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职称评审权下放高校,还需综合评价体系跟进

2019-10-22 09:42: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汪昌莲 选稿:桑怡

  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与云南省教育厅近日制定出台了《关于全面下放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的通知》。通知明确将高校教师、自然科学研究、社会科学研究、实验技术等四个系列职称评审权限和高校从省外调入(引进)或军队转业安置到专业技术岗位人员职称资格确认权限,全面下放到云南所有高等学校(共81所,含民办高校),实行职称评审和资格确认结果备案管理。(10月21日新华网)

  将教师职称的评审权下放到高校,表明教育行政部门又向简政放权迈出了关键一步。今后,教育行政部门不再管理高校的微观事务,诸如职称评审等,将赋予高校更多更充分的自主权。再者,从某种意义上讲,将教师职称评审权下放到高校,是职称评审“去行政化”的具体体现。特别是,今后,高校将师德表现作为评聘的首要条件,提高教学业绩在评聘中的比重,彰显了职称评聘“以德为先”。

  在当今高校,教学不如搞科研,搞科研不如写论文,已成为一种潜规则。“学术GDP”不仅主宰着职称评审,而且左右着高等教育的价值取向和利益分配。特别是,在狂热追求“学术GDP”的背后,凸显出的是教学边缘化、学术功利化和高校行政化。可以说,高校“重科研、轻教学”,已成一种潜规则,越是名校表现得越突出,并形成了恶性循环。比如,教师从事教学,只是在挣应得的那份工资;从事学术研究,不仅可以争得巨额的科研资金,而且易出成果,可以获取丰厚的经济回报,并在职称晋升中占主导地位。特别是,带“长”字的教授,均具有双重身份,既是某个科研领域的带头人,又是高校的行政官员,在高校扮演着“赢者通吃”的角色。

  再看高校职称评审。因教学成果短期内无法出数字政绩,而在考核中被弱化、甚至忽略;代之以学术GDP“唱主角”,申请多少项目,发表多少论文,获得多少经费等,成为考核的主要指标。以至于,越来越多的教师变成科研的“打工仔”,越来越脱离教师教学的本位,也脱离了大学育人的本质。更为严重的是,量化的数字指标所带来的焦虑,却可能会使一些教师冒险在数字上造假,甚至剽窃学术论文,不惜恶化高等教育的生态环境。

  可见,将教师职称评审权下放高校,仅是改革第一步。关键是,高校应摒弃对“学术GDP”的盲目崇拜,改进考核方法,建立综合评价体系。比如,学术和教学,只是考核的一个方面,不再具备决定一个教师职称晋升的压倒性重要性。德才兼备是理想的晋升标准,且“德”应在“才”之先。“君子不器”,为师者不必是“学术专家”,但必须厚德载物,授业解惑。特别是,在高校去行政化,已成为教育改革方向的当下,只有让教学的归教学,学术的归学术,行政的归行政,才能让教师回归教书育人和学术研究并重的本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