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失恋博物馆”,只是一场商业和金钱的畸形恋爱

2019-12-10 08:58: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郭元鹏 选稿:郁婷苈

  2019年上半年,宁波天一广场范围内出现了4家失恋博物馆,各自相距不到一公里,还出现了一家涵盖失恋话题的“分手照相馆”。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宁波居然出现了近10家以失恋为主题的商业机构。到了年终,记者再次走访这些失恋博物馆却发现,经营情况可用惨淡来形容。昔日的网红打卡地如今已经倒闭了不少。(12月10日《现代金报》)

  位于宁波东部新城宏泰广场二楼的失恋博物馆,曾经在朋友圈掀起一股热潮,开业之初日流量超越千人次。但现在门口售票处空空荡荡,由于长期无人购票,打理失恋博物馆的团队在11月份已经撤离。在宁波出现的10家失恋博物馆,倒闭的已经不少,目前还有2家苦苦坚持。应该说,失恋博物馆的无人问津、经营惨淡是注定的结局。“上错花轿嫁错郎”当然没有好结果,最终失恋于市场,失恋于理智,是必然。

  首先来说,创办“失恋博物馆”的都想依靠这种方式吸引更多市民光临。其次来说,都是“卖票”属性的,虽然价格不高,终究摆脱不了“赚钱为王”的商业属性。总体而言,“失恋博物馆”就是商业和金钱的一场恋爱,说到底是为了利益而创办的。

  “失恋博物馆”算不上是什么新生事物。世界上第一家“失恋博物馆”是克罗地的“亚萨格勒布博物馆”,诞生于2006年,已经遍布近30个国家和地区。在国内,第一家“恋爱博物馆”出现在北京,而如今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已经出现。但是,“恋爱博物馆”也显然是存在一定问题的。据了解,在全国各地的“恋爱博物馆”展出的“失恋物品”,很多都是没有获得授权的,也就是说展出的“失恋物品”是商家自己想办法收集的,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侵权行为。

  一段爱情故事的演绎,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人的事情。那也就意味着无论是“情书的告白”还是“失恋的纪念”,无论是“开心的回望”还是“苦闷的过去”,都不只属于“情感的一方”。尽管说他们提供的“失恋物品”、“恋爱情书”是授权给了商家的,问题是“情感的一方”有没有这样的权力?

  比如说,一封情书,其是有落款的;比如说,一张照片,其是有“另一方”的。那么,只是“一方允许商家使用”,是不是就是对“另一方”隐私权的侵犯?假如说,一位市民夫妻到“恋爱博物馆”里去转转,恰巧看到了自己丈夫或者妻子的“失恋故事”,是不是也挺尴尬呢?

  只靠售卖情怀和新鲜感的商业模式,根本无法让失恋博物馆在后期的经营中有稳定收入。扎堆跟风经营,只会形成一阵风的网红模式,难以为继也在情理之中。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