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丨印尼重提“纳土纳群岛”释放出哪些信号?
东方网 刘琳
2020年01月07日 16:27

  2019年最后一天,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印尼方面称发现中国船只在纳土纳海域从事非法捕捞活动,已召见中国驻印尼大使表达抗议”一事提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中声明:中国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对南沙群岛有关海域拥有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同时,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中国渔民一直在中国南沙群岛有关海域开展正常的渔业生产活动,合法合理。中国海警船按照自身职责在有关海域开展常态化巡逻管理,维持海上秩序,保护本国人民的正当权益。

  南海地区是中国的“历史性土地”。所谓“历史性土地”,指的是特定土地和特定人民经历了长达数代的相互影响和良性互动。它是我们的智者、英雄和祖先们曾劳作、生活和战斗的地方,并保存着祖先的历史性记忆,从而成为可传承的祖地。中国主张历史性权利建立在坚实的历史基础之上的,合法合理。中国外交部表示,中方愿与印尼方面一道,继续通过双边对话妥善管控分歧,共同维护好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和当前南海和平稳定的大局。

  但是中方的诚意并未得到印尼的积极回应。2020年1月3日,印尼部分内阁成员在雅加达举行联合会议,集体讨论中国渔船和海监船进入纳土纳水域的相关事宜。会后,印尼外交部公开发表4点声明,强调印尼捍卫纳土纳群岛的强硬立场。会议当日,印尼方面即派遣600名士兵,5艘战舰前往事发地点,决定在纳土纳水域举行巡逻警戒。

  印尼为何重提纳土纳群岛,这究竟释放出哪些信号?

  当前,印尼首都雅加达和周边地区遭受自2019年12月31日晚开始的连续强降雨引发的洪涝灾害,罹难人数已攀升至67人。印尼国家抗灾署发言人阿古斯·维博沃在一份声明中说,截至1月6日下午,灾害还造成1人失踪,另有3.6万人居住在临时避难所。由于强降雨引发洪灾、山体滑坡等灾害,雅加达周边的12个县市已陆续宣布进入为期一到两周的紧急状态。在处理水灾问题上,雅京省长阿尼斯与公共工程部长巴苏存在严重分歧,致使救灾工作一度陷入混乱。社会上开始流传本次洪水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的说法,这加剧了民众的恐慌情绪,并引发了多次示威游行。

  

  图片说明:这是2020年1月3日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拍摄的一只被泥水浸泡的玩偶。(来源:新华社发阿贡摄)

  为了能够尽快消解国内的紧张气氛,不排除印尼政府意图引导国内舆情关注“中国渔船和海监船闯入纳土纳海域”一事,并表示出强硬立场,以获取民众的信任。回顾历史可以发现,每当印尼在纳土纳海域权益问题上采取强硬主张时,如2019年曾一次性炸毁30余艘越南渔船,印尼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就会被吸引、调动起来,从而缓解国内问题带给当政集团的政治压力。同样,这次印尼重提纳土纳群岛不无类似考虑。印尼政府的举措很可能是一场政治作秀,一方面安抚饱受洪灾之苦的民众,另一方面,回应反对派的质疑。

  但是印尼会不惜损害中国与印尼两国友好关系来转移国内矛盾吗?这未免成本太高。那么,印尼是否另有经济或政治方面的权衡呢?

  进入新年后,印尼多项政策密集出台,打出贸易调控“组合拳”。自2020年1月1日开始,印尼已经停止所有红土镍矿的出口。经专家预计,由于印尼的断供,镍矿市场将出现10%-15%的缺口。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是印尼红土镍矿的主要买家。同时,自2020年1月1日开始,印尼将大幅调低跨境电商商品进口税起征数额,从75美元下调到3美元,这意味着以后通过电子商务方式出口印尼的商品,如果价值超过3美元就得缴纳进口费用。虽然这次大幅度调整引起印尼电商协会的严重不满,但印尼的解释说,“因为本国商品已经缴纳了税收,如果进口商品没有征税就显得不公平”。而印尼最大的电商商品进口国是中国,有数据显示,2019年印尼通过跨境电商购买的海外包裹数量近5000万件,其中大部分商品来自中国。据悉,此举将严重打击到中国跨境电商在印尼的发展。

