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文在寅大打“东南亚牌”,战略意图很深

2019-9-3 09:29:52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东南 选稿:郁婷苈

  9月1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开启东南亚三国之行,首访泰国,之后将对缅甸和老挝进行国事访问。这是文在寅推进其“新南方政策”的又一重大行动,引起国际和地区舆论的高度关注。

  图片说明:泰国总理巴育会见文在寅

  文在寅出访的三个东盟国家,虽与韩国均有较多关系,但不够密切。此次文在寅出访,是韩国总统时隔7年,分别对泰国进行正式访问和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是韩国总统首次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由此可见,文在寅的此次东盟三国之行非同一般。

  青瓦台发言人高旼廷8月25日在发布文在寅出访的消息时表示,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是韩国政府正在推进的“新南方政策”的核心伙伴,文在寅此访将为韩国与东盟国家合作奠定基础。

  文在寅对泰国的访问,安排得满满当当。作为今年7月泰国新政府成立后首位到访的外国领导人,文在寅受到泰方高规格接待。韩、泰两国领导人不仅重温了当年韩、泰关系的特殊性,更为今后两国关系的“实质性”加速发展进行了顶层设计。

  文在寅9月2日在同泰国总理巴育会谈时表示,泰国是韩国政府积极推进的“新南方政策”的“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韩国的“新南方政策”与泰国的“泰国4.0战略”高度吻合。在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韩泰两国签署了《第四次工业革命谅解备忘录》,商定扩大双方人员往来和信息交流,推动在机器人、生物、未来汽车等新产业领域的合作。

  图片说明:泰国与韩国领导人举行会谈

  文在寅还率领韩国庞大的企业代表团与泰国工商界深度对接,并提议与泰国构建“韩流共同体”,推动文化等领域的深度合作。当然,工商业方面的合作,仅是文在演访泰公开报道的部分,韩、泰两国领导人还就包括半岛局势在内的更重要的国际和地区问题进行了深入交谈。

  舆论注意到,文在寅在访泰时,多次反复表示当年朝鲜战争时,泰国是紧跟美国的第一个亚洲派兵参战国,韩国对泰国“果断决定向韩提供军事援助”念念不忘。文在寅希望泰国作为今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也是“湄公河地区的枢纽国家”,能积极支持定于今年11月在首尔分别举行的韩国与东盟特别峰会和韩国与湄公河流域国家峰会。这两个峰会,是韩国政策策划的“新南方政策”的重头戏。

  据韩国媒体报道,巴育在会谈中表示,韩、泰两国“借韩、美关系之缘走得更近”,两国关系在教育、投资、技术等诸多领域进一步加深,除了人员交流之外,经济合作的潜力巨大。

  对于即将开始的缅甸与老挝之行,韩方也做好了充分准备。韩国庞大的工商企业代表团,将伴随文在寅一起访问这两个“合作潜力巨大”的东盟国家。从中不难看出,文在寅正在把东亚、南亚国家作为其经济、外交战略的主要突破口。

  文在寅2017年5月当选为韩国总统后不久,分别提出了“新南方政策”和“新北方政策”。但所谓的“新南方政策”和“新北方政策”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外界至今比较模糊,仅通过文在寅本人以及韩国政府官员在不同场合的一些透露和解释得以有所了解。据说,文在寅还处于韩国在野党党首时,就提出了这两大新政的战略构想。有分析认为,文在寅的新南北政策雄心勃勃,名义上是旨在提高韩国与东南亚国家和北方国家的经济合作,实际揉进了文在寅深思熟虑的地缘政治、外交和安全战略。

  图片说明:文在寅2017年11月访问印尼

  据2017年11月文在寅在印度尼西亚正式推出其“新南方政策”时解释,该政策主要针对东盟国家,并涵盖印度等南亚国家,韩国希望通过大力开发东南亚市场,在2020年与东盟的贸易总额达到2000亿美元。

  而文在寅的“新北方政策”则有着更深层次的战略考虑,但由于涉及半岛南北关系,青瓦台在描述时随着半岛局势的波动若隐若现。8月15日,文在寅在韩国光复74周年纪念仪式上发表讲话称,韩国的“新北方政策”是开辟通往大陆之路的远大构想。除了中国和俄罗斯之外,韩国还“将把合作范围扩展至中亚和欧洲地区,并通过东北亚铁路共同体奠定多边合作、多边安保的基础”。

  文在寅为期5年的总统任期,即将进入下半场。文在寅决意要在其任期内全力推进新南北政策,并朝两个方向同时发力。毋庸置疑,文在寅的首要着力点在于推进“新北方政策”。为此,韩国一方面寻求与朝鲜改善关系,同时大力推进与俄罗斯等国的关系。

  文在寅出任总统后,打破了历届韩国总统先访美国、再访日本的惯例,在访问华盛顿后,第二站去了俄罗斯,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参加俄罗斯举办的第三届东方经济论坛,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普京在会晤后的记者会上称,“会谈内容丰富且有建设性。双方详细讨论了双边关系情况和前景、重大地区和国际问题”。

