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英国议会制度弊端很多,约翰逊出路何在?

2019-9-7 09:49: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桑怡

  九月的第一周,英国政坛波诡云谲,惊涛骇浪,让整个大不列颠和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遭受了一场政治灾难。

  图片说明:约翰逊在英国议会为其强硬“脱欧”立场辩护

  发誓要在今年10月31日前让英国不惜代价脱离欧盟的新首相约翰逊,与英国议会内的反对势力进行了一场殊死的政治搏斗,主要反对党工党和自由民主党等在野党联合起来,坚决抵制和反对约翰逊的“无协议硬脱欧”,约翰逊在9月3日和4日的下院三次投票中,接连遭遇惨败。

  约翰逊不仅遭到了英国政界的挞伐、社会舆论的诟病、英国工商界的抨击,就连其领导的保守党内也有一批议员在议会投票的关键时刻反戈一击,站到了在野党阵营。更出人意料的是约翰逊的亲弟弟——英国商业、能源与产业战略部国务大臣乔·约翰逊,因事关“脱欧”的立场不可调和而不惜与约翰逊反目,愤而辞职,“在家庭忠诚和国家利益的抉择中”可谓“大义”凛然。

  这一切,发生在踌躇满志的约翰逊入主唐宁街10号仅仅40来天的时间内,这在英国的政党、政府和议会史上,实属罕见。英国舆论评论说,约翰逊首相已与议会彻底对立并被议会禁锢,议会给任性的约翰逊划定了三条红线:英国不得无协议“硬脱欧”;不得在“硬脱欧”情况下于10月31日如期“脱欧”;不得在完全避免无协议“硬脱欧”的法案经英国上议院通过并获女王御准的情况下,提前大选。

  图片说明: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在议会抨击约翰逊

  约翰逊是英国政坛老手,经验丰富,足智多谋,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显然,约翰逊不愿也不会被英国议会困死,他正在从英国议会体制中寻找有利于其的“漏洞”进行反击,并以所谓的“英国人民”和“英国利益”的名义进行反扑。作为首相,约翰逊毕竟掌握着英国的政权,有大量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可以利用。

  不少评论认为,英国“脱欧”已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政治闹剧,无论是“脱欧”强硬派还是亲欧留欧派,都在利用英国“脱欧”的悬而未决,以谋取自己的最大利益,而撕裂的是英国政治、英国社会,损害的是英国经济和社会的方方面面。

  因为“脱欧”僵持不下,英国上下人心惶惶,股市动荡不定,英镑汇率多次下挫,外来投资大幅减少,民众焦躁不安,很多企业都在消极观望。欧盟、欧盟相关机构和欧盟国家也因英国“脱欧”久拖不决而被反复折腾。欧盟警告称,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将给英国和欧盟都带来巨大的混乱,英国经济将至少每年损失160亿英镑。

  因为“脱欧”失控,英国前首相、保守党前党首卡梅伦在2016年7月被迫辞职;因为“脱欧”陷入僵局,特雷莎·梅在今年6月黯然辞去英国首相和保守党党首职务。卡梅伦本是英国政坛的“闪亮新星”,但他贸然举行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完全失算,内外受压,不得不退出英国政治舞台。

  梅是继撒切尔夫人后的英国第二位女首相,本来属于留欧派,但她出于政治需要,为了迎合保守党内和英国社会的民族主义思潮,转而力主“脱欧”,但又无法摆平党内和议会内的各种势力,眼见英国“脱欧”僵局越陷越深,遭遇各种政治折磨的她被迫辞职,成为英国历史上的短命首相。

  图片说明:特雷莎·梅要求欧盟领导人对英国“脱欧”协议作出让步

  约翰逊曾对特雷莎·梅抨击、嘲笑有加,在把梅逼下台后,自以为能力挽狂澜,战胜英国议会的各种反对势力,并逼迫欧盟让步,带领英国如期“脱欧”。为此他公然以“不脱欧毋宁死”的发誓进行威胁和运作,但在一个多月的左冲右突后,不仅没有进展,反而惹急了代表着英国各种势力的英国议会反对党派,搞得众叛亲离,孤苦伶仃。

  但约翰逊决意一条道走到底,因为他是英国“脱欧”的始作俑者之一,英国“脱欧”公投中的“脱欧”主要煽动者,是英国“脱欧”单干主义的崇尚者、捍卫者。

  有评论认为,正是约翰逊的固执、任性、暴戾、强硬、单边思想和好斗心理与性格特点,把自己逼入了目前的政治绝境。有人发现,已坐到议会后座的特雷莎·梅现在变得一身轻松,在最近的几次议会投票中看到约翰逊遭炮轰,她在窃笑。

  不少议员以及英国媒体的报道说,仅仅过去一个多月,人们就再次回想起了梅,重新开始念她的好,因为梅当初至少没有强硬地坚持英国无协议“脱欧”,并以之要挟议会,而约翰逊则“错判了形势,触犯了众怒”,连一向不大表露党派立场态度的上院议员们,也不支持约翰逊。

  9月6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尔·弗格森在参加意大利的一个论坛期间,对当下的英国政情进行了分析。他认为,约翰逊实际上是在同英国的反对党、反对派议员、英国的亲欧势力和欧盟玩一场“斗鸡游戏”,约翰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要让英国在短时间内强硬“脱欧”几乎不可能,因此他输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图片说明:特雷莎·梅在各种压力下被迫宣布辞职

