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研究生恶意拖欠学费,板子不能光打在研究生身上

2019-12-14 11:04: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维扬书生 选稿:王永娟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读到硕士研究生至少22岁,读到博士研究生至少25岁。接受了超过十五年的学历教育,一些高校与部分研究生,不仅存在于教与学的关系之中,也陷入了一段“债务纠葛”——高学历本应兼具高素质,研究生却成为“讨债”对象。(12月13日《光明日报》)

  研究生恶意拖欠学费,板子首先该打在研究生身上。

  按照现行研究生教育收费制度,全日制学术学位研究生学费标准,硕士生每生每年不超过8000元,博士生不超过10000元。如果真遇到经济困难,研究生们完全可以求助于奖助政策体系,因为各大高校都有覆盖面很广的奖助学金政策。按照正常逻辑,研究生可以先交上学费,再获得奖助学金,达到“收支相抵”。事实上,恶意拖欠学费的研究生并不是因为缺钱交不起学费,而是主观上根本不想按时交学费,导致“拖欠学费的高校,有的上千万元、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

  恶意拖欠学费,是一种严重的失信行为,这也一个侧面说明当下许多研究生存在德不配位的问题,罔顾契约精神,缺少读书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要知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拖欠的学费迟早都是要还的。高等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研究生接受教育须遵循权利与义务对等原则。老实说,研究生恶意拖欠学费,沦为高校“讨债”对象,不仅是研究生个人的悲哀,也是我国高等教育的悲哀。

  但是,研究生恶意拖欠学费,板子不能光打在研究生身上,所在高校本身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首先,高校缺少催缴学费的牵头部门,也没有构建一套行之有效的沟通管理制度和工作规范。高等院校的财务管理和教学管理是平起平坐的独立部门,研究生入学后到底缴费没缴费,教学部门并不清楚,而《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明确:按规定缴纳学费是学生应尽的义务,未按学校规定缴纳学费的,不予注册学籍。从这个角度说,研究生入学,应该是先缴费后注册,而不是“先上车,后买票”,更不是“只坐车,不买票”。教学管理部门有章不循,财务部门催缴不力,客观上给一些“精致利己主义者”造成了可趁之机。

  其次,研究生恶意拖欠学费,对高校正常运转影响甚微。学生学费收入是高校收入主要来源之一,在一定程度弥补了国家财政拨款的不足。对于一些中等规模高校,特别是地方院校来说,上千万的学费收入会直接影响学校正常运行,而对于财政拨款充足的知名高校来说,学费收入占比小,发挥的作用也不大。学校财务部门之所以对催缴学费并不上心,态度并不严厉,一般只是电话通知,走个形式而已,根本的原因是学校的运转不单单靠学费,更多的是来自国家拨款。说白了,高校财大气粗“不差钱”,没把研究生拖欠学费当回事。

  再次,高校缺乏一整套针对恶意拖欠学费的处罚措施。报道中提到,因为挪用了父母给的学费钱,研一刚开学,文凯就无法按时缴纳学费。一次与学长的聚会上,文凯听到了“可以缓交学费”的说法,“有钱没钱都可以先拖着,学校也不会催。”研究生们之所以一个学一个、一届传一届恶意拖欠学费,就是因为早交迟交一个样,即便拖到毕业再交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麻烦。既不会影响毕业,也不会影响征信,在这种语境下,谁还愿意按时缴费呢?尽管教育部曾多次发出《通知》,明确要求各地高校对已经结束学业并考试合格的高校毕业生,不许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扣押学生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但不少高校还是把毕业证和学位证当作震慑学生按时缴费的“武器”。报道中提到某高校涉及恶意拖欠学费的研究生多达数千人,欠费4000余万元,也就不足为奇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