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评级市场扩大对外开放,或将激发“鲶鱼效应”

2019-7-31 13:05: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盘和林 选稿:桑怡

  近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了一系列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其中明确了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等。

  自2017年起,我国陆续推出放开外资评级机构准入政策。2019年1月,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获准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全部类别信用评级业务。本次“11条”中明确提出,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开展信用评级业务,可以说是我国信用评级市场对外开放的再一次重大推进。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内生性不断增强,供给侧改革背景下消费升级稳步推进,为实体经济不断注入增长活力。与此同时,金融市场多样化需求不断涌现,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改革创新需要信用评级充分发挥第三方中介作用,有效降低现有市场的信息不对称,为投资者提供公正、客观的信用评定,以防控诈骗爆雷等金融风险,既有助于央行等监管部门的金融监管,也有利于金融市场的稳定运行,从而助力金融业优化资源配置,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一方面,我国作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发展潜力巨大,能够对穆迪、标普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产生强大的市场吸引力,在深化金融改革和对外开放的过程中,将会有更多的境外评级机构乘借政策东风进入我国这片富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另一方面,当前我国评级市场乱象丛生,评级机构起步较晚,数量匮乏且方法落后,导致评级结果公信力差,难以满足我国债券市场乃至整个金融领域信用评级规范发展的要求。通过对外开放,强化竞争,提升信用评级的可靠性和公信力,能够增强融资各方对信用积累的高度重视,充分挖掘信用信息在社会经济发展中的价值潜力。

  当前,我国主要评级机构有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和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等。其中中诚信、大公和东方金诚曾因评级质量差、内部管理缺陷及财务独立性不足等问题收到警示函或被监管部门责令改正。高评级企业或债券不断“爆雷”,甚至出现花钱买评级的市场乱象,最终导致国内评级信息公信力大打折扣,对投资者的参考性也随之削弱,未能起到应有的风险揭示、信息传递作用。

  通过推进信用评级对外开放,鼓励更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外资信用评级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将对我国评级市场的现有格局造成冲击,加速低效违规机构的淘汰,提升行业整体竞争水平,在“鲶鱼效应”下促使评级市场公信力的回归,从而推动评级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在信用评级开放进程稳步推进的过程中,国外更为完善、先进的评级方法和估值系统将有效促进我国本土评级机构的能力提升,推动国内评级标准和经营理念的国际化发展,提高评级结果的国际可比性和参考性。

  值得注意的是,境外评级机构的国际影响力及其对整个行业竞争层次的提升将作为要素自由流动的重要保证,有效促进金融资源互联互通,对我国扩大境外在华投资、推动金融领域全面开放将起到重要的参考保障。以标普为例,作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认可的评级机构,其评级结果对金融、法律、财会等行业均有着举足轻重的参照作用。境外评级机构准入的进一步放开将有效提升我国债券市场和金融产品的国际信服力,更好地发挥其对我国市场的推介作用,吸引全球投资者在我国的多元化资产配置。

  笔者认为,信用评级行业对外开放的加快推进将为外资提供良好的发展机遇,同时促进中国评级行业评级质量改善,有效降低社会信息搜集成本,为中国金融市场的规范健康发展和资源要素的互联互通提供重要的推介参考作用。但在开放节奏愈发加快的同时,境外评级机构长期积累的方法、经验和数据能否在国内市场快速适应还未可知。面对国际评级机构在资本实力、业务创新、管理模式和技术积累等方面的优势,创新能力较差的低效评级公司将处于更为严峻的竞争环境。国内评级公司如何挖掘内在潜力,强化自身竞争优势,规范行业健康发展,缓解国外竞争压力也成为需要思考和防范的问题。

  在信用评级开放提速背景下,监管部门应加快完善配套设施,推进信用评级行业管理机制的细化落地,加强信用评级监管力度,通过不定期抽查债券发行情况、债券评级机构信用打分等方式创新监管手段,规范市场竞争秩序,净化市场环境,以回归信用评级在风险揭示和定价参考方面的信息传递本源作用,照亮评级市场乃至整个金融领域的长期发展之路。(作者系知名经济学者、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