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丨美国政坛风波再起,特朗普陷入双重旋涡
东方网 东方观察
2020年01月08日 08:32

  1月7日,伊朗举国上下哀悼苏莱马尼的悲情达到高潮,100多万民众加入送葬队伍,以表达他们对这位“民族英雄”的不尽哀思,对美国暗杀行径的无比愤怒。

  

  视频截图:特朗普反对伊朗拥核(来源:网易视频)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舆论也是风起云涌,惊涛骇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形容说,特朗普总统陷入了苏莱马尼冲击波和美国国会弹劾风波的双重漩涡之中。

  一方面,美国国内从国会议员、媒体到民众,不断有人对美军斩首伊朗高级军事指挥官苏莱马尼提出批评和质疑。尽管自斩首行动以来,特朗普在多个场合及其推特中,为其下令杀害苏莱马尼竭力辩解,称美国这一果断行动避免了一场战争,让数百名美国人幸免于伊朗的袭击,但舆论却认为这一严重事件事实上已“造成全球余震以及国家安全进程混乱的迹象,正在破坏白宫声称对伊朗的战略性胜利”。

  批评者主要提出两点:一是谁给了特朗普这么大的开战权和生杀大权?以民主党人为主的批评者反复提出,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和美军总司令,按照美国宪法规定确实有其很大权力,但涉及到战争和斩首外国主要军事首脑,必须获得国会相应授权,至少应该事先与国会领导人通个气,但特朗普没有,这不仅造成了美国在全世界的被动挨骂,而且因伊朗举国上下群情激昂,誓言“严厉报复”,而让在美国以及遍布世界各地的美国人和驻外美军缺失了安全感。他们要求特朗普拿出能证明苏莱马尼确实策划了针对美国人的“迫在眉睫”袭击的证据,否则就是滥用职权。

  特拉华州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批评说,“我认为,我们所有人在这个问题上都必须履行宪法义务……确保政府向我们全面通报情况,这一点很重要”。纽约州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说:“我对军事打击越来越感到震惊”,“军事打击是在透明度不足的情况下进行的,没有与国会的协商,也没有下一步的明确计划”。

  CNN报道称,甚至特朗普“有时的高尔夫合作伙伴之—”、肯塔基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也对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表示担忧”。保罗称,“我认为苏莱马尼之死就是(美国的)外交之死。我从这里只看到了军事升级,而没有出路”。虽然这些批评声音不免有党派之争的成分,但也毫无疑问地表明了特朗普的对伊军事强硬政策,特别是暗杀外国高级军事首脑的行径,即使在美国国内也不得人心。

  

  视频截图来源于央视

  1月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发表声明,称“众议院将于本周就有关战争权力的决议进行投票,以限制总统对伊朗的行动”。同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在推特发文,回应特朗普此前声称反击伊朗无需对国会进行法律意义上通报的言论。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在推文中指出,“(特朗普的)推文将提醒人们,根据美国宪法,战争权力属于国会。你(特朗普)应该读一读《战争权力法》。而且你不是独裁者”。

  特朗普亲自下令对苏莱马尼的斩首行动才过去几天,美国舆论就吵得不可开交,府院之争风波再起,历史将会留下什么,恐怕不言而喻。如果伊朗誓言报复从言论变为无数不可控的行动,不断造成谁也无法预料的后果,美国的当政者就更难辞其咎。CNN 报道说,面对伊朗的报复,美国的安全漏洞很多。

  舆论注意到,这两天来,特朗普的高级幕僚正在为总统圆场和开脱。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尔利将军表示,没有理由怀疑苏莱马尼对美国目标进行恐怖袭击的意图。他对记者说:“我看到过这样的话,‘哦,(有关苏莱马尼的)情报太少了’。但我会坚持我所看到的情报,它令人信服,而且当时已经迫在眉睫。”

  

  视屏截图:伊朗领导人谴责美国的军事行动(来源:燃新闻)

  迫于国内外舆论压力,五角大楼似乎在有意识地降低美国进一步军事打击伊朗的调门。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1月6日澄清说,美国不会袭击伊朗的文化遗迹,“我们将遵守武装冲突法”。而在前一天,特朗普表示如果伊朗严厉报复,就不排除袭击伊朗的文化遗址。埃斯珀并非因为是职业军人,懂得战争法而出面降温,而是由于特朗普的那句狂言在国内外激起了太多的抗议和反对声浪,连美国的铁杆盟友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也通过一名助手发表声明,警告美国不要把伊朗的文物遗迹作为攻击目标。国际上战争罪包含什么,政治家们都明白。

  这个世界,无论是什么人,都不能失去理智,更不能疯狂。美国以其极端疯狂,而遭到了国际舆论的同声谴责。连西方世界,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当今世界的真正威胁来自美国特别是美国的当政者。去年底,德国以“谁是当今世界领导人中最大的战争威胁”为主题,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结果表明白宫主人名列榜首,这不能不说是美国的悲哀和世界的悲哀。更悲哀的是这份“恶榜”没公布多久就被验证了。

