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美朝互释积极信号,“金特会”将再次举行吗?

2019-9-15 10:01:3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邱恒元

  近日从平壤和华盛顿同时传出,美国和朝鲜将在本月底重启工作层面的会谈。

  据朝中社9日报道,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当天表示,朝方愿在9月下旬与美方举行朝美工作磋商。朝方注意到主导对朝磋商的美国高级官员近期多次称,已做好重启朝美工作磋商的准备,朝方有意在9月下旬与美方在双方商定的时间和地点坐下来面谈,讨论相互关切。

图片说明:朝美领导人举行新加坡会晤(来源:新华网)

  美方随即做出积极回应,特朗普表示,这将会非常有趣,双方见面是好事。

  韩联社预测,若朝美重启工作层面的磋商,双方将讨论朝方的无核化措施和美方的相应措施。磋商如能成行,朝美可能在欧洲、板门店、平壤和纽约等地中选定一处会面地点。若工作层面的磋商进展顺利,不排除朝美年内举行首脑会谈的可能性。

  自今年2月底朝美首脑河内会晤以来,朝美和谈实际上处于僵局状态。虽然今年6月底特朗普在出席大阪G20峰会后,“突发奇想”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板门店见面,特朗普由此成为了踏上朝鲜国土的第一位美国总统,双方在板门店匆匆进行了单独会晤和小范围“热烈会谈”,但此次会面的形式大于实质。自此之后美朝关系不仅再次陷入了停顿,而且因为美国与韩国再次宣布并实施联合军演,朝鲜接连发射“不明飞行物”,美国舆论和韩国、日本舆论一片哗然,特朗普政府中的对朝强硬派借机折腾,美朝关系再次陷入了低谷。好在特朗普多次表态,称朝鲜“连续发射”并没有违反承诺和约定,事态才没有扩大。

图片说明:朝美领导人在板门店会面(CNN视频截图)

  但这样的僵持和随时可能再次紧张恶化的状态,显然既不是特朗普愿意看到的和所要谋求的,也不符合平壤的要求和期待。从华盛顿透露出的信息看,面临竞选连任压力的特朗普很想继续推进与朝鲜的和谈并尽快再次举行美朝首脑会晤,以期将美朝关系的突破作为其竞选连任的一大外交政绩,但特朗普遇到了周围对朝鹰派人物的强烈抵制与反对。

  据报道,美朝领导人曾约定在今年8月韩美联合军演结束后,重启无核化工作层面磋商,但在一段时间里双方的磋商并无重启的苗头。朝鲜对美韩继续举行军事演习本来就严重不满,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此期间再次公开发表涉朝强硬言论,则引起了朝方更大的反感。

  朝鲜外务省发言人8月22日通过朝中社官网发表谈话表示,朝方通过对话与谈判和平解决一切问题的立场不变,但对伴随军事威胁的对话不感兴趣。谈话指出,韩美军事威胁削弱朝美对话的动力。

  朝鲜外相李勇浩在次日通过朝中社发表谈话,严词谴责蓬佩奥的言论,斥其为“美国外交的毒草”,并明确表示美国如不放弃反朝态度,继续以制裁抗衡朝鲜,那就是打错了算盘。朝鲜已做好进行对话和对抗的两手准备。李勇浩批评蓬佩奥误导事实,老调重弹,“缺乏理性的思考与合理的判断力”,给朝美谈判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为了表明态度,打破僵局,显示朝鲜对美的“两手准备”,朝鲜继续进行了“不明飞行物”的发射,甚至曾在两周内就进行了四次发射,引起美国和韩国等国的惊慌。

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特朗普与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右)

  在多种因素的推动下,美朝再次接触,商议重启工作层面的磋商,为半岛无核化谈判和再次举行美朝首脑会晤做准备。

  美朝双方均表示愿意在本月底重启工作层面的磋商,意味着陷入僵局的美朝和谈有望重启,对半岛局势的缓和无疑具有积极意义。据透露,此次工作层面的磋商责任重大,主要是拟订第四次“金特会”的协议文本草案。因为有河内“金特会”在最后时刻破裂的教训,双方都会更加谨慎细致。如果协议文本谈不拢,朝美首脑再次会晤就没有可能。目前看,双方能否缩小意见分歧,并取得彼此都能接受的实质性成果仍是一个未知数。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的朝美关系主要症结依然在于双方如何建立互信和合理解决各自的重大关切两大方面。被认为代表朝鲜官方立场的《朝鲜新报》,9月12日以“成功举行朝美工作谈判的大前提”为题发表文章,指出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在今年4月的施政演讲中已经明确强调:“只有写入符合朝美双方的利益、都能接受的公平的内容,才会毫不犹豫地签署”。该报称,朝鲜的外交官们正在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全力以赴,问题的关键是美方准备了怎样的协议草案。

