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天价救援费”后的未竟之问
东方网 余明辉
2019年12月02日 13:21

  据湖南高速公路官微消息,近日,有网友曝光衡阳境内发生一起高速公路施救、收取“天价”费用事件。目前,经过调查,3名路政人员已被停职。据此前报道,货车司机刘师傅称,他的车辆在湖南衡阳一高速发生故障后,高速救援人员表示其货物需要吊装,吊机老板赶到现场后让刘师傅签个协议,“签字就8万,不签字就20万”。之后,刘师傅的车被修好,吊机没有作业,而吊机师傅向刘师傅索要5.9万元,“说他们在这边等了20个小时”。(新京报12月1日)

  就事论事讲,当地有关方面的反应和处理事情的速度够快,值得肯定。问题是,如此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行为,说其是“天价救援费”都是轻的,本质上与强盗无疑。也正因为如此,就亟需追问这样的“天价救援费”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

  太多的事实和经验告诉我们,垄断或准垄断的道路事故救援服务,才是“天价救援费”频发的根本原因。一方面,一些地方的高速公路运营公司只与特定的少数的几个甚至一个道路救援服务公司等签订道路救援服务协议,允许他们到特定的高速路段等进行道路事故等救援服务,大大限制了高速等道路救援服务公司的市场充分竞争和救援服务价格的(或在政府定价最高限价基础上)有效合理形成。

  另一方面,在道路交通事故等具体的道路救援服务中,一些地方的相关部门只让特定关系的救援服务者进入特定路段提供道路交通服务,进一步狭窄和缩小了道路交通事故等救援服务的市场充分提供,形成特定区域内道路事故等救援事实上的垄断或准垄断经营服务,救援价格彻底失去市场竞争合理形成的条件。

  “天价救援费”的形成,还与道路救援服务价格政策信息的社会充分公示和了解的缺失、不透明,以及相关道路经营者、交警部门、价格部门监督救援提供者合理合法合规收费的不及时到位甚至缺失,也是有着很直接的或多或少的内在联系的。

  根本上讲,道路事故等救援服务垄断或准垄断的形成,与目前相关权力运行的还不够透明,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在一定程度上还存在直接相关;而相关监管部门的监管或服务缺失,则是与权力监督缺少问责、问责不力更是密不可分。而这都凸显的是道路救援服务相关领域权力规范笼子不密不细,存在很大程度上的“牛栏关猫”现象。

  需要指出的是,“天价救援费”的新闻即便是在湖南,也早不再新鲜。2016年11月初,京港澳高速湖南潭耒段曝出“天价救援费”,在处置相关责任人后,湖南省高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在全系统通报“潭耒天价施救”违规行为,并专门下文规范车辆救援制度:完善车辆救援定期电话回访制度,单次服务收费5000元以上的,做到100%回访;当月完成救援服务30台次以内的,做到100%回访。然而让人遗憾和讽刺的是,此次再发生类似事情,湖南有关方面如何解释此前的整改和制度完善,以及制度的常态执行?

  优化环境莫用虚功,落实政策没有止境,追查责任需要有力。目前,全国上下放管服正在进一步深化,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应成为各级各地不遗余力在做的事情。面对此次再发的“天价救援费”事件,湖南等有关面就不应该避重就轻、选择性的止于就事论事处理,而是要深挖细查倒查责任,看深层次问题到底何在,以及上次的整改和制度,到底是一开始就是知乎应付没有落实,还是由于事过茶凉等原因,在随后的日常中没有持续落实等才造成今次事件再发,并严肃处理,用显性的违规成本倒逼优化环境的真落实、强落实。

  

选稿:郁婷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