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特朗普紧急"追责",土耳其自遭孤立

2019-10-16 09:07: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桑怡

  叙利亚东北部地区战云密布,局势持续紧张复杂。一方面,土耳其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继续向叙利亚东北部挺进,试图一举打垮库尔德武装,并乘机插入觊觎已久的叙东北部地区;另一方面,库尔德民众和库尔德武装拼死抵抗,阻击土耳其军队,引入支援力量,联手对付土耳其军事行动。而被困已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则乘机逃窜或作乱。

  

  长达8年的叙利亚战乱,本来就早已沦为了“多国代理人战争”。此次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尔对叙利亚东北部地区悍然发动“和平之泉”军事行动,扬言彻底消灭库尔德武装和“伊斯兰国”,更在中东乃至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特别是与叙利亚问题的利益攸关方,纷纷从自己的需要出发,登台表演、干涉,以竭力维护自己在叙利亚乃至中东地区的利益。

  尽管此次直接出兵攻打库尔德武装的是土耳其,但因为“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发生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尔与美国总统特朗普10月6日通话之后的第三天,特朗普下令从叙东北部地区部分撤军之后,美国不仅脱不了干系,还被国内外舆论普遍指责为“和平之泉”行动的绿灯开启者、驻叙美军盟友库尔德武装的“背叛者”、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放生者”。

  美国国内的批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抨击特朗普的不仅有国会的民主党领导人和大批议员,美国的众多媒体和社会舆论,还有一直坚定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强硬派,甚至美国军方一些人也对特朗普政府的叙利亚政策特别是对库尔德武装的态度,表达了强烈不满和不解。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15日报道说,“超过半数的美国军事和国防官员表示,对于特朗普政府拒绝支持面对土耳其军事袭击的叙利亚库尔德人,美国各方面的军事人员和国防官员都深感沮丧和愤怒。包括部署到叙利亚的(美国军事)人员在内的几名美国军事和国防官员,对特朗普政府在如何处理局势方面表示失望”。

  据CNN报道,一名参与叙利亚行动的美军官员表示,他对自己的国家在对待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力量方面的行动感到“羞愧”,称美国在与“伊斯兰国”的战斗中未能捍卫其曾经的盟友,失去了盟友的信任。另一位美国国防官员表示,“人们担心盟国和潜在合作伙伴今后将不会再信任美国”,“今后还能期待有任何人希望与美国合作吗?”

  巨大的国内政治压力和舆论批评声浪,也许是特朗普始料未及的。特朗普自以为精明高明,竭力奉行所谓的“美国优先”政策与策略,把美军在叙利亚的行动视为一大包袱,多次表示要从叙利亚撤军。他公开称,叙利亚与美国相距7000英里,“在百分之百击败伊斯兰国”后,就应该把在叙美军全部撤走,并质问美国为何要长期在叙利亚驻军,去保护库尔德武装?特朗普称库尔德武装是在为争取他们自己的土地而战斗,“我更愿意关注我们的南部边界,它与美利坚合众国毗邻,并且是美国的一部分”。

  特朗普这些率真的令人吃惊的言论,在美国国内激起了巨大反弹,在国际上遭到欧洲、中东盟友的强烈不满。美国的一些共和党议员严厉谴责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和对土耳其军事行动的“阻止不力”,不仅是“对库尔德人的背叛”,而且是美国在叙利亚和中东地区的一大“战略失误”。

  

  这样的国内外舆论态势,显然对特朗普很不利。强大压力之下,特朗普政府不得不急转弯,从最初的美军方对土耳其进入叙北部展开军事行动“不支持、不参与”,变为要对土耳其进行严厉的“问责”和“追责”。

  当地时间10月14日,特朗普在其个人推特账户上表示,他将签署行政命令,针对“参与了使叙利亚北部局势不稳的军事行动”的土耳其政府官员实施制裁,而且不论其在职还是已经去职。当天,美国宣布制裁土耳其防长和能源部长。

  特朗普还表示,美国将立即停止与土耳其1000亿美元的贸易谈判,并会把对土耳其的输美钢铁产品关税重新调至50%。白宫并警告称,如果土耳其领导人继续坚持走危险和毁灭性的道路,“(美国)将完全准备好彻底摧毁土耳其经济”。特朗普政府同时表示,虽然美国从叙利亚北部撤走了军队,但鉴于目前形势变化,美国将重新在叙利亚部署部队,以监控其局势。

  同日,美国副总统彭斯等出面,表示美国反对土耳其军事行动。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在一份声明中强调,土耳其的单方面行动是不必要和冲动的,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导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成功越狱,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可能因土耳其的军事行动而恢复实力,叙利亚北部人道主义危机爆发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土军还有可能在当地犯下战争罪行,美国与土耳其的双边关系也因此遭到破坏。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要对这些后果负全部责任”。这些话分量很重。