图片说明:CCTV视频截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曾明确警告说,如果朝美首脑会晤又像河内“金特会”一样老调重弹,朝美之间的交易将就此落幕。《朝鲜新报》表示,一旦谈判破裂、对话中断,年内将无法举行首脑会谈,朝鲜就不得不在美国举行总统选举的2020年谋求新的道路,特朗普政府不应错过板门店会晤创造的来之不易的谈判机遇。从中可以看出,朝鲜的态度已经表达得相当明了,就看特朗普政府如何回应了。

  值得指出的是,在朝美表示愿意在本月底重启工作层面磋商的当天,特朗普总统突然宣布,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已被解除职务。博尔顿是朝鲜仇视已久的美国对朝鹰派头目。朝方多次表示,特朗普与金正恩已建立起良好的个人关系,美朝和谈迟迟推进不下去的重要原因是因为特朗普政府中有蓬佩奥和博尔顿两个“搅屎棍”,朝方对博尔顿的抨击甚于对蓬佩奥的谴责,因为博尔顿不仅在特朗普政府中坚决与朝鲜为敌,而且在布什总统执政时期就一直强烈反对朝鲜,朝鲜称当初朝美会谈破裂的主要原因就是博尔顿在从中作梗,博尔顿自己也多次不无得意地承认了这一点。

  今年4月20日,朝中社引述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的话称,在博尔顿的言论里根本看不出美国人说话时通常可见的美国式机敏,也没有一点逻辑性。他的谈话简直愚蠢至极。5月27日,朝中社刊发题为“朝鲜外务省发言人谴责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诡辩”的文章,就博尔顿指责朝鲜进行军事训练一事,称其“惊人地无知”,并表示禁止朝鲜使用弹道技术发射本身是让“朝鲜放弃其自卫权”。

图片说明:电视画面截图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谈美朝关系(来源:深圳卫视)

  尽管博尔顿被解除职务有多种原因,但舆论普遍认为其在对朝关系中顽固不化的鹰派立场和主张,是与特朗普分道扬镳的重要原因之一。摆脱了博尔顿的特朗普总统,在新一轮对朝接触和谈判中将采取何种态度和策略,值得关注。

  有分析认为,博尔顿的离任意味着特朗普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会发生某些变化,其中之一可能是特朗普的外交安全政策将转向更加务实,大概率是从过去一味的“大棒政策”转为“交易政策”,立足于同各方达成更多协议,而非仅仅挥舞大棒,至少在今后的一年多里将主要立足和服务于其竞选连任所需要的外交政绩。

  但也有分析认为,虽然博尔顿走了,但美国政府中的其他鹰派人物还在,而且这位美国总统善变,未来的美国对朝政策以及美朝关系究竟会如何演变,还需拭目以待,不能草率下结论。

  问题的关键在于美朝之间的矛盾很深,积怨已久,这种矛盾和积怨,并非某个美国总统所能改变和化解的。特朗普所能做的,也许只是在短时间内平息朝美紧张关系,在某些方面谋求和解,要真正实现美朝和解,特别是解决朝鲜无核化问题,还需要漫长的过程。朝鲜的首要关切和要求,与特朗普设想的对朝“交易”中的优先事项和诉求,根本划不上等号。

  特朗普所期望的主要是短期效应和轰动效应,他要进一步推动美朝关系的和缓,必然受到美国国内的诸多牵制。而如果不能切实、合理地照顾并解决朝鲜最重视的安全关切,体现出具有战略高度的明智与决断,只是以经济发展为诱惑,试图以此作为主要交易手段,纯属一厢情愿。至于美方之前一再强调的所谓“完全、不可逆、可核查”式的无核化前提和路径,必定再次遭到朝方的断然拒绝。

  自特朗普执政以来,美朝关系经历了多次大起大落,忽而乌云散去,阳光照临;忽而电闪雷鸣,风波迭起。美朝关系的动与静,似乎已经常态化。但事实多次证明,即便是互相怒怼或一方惊动,也未必是美朝关系的真正对立与恶化,而悄无声息的平静往往只是表面,实际是双方在暗中较量与博弈。如果说“静”是一种策略和考验,则“动”是一种计谋与促变。

  从去年6月新加坡峰会以来,美朝首脑已经举行了三次会晤。虽然今年2月的河内会晤不欢而散,但第一次新加坡会晤和今年6月底的板门店“突然会晤”,双方都进行了高调展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如果考虑到美朝交恶70年的历史大背景,应该看到美朝关系在历史的曲折与当今的波动中已经大大前进了一步。对美朝关系过于悲观不符合时代的潮流,也不符合美朝关系的现实,但如果过于乐观,也是一种缺乏冷静的判断。

  目前看,美朝关系的互动将继续推进,再次举行“金特会”的可能性完全存在,但美朝会晤能否真正破冰则另当别论。(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