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日本“限贸”有松动,韩国能否冲出困境?

2019-8-9 08:27: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桑怡

  最近一个多月来,韩国与日本着实较量了一番,不仅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关注,也震动了东北亚的安全稳定局势。美国也被卷入其中,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得从中调解,毕竟韩国和日本都是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小兄弟”。

  图片说明:韩国总统文在寅召集紧急会议研究对策

  韩国把日本以“国家为名”对韩实施的出口限制措施称之为“限贸”。日本起先是严格限制三种半导体材料对韩国的出口,后来干脆将韩国从日本的出口管制“白色清单”中移除。

  韩国大惊失色,政府严词抗议、反复交涉,民众不断走上街头,举行各种抗议示威。韩国还威胁要在独岛(日本称竹岛)附近举行大规模的海上军事演习。韩日领导人和外长等高级官员,在国际场合见面一脸怒相、不欢而散,韩日关系降到“冰点”。这一幕虽然没有完全过去,但这两天互怼的气氛似有缓和。

  先是有韩日媒体传出,日本的“限贸”有所松动,之后韩国总理李洛渊于8月7日证实,从7月开始对制造储存芯片和显示器的三种化学制品实施严格限制以来,日本确已首次批准向韩国出口一种高科技材料——EUV光致抗蚀剂。

  据称,这种材料对于韩国主要的出口企业三星的先进代工芯片生产至关重要,韩国一直在寻找替代品,但无法落实。

  据来自首尔的消息说,李洛渊在韩国政府会议上表示,韩国“正在加紧外交方面的努力,让日本收回其经济打击措施”。韩国是否一厢情愿,另当别论,但日本的“限贸”有所松动,至少三星等企业代工出口的无米之炊窘境得以暂时缓解。

  作为回应,韩国决定暂不举行海上军事演习。

  日本为何对韩“限贸”有所松手?外人很难了解实情。难道是韩国民众走上街头,高喊反日口号、烧毁日本国旗,抵制日货和赴日游迫使的?显然不是,这些对日本来说,几乎不起作用,远隔日本海的东京政府,看得见也看不见。分析人士认为,促使日本缓和态度的,除了韩国政府的交涉和以牙还牙的威胁以外,恐怕主要还是美国在日韩两个盟友间做了调解工作。

  毋庸置疑,华盛顿有自己的立场和判断,虽一直称会保持公正中立,但不少报道认为其偏好和倾向多少是有的,当然还要看这两个“小兄弟”对美国的巴结和上供是多少。华盛顿在别处说话也许不大灵,但对首尔和东京说句话还是管用的,因为在东北亚和朝鲜半岛特殊的地缘政治和军事安全情势下,韩日都离不开美国和美军。

  图片说明: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

  同样,美国也离不开韩日两国的地缘政治、半岛战略的配合。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最近美国在宣布废除《中导条约》后,正在亚洲谋求推进新型导弹的部署。在此大背景下,美国不希望韩日两个盟友继续“窝里斗”,以免坏了美国的大事。

  但韩日两国积怨已久,矛盾很深。韩国对日本既有民族大恨,也有现实不满。而日本坚持认为,两国早在上世纪60年代建交的1965年以及2015年的两个协定中,已经解决了“慰安妇”和强征劳工等历史遗留问题,并支付了数亿美元的赔偿金,韩国不能再闹。

  但问题哪有这么简单。日韩的矛盾、分歧和争端,仍将长期存在。一时的松动与缓和不过是暂时的,说不定什么时候,矛盾和纷争又会爆发。另外,目前日本也只是对韩“限贸”放开了其中一种材料的出口管制,距离韩方要求还差得远。即便这种材料的“限贸”放宽,也是有条件和其它因素的。韩国要让日本恢复进入出口管制的“白色清单”,决非易事,而只要还在“白色清单”之外,韩国从日本的半导体原材料进口等,仍然会受到各种严格的限制。

  当前韩国的经济和产业结构,决定了韩国对日本的严重依赖。韩国的经济发展,有目共睹,韩国从“亚洲四小龙”跃升为了世界经济的“金丝鸟”。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韩国经过不断调整,进入了世界经济的先进行列。但韩国国土面积小,资源禀赋差,不少新兴的战略性产业的资源属于稀缺。

  图片说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谈日韩贸易之争

  韩国的钢铁、石化、造船、汽车等传统强势产业,依然在亚洲乃至世界上保持着一定的优势,但在整个世界经济和科技产业革命的浪潮冲击下,这些传统强势产业的优势日渐衰退,新兴的电子产业已成为韩国经济特别是韩国外贸出口的支柱性产业,而半导体产品尤其是存储芯片是韩国的强项。

  早在1992年,韩国公司就控制了世界上12.1%的记忆芯片市场。三星电子,早已成为世界第五大DRAM生产商,并在1兆位和4兆位的DRAM生产方面世界领先。1995年,韩国电子产品出口额达到436亿美元,占到韩国出口总额的35%。