  图片说明:文在寅与印尼总统在雨中共植友谊树

  近年来,韩国一直在积极主动地推进与俄罗斯的关系,韩方强调普京所推进的“新东方政策”和韩国的“新北方政策”有相似之处,韩国是俄罗斯开发远东地区的最佳合作伙伴,韩、俄关系中不存在阻碍合作的因素,相信俄罗斯携手韩国积极开展合作,能将远东地区打造为推动地区繁荣与和平的前沿。俄罗斯对于俄、韩两国关系也相当重视。

  图片说明:韩、朝领导人亲切会面

  但受制于半岛局势的动荡不定,文在寅的“新北方政策”推进并不顺利。韩国深知,要推进这一政策必须首先改善半岛南北关系,但韩国又始终与美国保持着十分紧密的战略同盟关系。朝、韩关系在2018年曾出现了戏剧性的和缓,但近来因美朝和谈陷入僵局、美韩联合军事演习和韩国大量采购美国F—35A先进战机等原因,又跌回了低谷。

  文在寅在今年的光复节演讲中提出,“连接韩朝铁路和公路,是韩国为实现东北亚和平与繁荣迈出的第一步。若韩朝实现陆、海、空全方位互联互通,打通物流动脉,恢复人员往来,半岛将变成连接亚欧大陆、太平洋、东盟以及印度洋的重要关口”。

  但文在寅提出的南北关系主张和“和平经济”等口号,随即遭到了朝鲜的猛烈抨击,平壤称其光复节的演讲是在哗众取宠,“一派胡言”。半岛南北关系没有实质性改善,文在寅的“新北方政策”只能暂时搁浅。

    对于半岛局势的复杂多变性,青瓦台无疑是清楚的,因此韩国在推进两大新政时,一直在采取保底和机动的做法:并行推进,以南促进。在向北推进不利时,就把重点转向“新南方政策”。

  文在寅上任以来,对东南亚和南亚国家表现出特别重视。2017年11月,文在寅先后访问了印尼、越南、菲律宾三国,并借机正式推出其“新南方政策”,以此加强与这三个东南亚国家的关系。

  2018年3月,文在寅对越南进行了首次国事访问,大力推进韩、越战略合作和经贸关系。韩国已成为越南的重要伙伴,是越南的第一大投资来源国、第二大官方发展援助提供国(仅次于日本)和第二大旅游和贸易伙伴(仅次于中国)。包括三星、现代、LG、 POSCO、SK、乐天、Kumho-Asiana等在内的韩国大型企业集团,纷纷赴越投资,越南已成为韩国第四大境外投资目的地。2017年,韩、越双边贸易额达到615亿美元,同比增长41.29%。

  最近一年多来,韩、越经贸合作再上新台阶。韩国大中小型企业对越南基础设施、高技术、可再生能源等领域进行投资,韩国还利用其高科技和先进制造业等优势,为越南企业参与韩国全球供应链和生产链提供机会。双方表示,要力争在2020年将双边贸易额提升到1000亿美元。

  2018年7月,文在寅还访问了印度和新加坡,以大力发展国际、地区合作和经贸关系。有评论指出,韩国认识到了东盟国家的战略价值,文在寅在推进“新南方政策”上不遗余力,试图在尽可能获取经济利益的同时,在外交上积极展示自己,扩大其在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

  此次文在寅出访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既是其“新南方政策”的推进,也有更深刻复杂的背景及现实与长远的战略考量。通过拉近与东盟国家和南亚国家的关系,谋求经济利益最大化是其主要目的。

  视频截图:文在寅发表韩国光复节演讲

  文在寅在光复节演讲中称,韩国经过74年奋斗,已经成为世界第六大制造强国和第六大出口强国,具备了强有力的经济实力。从地缘政治角度看,韩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被四大强国包围环绕的国家。“当我们的力量渺小时,无论在陆地还是在海洋都被排挤在边缘”,但“只要我们拥有力量,就能成为连接大陆和海洋、引导东北亚和平与繁荣的领导国家”,韩国“应把地缘政治上的劣势转化为优势,并制定明确的目标,主动开辟未来,而不是被外力所左右”。

  应对日本对韩“限贸”措施带来的严重冲击,开辟新市场、拓展新空间是文在寅政府的急迫需要。韩国在高科技研发和生产实力上弱于日本,在半导体生产上严重受制于日本的原材料供应,日本的“限贸”并将韩国踢出出口管制“白色清单”,让韩国的核心出口产品生产陷入困境,加上国际大环境,韩国最近八个月来的出口严重下滑,其中占韩国出口三成的电子产品出口下滑逾30%,导致韩国经济持续不振。这对明年面临国会选举的文在寅来说,很是不利。韩国一方面提出“脱日自强”,另一方面利用其技术和产业链优势,扩大国际和地区市场,东南亚和南亚国家成了文在寅的首选,开辟湄公河流域国家市场则是其长远考虑。

  当然,韩国还希望通过经贸、科技等合作,拉近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在东南亚地区推动“韩流”,并以此反哺其地缘政治目的。韩国最近多次表示,尽管抵制和反抗日本没商量,但韩国与美国的战略同盟关系不受影响。韩国大打“东南亚牌”,仅仅是青瓦台的主意和谋略,还是出于更深的背景与战略配合?此中深意,值得关注。(本文作者为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资深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