  对于当前面临的安全形势,美国人比其他国家的人看得更清楚,也想得更害怕。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社评指出,“美国和伊朗之间忽然战鼓雷鸣。伊朗最高安全与情报指挥官在美国空袭巴格达机场的行动中身亡,令该地区对峙的局势急剧升级。德黑兰方面不仅会将此视为一次军事打击,还会将其等同于宣战。美国的盟友们感到不安。中东棋局上的一举一动如今都有可能引发更大范围的冲突”。

  尽管美国官员仍在宣称杀害苏莱马尼之后美国更安全了,但这起事件体现出美国领导人外交政策的决策的典型特征和反复无常的作风,“而毫无严肃战略的影子”。如果说这次行动是出于一项明确的战略,美国的盟友们会感到放心,然而特朗普政府对此事的解释,并没有统一的口径,让盟友们既不满,更不安。“华盛顿的欧洲盟友,正在与特朗普的袭击保持距离”。

  美国舆论指出,“杀害苏莱马尼将军似乎并没有阻止任何事情。否则,为什么(美国)国务院需要建议所有美国人从伊拉克和中东地区迅速撤离?”

  当前这场围绕暗杀苏莱马尼的府院之争和舆论追问,无疑还将持续下去。如果分布在中东和世界各地的苏莱马尼拥戴者四处出动,进行报复,后果更不堪设想。虽然目前看,美伊直接交战的可能性不大,但各种防不胜防的报复恐怕难以避免。

  仇上加仇,冤冤相报,受害的不光是美伊两国人民,还有整个世界。去年的世界经济,已经因为国际局势的动荡、贸易战和多国社会动乱等全面下行,如果美伊冲突不能迅速平息,仅全球石油市场的动荡和价格高涨,就可以把今年的世界经济带入更深的黑暗。

  除了苏莱马尼被斩首带来的巨大冲击波,特朗普还在国内进一步陷入弹劾风波之中。在美国众议院高票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决定后,老谋深算的佩洛西没有急于向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递交弹劾条款,白宫一时以为佩洛西软了怕了,然而最近这几天的情况表明,民主党人不是在休战,而是在设法游说参议院共和党人和与弹劾案有关的证人,设法让他们在参议院审理时出面作证。

  现在,对特朗普而言新的麻烦乃至严峻挑战来了。去年遭特朗普解职的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在拒绝作证一段时间后,近日突然表态说,经过思考,“我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参议院为我的证词发出传票,我准备作证”。

  1月7日CNN评论说,“这一发展对民主党人而言是政治上的推动力,因为它使他们能够辩称共和党拒绝允许证人作证将等于压制真相”。如果任何参议院共和党人反对向包括博尔顿在内的四名关键证人和文件发出传票,国会民主党人将向他们绝对清楚地表明,“他们正在国会掩盖我们”,因为“让总统受到制约本是参议院中最神圣的职责之一”。

  作为昔日特朗普总统最亲密、最坚定的政治盟友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对特朗普尤其是白宫的种种内幕太了解了。也许博尔顿不会像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期望的那样完全反戈一击,站到特朗普的对立面,但作为耶鲁大学法学博士和执业律师,对究竟应该如何作证以及作证的法律严肃性是清清楚楚的。博尔顿即便与特朗普私交最好,也不敢冒作伪证的法律风险。

  

  视频截图:特朗普再次威胁伊朗(来源:央视)

  有美国媒体分析认为,这将是“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华盛顿动荡的又一风波迹象”,尽管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希望阻拦民主党人在弹劾总统问题上的进一步动作,避免美国政坛“陷入《低俗小说》这部续集的中间”,但剧情的演变,并不是美国参议院和白宫所能完全左右的。

  共和党人并不希望博尔顿出面作证,如果实在拦不住,就只能看看博尔顿究竟怎么说。如果事实真相正如特朗普所坚称的那样他清白无辜,而且博尔顿也依然不计前嫌,站在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利益的立场上作证,则将是特朗普的大幸;反之,则等于在国会山的弹劾审理案中扔下一颗势必引起更大震荡的“手榴弹”,伤及更多人。

  美国进入2020大选之年才不到10天,就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这么多风波,而暗杀苏莱马尼又导致美国国内政坛风波与国际风波的交织互震,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特朗普面临的压力和挑战可想而知,可这又怪谁呢?

  已经发生的一切不可能再改变,但若以后的决策和动武依然任性,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则只能自讨苦吃。美国经济的强劲并非万能之药,至少对伊朗数百万数千万“迫不及待”要报仇雪恨的伊朗人毫无作用。

  (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选稿:桑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