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永宁坠亡案警示直播平台吸粉要有底线
东方网 左崇年
2019年11月25日 08:54

  极限运动第一人吴永宁攀爬高楼坠亡,其家人以网络侵权责任为由,将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椒直播)诉至法院。11月22日,北京四中院二审宣判,维持一审结果,花椒直播需赔偿吴永宁家人各项损失3万元。(11月24日《新京报》)

  新京报此前报道,曾在浙江横店影视城担任演员的吴永宁,从2017年开始,在被告旗下的花椒直播等平台发布大量徒手攀爬高楼的视频,总浏览量超过3亿人次,拥有上百万粉丝,被称为“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时失手坠亡。北京四中院认为,花椒直播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根据对吴永宁上传的视频是否违反社会公德进行规制。但直播平台却未进行处理,因此其对吴的坠亡存在过错。判处被告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3万元。

  被称为“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吴永宁坠亡,法院认为,花椒直播平台起到了一定的诱导作用。因此承担一定名师赔偿责任,这也是直播平台被判第一案,具有一定警示和标本意义,值得其他直播平台引以为鉴。

  互联网时代,让中国的舆论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科学技术的发展改变了新闻舆论的生成机制和传播机制,带来了一个“人人都有麦克风”,个个都是传播者的时代。网络直播的营运而生,是社会进步的标志,网络直播成为“第361行”这是必然趋势。社会在发展,观念在进步,有需求就有市场,网络直播成为新兴行业应成为不争的事实。

  近年来随着网络直播的兴起,网络直播由此呈现在大众视野之中,并成为网络营销的一种趋势。直播给人带来了更多真实的一面,也给人们在休闲放松时更多选择。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利益的追逐,让网络直播有了更大的市场空间。有人说,“互联网+”下的“荷尔蒙经济”,烧旺了网络直播产业。的确,网络直播的市场需求不小,催生了网络直播产业链。网红为“吸粉”实则就是吸引人气,最终是为了吸金获利。但是由于市场的不规范,网络直播平台的门槛太低,由于利益的驱使,其实不少网络直播平台都充斥着所谓的“劲爆直播”的旁门左道,为了“吸粉”,没有了底线,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已经成为妖魔化倾向。

  吴永宁坠亡案警示直播平台吸粉要有底线。纵观当今那些无底线的网络直播,虽然内容和形式不一,但其目的很明确,就是以猎奇、裸露博取点击率,进而转化为收益。疯狂的直播、不设防的平台,不仅频频出现直播性行为、裸露、飙车的视频,甚至还有用低俗、淫秽的语言挑逗未成年人。这本是一种畸形的营销模式,但在眼球经济下,它却“升华”成了一个受人追捧的社会现象。很多时候,“网红”靠的是旁门左道“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歪门邪道,靠“另类”手段,想“网红”想疯了的不择手段。于是各路妖怪都想利用网络直播分得一杯羹。如今网络直播也是“庙小妖风大,洞前毒蛇多”。

  因此,笔者以为,要让网络直播能这个“第361行”的新兴产业,首先必须尽快通过立法形式,加强对网络主播这一行业的规范化管理,给网络直播立规矩,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而不是让其野蛮生长。要让网络直播长远健康发展,一方面必须依法治网,进行行业规范化管理,实行严格的准入制度,抬高进入门槛,网络平台应做好自律、不打网络色情擦边球,厘清网络直播和网络直播平台的法律责任。一方面加强网络直播的严格监管,对网络直播的妖魔化现象,必须依法严厉打击。网络空间是亿万民众共同的精神家园。我们要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依法上网。

  网络主直播可以有,规范化管理是前提。这块“新疆域”不是“法外之地”,同样要讲法治,同样要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不能为了吸粉而没有规矩,没有底线,诱导他人冒险或者游离监管之外,为了吸粉而什么事都敢做,没有安全底线。同时网民也需要守规矩。全体网民都应该成为社会主义法治的忠实崇尚者、自觉遵守者、坚定捍卫者。牢固树立有权力就有责任、有权利就有义务观念。努力培育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选稿:郁婷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