地,对未来更有信心,也会让自己少一些心理落差,生活得更加知足常乐。对于公众来说,降低对大学生的预期,融入“过程意识”,给他们一个宽松的氛围;对于大学生自身来讲,只要足够努力,只要不懈坚持,还是有机会慢慢把日子过好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