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叙利亚:枪声并未沉寂,苦难还在延续

2019-10-21 09:28: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郁婷苈

  叙利亚自2011年初爆发“颜色革命”,继而陷入全面内乱以来,这个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原本比较稳定的阿拉伯国家,就再也没有平静过。政局动荡不止,经济全面崩溃,城镇大多被毁,民众流离失所,难民数以百万,死伤不计其数。除了内部各种势力互相倾轧外,更有外部多国势力以各种名义和借口侵入渗透,在叙利亚争夺自己的势力范围,谋取自身利益,导致叙利亚这个国家在遭受着无穷无尽的苦难。

  

  叙利亚的战乱,既像有规律的季风,过一阵刮一阵,又如肆虐的飓风,说来就来,搅得中东地区和国际社会不得安宁。

  10月9日,土耳其军队趁着美军逐步撤离的空隙,在埃尔多尔总统的一声号令下,向长期来由库尔德武装据守、靠近土耳其的叙东北部地区的库尔德武装据点发起猛烈攻击。据最新报道,土耳其的越境军事行动已打死700多名库尔德武装人员,造成了数百名平民伤亡,导致近30万人流离失所。

  尽管安卡拉一直在设法为自己的大规模越境军事行动辩解,但国际社会纷纷予以谴责,要求土耳其立即停火。由于此次行动发生在埃尔多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两人通话后的第三天,且造成库尔德武装帮助囚禁和看管的大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恐怖分子逃脱,美国难辞其咎。不仅国际舆论广泛批评,美国的欧洲和中东盟国严重不满,美国国内共和、民主两党也都对特朗普的叙利亚政策和美军撤离行动大加挞伐,使正处在美国内政外交微妙之际的特朗普里外尴尬。

  特朗普显然不会也不能背这个黑锅。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特朗普迅即转变态度,对土耳其严加“问责和追责”,并转而改扮为调停者的角色,以避免国内外舆论进一步口诛笔伐。

  

  10月17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抵达安卡拉,在与埃尔多安进行了长达5小时的艰苦谈判后,达成了一份土耳其同意在叙境内停火120小时的美土调停协议。根据协议,土耳其暂停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但在叙北部沿土叙边界建立一个纵深约32公里的“安全区”,而库尔德武装和民众则在停火期间从“安全区”全部撤离。作为对土回报,美国将不对土施加新的经济制裁。

  停火几天来,土耳其与库尔德人的军事冲突在大面儿上停止了,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平民都在迅速撤离,但双方不时互相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安卡拉威胁说,如果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人不完全撤离“安全区”,土军将在22日晚上重新开始毁灭性打击。

  安卡拉的强硬并不出人意料。现在距离120小时的停火时间终结已经很快了,但局势看不出有实质性的缓和。如果仅仅是土军与库尔德武装之间的冲突,也许美国还能再次出面调停。现在的问题是叙利亚东北部的局势又增添了新的更加复杂的因素。

  对于完全撤离好不容易才争得并长期据守的叙东北部地区,库尔德武装无疑心有不甘。但土耳其军队人数众多、武器精良、作战经验丰富,失去美军庇护的库尔德武装显然不是土军的对手。为了自保,在土军发起进攻后,库尔德武装迅速与叙利亚政府军达成了和好协议,允许政府军开进原先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叙东北部地区,以共同对付土耳其军队。

  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叙利亚东北部地区,约占叙利亚国土的三分之一,也是目前叙利亚政府军仅剩的大片未收复区,叙利亚军队进驻该地区,一方面属于自己的国土,名正言顺,另一方面也可以趁机让库尔德武装归顺,尽早收复叙利亚全境,因此叙利亚当局和政府军都乐得扮演这一角色。

  

  但土耳其不干了。10月19日,土耳其总统顾问阿克泰表示,支持库尔德武装的美军目前正在撤离该地区,如果叙利亚政府军将保护库尔德武装,土耳其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如果叙利亚政权为了保护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希望进入叙东北部重镇曼比季、艾因阿拉伯和卡梅什利,将被视为对土宣战,等待他们的将是对等回应;如果叙利亚政府军保证,可能给土耳其造成安全威胁的恐怖组织不出现在该地区,那么安卡拉可能改变立场,并评估提出的解决方案以处理该情况。

  但叙利亚政府显然不能容忍和接受土方的这一立场和态度。叙利亚战场的局势又变得更为复杂起来。土耳其的言行,再次证实了安卡拉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真实态度和目的:土方不仅仅要把库尔德人从靠近土耳其的叙东北部赶走驱散,而且决意要把库尔德武装赶尽杀绝。

  这样一来,等于土耳其将与叙利亚政府、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同时为敌,同时作战。倘若没有别的因素,土耳其依仗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可以取胜,但问题是叙利亚政府和政府军有更强大的靠山,那就是俄罗斯。

  俄罗斯是叙利亚的传统盟友,自叙利亚战乱以来,俄罗斯公开站在支持巴沙尔政权一边。如果没有俄罗斯的鼎力支持,叙利亚政府恐怕难以支撑到今天,叙利亚政府军也不可能收复三分之二的国土。如果土耳其与叙利亚政府军为敌,必须考虑俄罗斯这个因素。