  2006年,电子产品成为韩国最大宗出口商品,出口额达到1157亿元。

  视频截图:韩国电子产业园区

  最近10多年来,韩国电子工业借助经济全球化和产业链的调整,加快了国际化的步伐,陆续在欧美、东亚投资建设厂。韩国的电子工业,主要分布在以首尔为中心的首都圈、龟尾电子工业团地和釜山地区。韩国已是世界电子工业的强国,不断向世界芯片制造产业和技术高峰攀登。

  但韩国的电子产业特别是芯片产业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即本身严重缺乏半导体原材料,比如日本对韩采取出口管制的3种产品中,常用于生产芯片的光致抗蚀剂基本上都要靠从日本进口,如果日本断供,不仅韩国的电子产品产业严重受打击,而且还会直接阻碍三星在加工制造高端芯片领域追赶其国际竞争对手。

  韩国的出口额一度占到GDP的50%以上,近年来有所下降,但据报道目前仍约占韩国GDP的45%。出口上不去,韩国经济就不景气。这一年多来,受世界经济大环境特别是受美国接连发起贸易战的严重影响,韩国出口接连呈现下行趋势,到今年6月已出现了连续7个月的“7连跌”,其主打电子产品尤其是芯片的出口被严重拖累,与5月相比跌幅高达25.5%。而2018年韩国出口产品中,半导体占了21%,达1267亿美元。

  韩国开发研究院(KDI)8月7日发布的《KDI经济动向》显示,韩国已连续第5个月出现经济现状低迷不振。该研究院在去年11月的报告中,对韩国经济现状给出“放缓”的总体评价,但今年4月以来改用了“不振”。

  视频截图:文在寅总统强调韩国必须加强核心高科技自主开发

  上月,韩国开发研究院(KDI)面向18名经济专家,就韩国经济前景进行调查。18名专家大多预测,今年韩国全年出口将同比减少6.8%,降幅大于今年4月提出的预期2.9%。韩国经济在投资和出口两个方面,均出现萎缩,其中半导体的出口出现锐减。

  韩国开发研究院(KDI)虽不愿称韩国经济在恶化,但经济专家对今年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预期进一步调低,均值约为2%,比4月预期的2.2%又下降了0.2个百分点。对明年的预期也很不乐观。如果日本继续“限贸”,世界经济和贸易继续不景气甚至恶化,则明年韩国的经济会比今年的增长率更低。这是文在寅政府当前面临的棘手问题。

  因此,从主观上讲,文在寅政府也希望与日本改善关系。面对韩国一些人过激的民族主义倾向和行为,文在寅甘冒韩国社会舆论的批评,仍亲自出面阻止,力主外交解决。作为总统,文在寅必须考虑韩国国家经济和社会稳定的大局。

  韩国经济,包括先进的电子产业的另一个致命弱点,是没有自己的完整产业链和核心技术开发,属于断链和缺顶类型。日本的“限贸”,让韩国深深感到了疼痛,也发誓要补上短板,但面对当前严峻形势和竞争态势,韩国舆论认为必须假以时日、卧薪尝胆,才可能在数年后补上,短期内肯定做不到。

  从首尔透露出的信息看,最近一个多月来,文在寅正在两面发力,一方面向美国喊话,与日本交涉,力争破解日本的“限贸”措施。另一方面召集各种对策会议,集中研究韩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和核心高科技的研发。

视频截图:文在寅总统(左)到韩国企业视察

  据韩联社报道,文在寅8月7日下午亲赴京畿道金浦市一家精密控制减速机生产企业视察,鼓励企业提升国产零部件的竞争力。这是日本对韩国采取经济报复措施以来,文在寅首次走访企业。

  针对日本“限贸”,文在寅此前提出了集中力量发展国产零部件、材料、设备等产业的构想,期待以此提高国内产业竞争力,改善经济结构缺陷,化危为机。

  文在寅在与金浦市这家公司职员座谈时表示,对于具备较强技术实力的小企业来说,此次日本“限贸”反而是韩国发展的良机,希望企业能与政府共同努力,赶超日本。

  文在寅同时认为,韩国企业不要妄自菲薄,要看到自己的长处和优势。文在寅说,他所视察的这家企业所生产的减速机产品,就有很大优势,但目前的产业链有问题,其中一些零部件虽不在日本规定的战略物资之列,而其核心零部件轴承却属于日本“限贸”的战略物资。目前为止,基本上要依靠从日本进口的“机器人用精密减速机”技术来支撑,而这一技术其实最早却是由这家企业研发的。

  图片说明:美日韩三国外长在泰国会谈

  青瓦台方面表示,日本对1100多个战略物资中的哪些品类进行管控,韩国无从预料,韩国政府将同有关部门和企业一起,逐个分析当前韩国缺少哪些核心零部件和核心技术,为企业提供多方支持,争取早日实现相关产品的国内批量生产。对于未来发展潜力巨大的机器人产业,文在寅表示韩国政府将对相关企业、产品性能和可靠性实施评价,并通过补充预算等提供大力支持。  

韩国痛定思痛,正在奋起直追。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认为,在新的一轮竞争博弈中,关键是看韩国能否在经济上集中精力做大事,而不是喊口号,抵制其他国家的产品,走封闭断链的老路。(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