  在弗格森看来,约翰逊“除了辞职,已无任何出路”。目前的约翰逊所能掌控的保守党议员,在总数600多席的英国议会下院中已处于少数,失去了与在野党较量的资本。约翰逊所能出的一张牌,也许是选择对其有利的时机,强行提前大选,但即便如此,在当下的英国政治氛围和社会舆论环境下,约翰逊要想在大选中翻盘,胜算很小,搞不好会跟此前的特雷莎·梅提前大选一样,让保守党失去更多的议席。

  有评论说,约翰逊很愿意迎合英国的极端民族主义思潮,相信大西洋彼岸政治领导人对他的怂恿,却不愿意耐心地、深入地听听英国社会、民众和企业家们的声音,这不仅会误了英国的大事,也会误了自己政治前途。

  保守党已经因为“脱欧”闹剧而失去了两位党首和首相,如果约翰逊再出意外,不仅将是英国今年内因“脱欧”问题而被迫辞职的第二位首相,折损的第三位党首,也将成为英国历史上的最短命首相之一。

  伦敦曾被称为雾都。英国政坛犹如当年的雾都伦敦,人们对它的认识,往往如雾里看花,真相难辨。如果只看表面,很难理解英国的政治,看不清英国议会政治制度的本质,更无法理解当年的卡梅伦、之后的特雷莎·梅和现在的约翰逊究竟为何总拿英国“脱欧”大做文章,以至自作自受。

  图片说明:约翰逊在G7峰会期间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

  其实,透过英国“脱欧”这场闹剧,可以看到根本问题出在英国的所谓议会民主制度的种种弊端。英国议会政治制度最早可以追溯到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的英国贤人会议和诺曼底时期的大会议。这一制度经过数百年的运作、修改、调整,变得虽有体系,但过于复杂,弊端日见。不可否认,这套制度和体系,在过去和现在有其合乎西方国家与社会的一面,但也日益暴露出其不合理、不合时代潮流和不合逻辑等诸多问题。而英国“脱欧”闹剧和僵局,则显然印证了这方面的问题。

  诸如英国有很多政党,虽然所有的政党表面上都声称代表、维护、争取国家与民众的利益,但实际都是为了自身的狭隘利益。因为彼此之间的利益是矛盾的,甚至是对立的,所以难免经常发生各种冲突。像英国“脱欧”,直至现在,英国议会仍是各说各的理,谁也说不清,更说服不了对方。英国究竟应该还是不应该“脱欧”,无法达成一致。

  卡梅伦当年心血来潮提出“脱欧”,竭力推动“脱欧”公投并设法提前举行公投,并不是因为卡梅伦全面、深入地研究了英国“脱欧”的各种利弊,真正是为了英国的利益而做出的政治和战略决断,而主要是因为看到其他政党利用“脱欧”壮大了势力,他也想乘机为自己和保守党谋取政治利益、赢得更多支持、夺得更多议席,并以此逼迫欧盟做出让步,从而反哺保守党和其本人的政治利益。因为一开始的动机就有严重问题,弄巧成拙也就成了必然结果。

  再如英国的所谓公投决策,看似依靠民意、尊重民意,很民主,但这种形式主义的民主实际具有非常大的问题。英国从1973年加入欧共体和后来的欧盟至今,已经将近半个世纪,突然主动闹“离婚”并坚持要离,里里外外涉及到太多太复杂太具体的问题,在未经长时间深入细致的专业评估的情况下,为了迎合某些社会舆论,抓住时机多赢选票,就仓促、简单、草率地交付公民投票,并进行诱导性宣传,产生的必然是有争议的结果。加上当时参与投票的总人数偏少,投票者地域较为集中、不具广泛代表性,特别是投票者缺乏全面了解和难以准确判断,公投的问题就更大了。

  图片说明:约翰逊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讨论“脱欧”问题

  仅仅依靠这样的公投结果决策并顽固地坚持,试图进一步以民意为借口,不顾其明显的不合理性和缺乏全面公正性,以图保住和扩大选票,英国“脱欧”只能是一场无休止的闹剧,结果谁也不满意。英国全面分化、分裂了,而政治家们则可以一推了之,不负责任。

  还有,英国的议会多党林立,党内有党,党外有派,议员们往往代表的只是本选区支持者的利益,因此不可能以国家利益为重达成共识,更无可能达成跨党派共识。议会内无休止的争吵,其实都是为了党派的利益。不能赢得多数议席的党派和政府处处受制,难以成事,甚至随时有可能在一次“不信任投票”中被赶下台,再次举行劳民伤财的大选。这样的议会只能让广大民众失望反感。

  根据英国“固定任期议会法”的条款,英国首相有权解散议会,提前举行大选,但首相的提议必须获得议会三分之二议员的投票支持,才能启动。从理论上讲,此次约翰逊首相要求提前大选必须走此程序,但在实际操作中他也不是没有别的途径提前大选,必要时可以在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的情况下就可举行,未必非要经三分之二议员的表决通过。约翰逊有其办法,而反对党则有其对策,英国政坛接下来的争斗,必定是一场新的恶斗,而这给英国经济社会和民众带来的将是进一步的伤害。(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