  而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一向就比较微妙复杂,两国有矛盾,甚至有冤仇,但土耳其为了制约美国,近年来与俄罗斯的关系在不断改善,特别是土耳其不顾美国和北约一再警告,坚持购买并开始部署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显然,土耳其不想也不敢得罪俄罗斯,而俄罗斯也不愿为了叙利亚政府军和帮助美国的库尔德人,而与土耳其闹僵。俄土关系显得越紧密,美国会越不满,越紧张。

  

  视频截图: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反对土耳其军事行动(来源:央视)

  在目前的叙利亚局势下,舆论普遍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有了更大的调控和制约能力。如果俄罗斯应叙利亚政府的要求出面调停,会比美国的调停更有力度,也更有效,安卡拉将不得不退让。俄罗斯的巧妙之处还在于,俄军早已在叙东北部地区部署了自己的部队,这样既可绝对掌控当地战局,又可在必要时在土军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形成隔离,这对叙利亚政府军无疑是一种保护,对土军则是一种有力的牵制。

  战乱不息的叙利亚早已变成了多国势力的角逐之地。在叙利亚战场上,既有叙利亚政府军、叙反对派武装、库尔德武装,也有“伊斯兰国”武装、美国军队、俄罗斯军队、伊朗军队、土耳其军队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等势力,但土耳其军队一直以来都是主要的参与方。

  尽管土耳其一直在为自己的行动辩护,声称是在帮助解决叙利亚的难民问题,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但外界舆论普遍认为土耳其“醉翁之意不在酒”,安卡拉直接的目标是围剿清除其一直以来的心头之患库尔德武装,长远目标是通过叙利亚战乱进一步渗透叙利亚,并向东延展,围剿清除盘踞在靠近叙利亚东部边境的伊拉克库尔德武装,进而在中东更大的区域重温其复兴奥斯曼帝国的美梦。

  

  视频截图: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来源:好看视频)

  如果说叙利亚政府与境内的库尔德人、库尔德武装有矛盾的话,那么叙利亚与土耳其之间则存在着历史与现实的仇恨。叙利亚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古老文明的国家,远在旧石器时代早期,叙利亚就有了人类生存。叙利亚历史上经历了塞姆文明时期、希腊化时期、阿拉伯时期、奥斯曼时期、法国统治时期,直至1943年才成立自己的政府,1946年才真正获得独立。

  奥斯曼帝国对叙利亚实行了300多年的统治,被叙利亚认为是最残暴的外来统治。奥斯曼政府对叙利亚人民政治上专横压迫,经济上无情掠夺,文化上实行愚民政策。一战时期,奥斯曼帝国军事当局曾强迫叙利亚人充当炮灰,并残酷镇压爱国分子。叙利亚对当年奥斯曼的残暴统治刻骨铭心,属于民族大恨。对土耳其参与叙利亚战乱,叙利亚人看得很清楚,认识更是一致。

  长达8年多的叙利亚战乱,目前依然看不到尽头。外国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把叙利亚越搅越乱。围绕叙利亚问题,国际上一直在调和,但收效不大。

  2015年12月,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旨在推动政治解决叙利亚冲突的2254号决议,决定启动由联合国主导的叙利亚各派正式和谈,和谈地点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万国宫。但这一和谈属于“间接谈判”,有关各方不见面,只能由联合国分别与叙利亚各方举行会谈,然后在各方之间穿梭传话。多轮谈判下来,至今没有在任何一个议题上达成实质性成果。

  

  视频截图:叙利亚人民反对外国势力干涉叙利亚(来源:好看视频)

  此外,还有“阿斯塔纳叙利亚问题和谈”和阿斯塔纳和谈框架下“阿斯塔纳停火担保机制”,担保国为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阿斯塔纳和谈会议迄今已举行了13次,取得了在叙利亚建立4个冲突降级区、实行停火监督和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等进展,但阿斯塔纳机制也暴露出它的不足。

  前不久,阿斯塔纳和谈会议再次举行,9月23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宣布,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就成立叙利亚宪法委员会达成了最终协议。会议决定成立叙利亚宪法委员会,该委员会由150名成员组成,其中50名由叙利亚政府提名,另50名由叙反对派提名,还有50名为民间代表。宪法委员会既可以修改当前宪法,也可以起草一部新宪法。但刚刚散会,作为叙利亚停火机制三大担保国之一的土耳其,就向叙东北部发动了军事打击。

  目前看,特朗普政府正在日益疏远叙利亚。此次虽派出副总统彭斯去安卡拉调停,但其主要目的是为特朗普政府的撤离政策引起国内外舆论哗然而灭火,总体脉络依然是特朗普一再强调的美军撤离叙利亚。但美国国内的各种利益集团、军方以及美国的欧洲和中东盟国,并不希望美国超脱,更不想看到俄罗斯在叙利亚唱主角。善变的特朗普今后会否在多种因素的制约和影响下调整其政策,美军是否会重返叙利亚战场,目前都是未知数。但不管怎样,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已经变得相当弱小,甚至可以说是在主动“被边缘化”。

  

  中国作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对叙利亚局势高度关注,并专门任命了中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使。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主要有四大关切:切实履行停火协议、坚决打击恐怖主义、实施人道主义援助和推进政治解决进程。中方始终认为政治解决是叙利亚问题的唯一现实出路,并为此作出不懈努力。当务之急是要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维护来之不易的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中国的公正负责态度,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赞赏。(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