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
东方网 海上钓鳌客
2019年08月02日 15:09

  从6月12日至6月28日,香港一直在“燃烧”。

  诚如国务院港澳办新闻发言人在29日的新闻发布上所言,“发生在香港的游行示威和暴力冲击活动已持续一个多月,对香港的法治、社会秩序、经济民生和国际形象造成了严重影响,令所有关心香港、珍爱香港的人倍感痛心。”

  两年前,海叔曾经赴香港就“特区回归祖国20周年”这一主题展开采访,一周行程中,拜会了香港立法会、律政司等特区相关部门,也到元创方、港珠澳大桥香港段、西九龙文化区等地标观瞻。亲眼目睹香港这片中国人的领土在经历了特殊的历史路径之后、回到祖国管制之下20年来所展现出的勃勃英姿,但也感受到香港社会存在的一些隐忧。  

  站在启德机场,眺望港岛

  行走在香港岛的街头,海叔注意到一些房产中介店橱窗里张贴的房源价格,发现每平方米(香港的单位是平方呎,约为一平方米的十分之一)多在20万人民币以上,对于内地同胞来说不可不谓天价。由于房价畸高,房产商开发的很多户型都是30、40平米的小单位。那么香港一般阶层的工资是多少呢?以香港的大学生毕业后担任公务员为例,一般的“政务主任”的起薪(每月)在5、6万港元。事实上,“政务主任”的薪水远高于许多大学生的首份工作的起薪。至于那些中环地区、或者位于太平山顶的住宅,其价格更是平头百姓不敢跂望。由此可见,香港生活压力山大,对于那些赤手空拳、出身寒门的青年来说,一套房就足以够奋斗多年了。灯火阑珊,正值维港周边在修缮马路,海叔信步游览至会展中心的金紫荆广场前,虽然已是夜深,仍有不少游客在此拍照,而岸边亦有数对情侣,或散步,或依偎,维港两岸的楼群正在变换出各种灯光图案。香港之夜是美好的,但日头一出,人们又得忙忙碌碌打拼了。

  除了房价所折射出的贫富差距之外,海叔在采访中还遇到一件事,今天想起来都觉得颇为不快。两年前,西九龙高铁站还在施工中。在参观施工单位展示中心的沙盘时,海叔发现其中一个盾构机的模型的说明文字中,竟赫然将香港标为“COUNTRY”,我当场将此严重错误告诉香港方面的陪同人员及施工单位,他们随即表示是疏忽所致,会马上更改。实际上,在英文中一般政治术语中的“地区”应该写为“REGION”。我也愿意相信是展览主办方无心之失,所以并未多言。但是,那天的这一幕颇为让我不悦,如鲠在喉。尽管此后数日的采访照常进行,但这件事让我念念不忘。“一国两制”在香港施行,这可是前所未有、开天辟地的大事,每个细节都马虎不得,特别是关于中央与地方(特区)之间的表述,一定要精准无误,要按照《基本法》来。

  另外,海叔还注意到,在香港接待人员的表述中,有的时候会将“中国”与“香港”平行起来。有天早晨,一位上点儿年纪的港方工作人员在谈话时就说了句“你们过几天就回中国了”,准确点儿说,当然应该说“回大陆”或“回内地”。我猜像他这个年纪的人,20多年前大概一直在港英政府工作,可能有些口头习惯还没有及时改正过来。实际上,即使在内地,有些新闻单位的工作人员也常常会犯类似的错误,比如说,在提及香港的同时将中国大陆称为“国内”,有时候是口头,有时候在稿件中,而这些都是不规范、不正确的说法。香港也是“一国”之内。因为香港已经于1997年回归中国了,它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而不是一个海外地区或者殖民地。

  其实,对于生活在中国大陆、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香港给人的印象除了发达繁华之外,还有就是其崎岖的经历所折射出的中国人反抗外侮、不屈抗争的精神,如当年香港亚洲电视台拍摄的《霍元甲》电视连续剧中的主题歌所唱的那样:江山秀丽,叠彩峰岭。香港旖旎的山海风光的确令人赞叹,特别是驻足山顶,目睹港岛鳞次栉比的高楼,回想及近代历史上的屈辱、1997年的扬眉吐气,怎能不让人有一种苦尽甘来的快意!

  自上次赴港一别,匆匆又是两年多,没想到上次参访过的立法会竟然被暴徒破坏得一塌糊涂、满目疮痍,愤慨之余怎能不令人为香港的明天忧心忡忡?!

  香港的未来在青年,但是眼下香港街头“全武行”的不少蒙面者恰恰是青年,这说明香港回归以来在历史教育、国情教育方面出了大纰漏,在人心的“回归”方面还需要做大量的、持久的工作,任重道远。

  毋庸讳言,在民生方面,香港也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比如天价的房地产绝对不是香港繁荣稳定之福,而是悬而已久的隐患。香港的土地开发率非常低,截至2016年年底,香港已建设土地占到24.2%,林地、草地及灌丛为66.2%,农业用地为6.1%,水体为2.7%,还有0.7%是荒地。尽管由于香港的山地、坡地很多,不利于开发,但是还是有不少地方可以作文章。从长远土地需求角度而言,香港未来将面临超过1200公顷的土地短缺,特区政府所制定的《香港2030+》规划方案建议了两个“策略增长区”来作为因应,即东大屿都会及新界北,可提供的土地面积多达1720公顷。

  只要香港人能够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尽快从政治纷争中走出来,那么利用香港现有的不错的财政家底,香港特区政府在改善民生这一块儿可以大有作为。

  至于人心“回归”的工作,那就更是刻不容缓了。除了该挤出去的脓一定要挤出去之外,教育作为大计,要在宪法的框架下,规划好、落实好,只有人心定、人心齐,才能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行稳致远提供保障。

选稿:桑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