  特朗普政府的这些紧急举措,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国内外舆论,但要通过“问责”安卡拉,来完全撇清与土耳其军事行动的关系,已不大可能。

  

  图片说明:叙利亚政府军资料图(来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库尔德人和库尔德武装,更是对美国的做法满腔怒火。连日来,他们除了不断声讨土耳其和谴责美国的“背叛”外,也迅速调整策略,与叙利亚政府军达成协议,寻求政府军的支持、帮助和保护,共同对抗土耳其。作为交换条件,叙政府军正在将部队调派到长期来由库尔德武装把控的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库尔德武装让这些政府军“不受阻碍地通过了检查站”。

  库尔德人是叙利亚的第二大民族,约占叙利亚全部人口的10%。叙利亚库尔德与叙利亚政府有很深的矛盾,但库尔德媒体人苏来依曼强调说,叙利亚的库尔德人不支持分裂,他们希望的是一个自由和多元民主的国家,强烈要求的是民族自治。

  在外部势力的挑拨利用下,库尔德人在叙利亚内战中长期站到了叙利亚政府的对立面,现在他们看清了美国的真面目,也意识到能保护他们的还是叙利亚政府军,双方的和好将会大大改变叙利亚的战局和政治格局。CNN评论称,此次土耳其出兵围剿库尔德武装,加上美国人的“背叛”,让叙利亚政府和政府军成了最大的赢家,至少目前是这样。美国人今后再要利用库尔德武装,恐怕就难了。而对土耳其来说,其入侵叙利亚并试图占领叙东北部地区的美梦,也必将遭遇更强大的对手。俄罗斯长期来一直都是叙利亚政府和政府军的强力支持者。从这些意义上讲,无论是华盛顿还是安卡拉,此次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私”反被“自私”害。华盛顿转向“问责、追责”土耳其,与叙利亚战局发生重大改变有很大关系。

  

  视频截图:阿盟严厉谴责土耳其军事行动(来源:央视)

  土耳其虽然在军事上占有很强的优势,但目前的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处于绝对的孤立之中。自叙利亚战乱以来,土耳其军队以化解难民危机、打击“伊斯兰国”、帮助叙利亚难民重返等借口,多次越境侵入主权国家叙利亚。但不管其如何辩解,都得不到国际和地区舆论的支持和理解。

  此次入侵行动,土耳其在国际舆论和道义上属于“四面楚歌”。英国、德国和法国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反对土耳其的所谓“和平之泉”军事行动,欧盟、阿盟和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反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中东地区一大批国家反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伊朗呼吁土耳其停止进攻叙利亚。现在特朗普政府为了自保,对土耳其及其领导人严厉“问责、追责”,土耳其的处境将更艰难。

  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不仅造成了叙利亚更多的难民,大量人员伤亡,导致大量被库尔德人囚禁和看管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成员逃离,而且给叙利亚问题造成了新的更大复杂化,对中东局势带来了新的不安定因素。

  安卡拉为什么这么做?原因很多,但归结起来主要是三点:

  一是土耳其的“奥斯曼帝国梦”做得太深,企图乘虚而入,抢夺中东主导权,重现昔日“奥斯曼帝国”的荣耀,扩大土耳其的政治、军事、宗教势力范围。土耳其不仅想成为地区大国,还想成为全球大国,跻身世界经济十强。

  二是土耳其试图通过跨境军事行动,一举歼灭库尔德武装,彻底打压库尔德人,消除长期来的心头之恨和心头之患。

  三是为了转嫁国内政治经济矛盾。目前的土耳其的军事力量虽然在中东地区首屈一指,但土耳其经济比较糟糕,如果特朗普真下手,土耳其经济将遭毁灭性打击。去年夏天土耳其对特朗普的“经济战”已经有所领教,美国稍微做些手脚,土耳其股市、汇市就哀鸿遍野。

  

  实际上,美国对于土耳其脚踩两只船,与美国和北约离心离德、分庭抗礼,并坚持采购俄罗斯S400导弹等“叛逆做法”,早就怀恨在心,现在土耳其被群起而攻之,正好是下手的机会。当然,特朗普虽把话说得很狠,但土耳其毕竟是美国的北约盟友和军事盟国,而且特朗普也明知此次土耳其动手前是与其通过电话的。因此,华盛顿会在多方面掂量掂量后再下手。

  如果失去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和默许,安卡拉的日子将非常不好过。麻烦还在于,土耳其在阿拉伯国家和整个中东地区,并不受待见,其咄咄逼人的强势态度和地区干涉政策,直接影响了对外形象、对外交往和对外经贸合作。加上土耳其不像伊朗等中东国家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土耳其既缺乏战略资源,更缺少先进科技,经济实力不过是个中等国家。有报道称,“阿拉伯之春”以来,土耳其因外交政策失误导致的经济损失,累计已超过1000亿美元。此次“和平之泉”不能如愿,安卡拉的损失将不仅是经济上的。(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