  同时,印尼国内舆论呼吁政府限制外国资本在印尼投资钢铁业,以保护国内行业。对此,1月6 日的政府部门会议上就此议题展开讨论,有关方面提议成立专门工作组,以解决国内钢铁行业面临的问题。近年来,印尼的钢铁产业发展势头不错,今年1-9月内,印尼钢铁产品的出口额达到了53.5亿美元(约37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86%。2019年11月6日,印尼明确表示希望中国能够让印尼的钢铁产品以“零费用”的形式对华出口,希望能够进一步扩大对华出口的规模。但是中国市场对印尼产的钢铁有较高的进口门槛,印尼对华“零费用”出口钢铁磋商未果。因而,印尼期望通过收紧钢铁行业的外资准入向中国施压,以达到“零费用”对华出口的目的。

  从上述政策调控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在对华贸易中,印尼正在试图利用经济杠杆试图为自身撬动更多的经济“实惠”。为此,印尼频频出台对华不利政策。那印尼能否如愿呢?

  印尼并不是中国唯一的镍矿供应商,菲律宾同样是我国重要的镍矿进口国之一,就在印尼宣布暂停镍矿出口后,菲律宾相关团体透露2020年菲律宾镍矿生产商会进一步增加产量,以填补市场空缺。2018年菲律宾镍矿对中国的出口量为2818.5万吨,占比高达63%。菲律宾镍业协会表示,中菲合作为菲律宾规划出未来的镍业发展路线图,并为交易和镍矿投资方面的信息共享铺平了道路,这将有力促进当地电动汽车电池的生产。相对菲律宾的积极争取,印尼对华断供镍矿并非明智之举,不但将一个庞大的镍矿交易市场拱手送人,而且并没实现预期效果。

  在利用经济摆钟上,印尼不止这一次“翻车”经历。2019年9月底,印尼突然宣布将总额约60万亿印尼卢比的雅加达-泗水中速铁路修建项目交付给了日本。日方承诺将高铁改为中速铁路的方式可降低造价,但随后因为高昂的基建费用,日本、印尼两国产生了根本性分歧,该项目至今仍处于停滞状态。

  反观之,中国、印尼合作的雅万高铁项目进展顺利。2019年12月19日上午,在雅万高铁1203特大桥370号桥台和369号桥墩上,万隆段首榀箱梁吊装精确安装,这为雅万高铁早日完工进一步奠定坚实的基础。雅万高铁是中印尼战略对接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标志性工程,项目全长142公里,最高设计时速350公里,2018年6月全面开工。建成通车后,雅加达至万隆的时间将由现在的3个多小时缩短至40分钟。有消息称,雅万高铁最快将在2021年就完工,这比此前印尼所预计的时间缩短了整整三年。而这一项目或将让印尼获得东南亚首个“高铁国”的称号。

  

  图片说明:2019年9月30日,在印尼雅万高铁首榀箱梁架设现场,几名印尼嘉宾与“复兴号”动车模型合影。(来源:新华社记者杜宇摄)

  “凡交,近则必相靡以信。”中方始终秉承坚持以信为本,以心相交。但是印尼却频频“反水”。在利益的驱动下,印尼对华断供镍矿,并对中国电商产品课以重税的同时,却要求以“零费用”对华出口钢铁,实在是强人所难。当经济杠杆未能带来预期收益后,印尼开始将经济上的不满情绪扩散至外交领域,以强硬姿态宣誓对纳土纳群岛的主权,妄图独占纳土纳水域的资源开发,希望“以外交促经济”,最终实现自身的利益诉求。

  互惠才能互利。为了追求高利润高回报,印尼过于高估自身实力,完全忽视了两国贸易之间的不对称性,甚至不惜以错失发展良机为代价。

  中国能够影响印尼国内舆情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们的立场,应当让印尼决策高层清楚,以避免引起误读。同时,两国应当继续保持政治解决势头,避免因分歧扩大而致局势恶化失控。而从长远看,中国必须构建应对南海地区微小冲突的长期能力。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选稿:郁婷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