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约翰逊上台后,中英能够再续“黄金时代”吗?

2019-7-25 13:39: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海上钓鳌客 选稿:桑怡

  

  图片说明:2017年10月3日,时任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出席在曼彻斯特举行的保守党年度大会。新华社记者韩岩摄

  鲍里斯今天(英国伦敦时间24日)要接任英国第77任首相了。鲍里斯是谁?不是俄国的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而是英国保守党昨天选出的党魁鲍里斯·约翰逊。

  出生在纽约、据说是土耳其人后裔的鲍里斯为何有个俄国名字?说来话长,暂且按下不表。但就从这名字也可看出,鲍里斯的人生可是不平凡啊。他本身就是国际化的产品,然而,这次,他却坚持要让英国脱离欧盟,哪怕冒“硬脱欧”的风险!

  是说说而已,只为上位?还是盘马弯弓,继续硬核?要知道英国为了与欧盟离异已经干掉了一雄一雌两位首相,鲍里斯如果没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无论“硬脱欧”还是“软脱欧”都不会好使。

  1973年1月1日,英国自加入欧共体(欧盟前身)以来,就想法多多、与德法常常是貌合神离,无他,盖大英帝国从前也曾阔过,如今不得不隐忍作为二流国家,才得与德、法相颉颃,眼见欧盟已经成为以两个“宿敌”为轴心的欧盟,每每心头不忿。

  但是留在欧盟的好处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如果不是卡梅伦玩脱了手、搞什么“公投”,其实英国人也并打算单干、“脱欧”向洋看世界去也。

  

  图片说明: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摄于2016年6月21日,3天后的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揭晓后,卡梅伦辞职。新华社记者韩岩摄

  2015年,英国还在卡梅伦时代,彼时的卡相,雄心勃勃,春风得意,5月甫一连任,10月,即迎来习近平主席对英国进行“超级国事访问”,英中双方同意构建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开启持久、开放、共赢的中英关系“黄金时代”。

  2015年年初,英国在西方大国中率先加入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震动国际社会,引发美国强烈不满。“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中方则表示双方可在核电站、高铁等领域与英国展开深度合作。习主席访英期间,两国签署了28个项目近400亿英镑的商业大单,双方确认,中、英、法将合作建设欣克利角C核电站,这是中国首次与发达国家在重大战略行业开展合作。当时两国关系一度你侬我侬、羡煞旁人,两国媒体甚至评价中英进入蜜月期。

  就在人们纷纷看好英国这一波儿神操作,对中英乃至中欧合作充满期待,思考“中英黄金时代”对国际多极化的走向产生何种助推力的时刻,哪知道幺蛾子来了,本为留欧派的卡梅伦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开始豪赌“脱欧”。谁知,一招儿不慎,连带自己转年即辞去相位,彼时距提出“中英黄金时代”的口号不过刚满一年两个月。

  大西洋对岸,估计美国笑不动了……

  那时,“半个肯尼亚人”(鲍里斯·约翰逊语)奥巴马还在总统大位上,希拉里·克林顿还在跟特朗普选战中,鲜有人猜得到结果。

  2016年7月,人称“政坛超模”、穿着时尚但有时雷人的特雷莎·梅上台了。

  在“脱欧”公投的废墟中拜相的梅,除了提出塑造“全球化英国”之外,似乎不忘故主的初心,力图延续中英关系“黄金时代”大方略,主张英国“脱欧”后加强对华经贸合作,“我会致力于保持英国与中国关系的‘黄金时代’——不仅仅因为中国是重要的贸易伙伴,更是因为同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作出的决定能和我们的决定一起改变这个世界”。

  2016年9月,梅接任首相后不久出席在中国杭州举行的G20峰会。之后,她批准重启中、英、法三方合作的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

  2017年1月31日至2月2日,梅访问中国并举行新一轮中英总理年度会晤。这是她出任首相后首次正式访华。

  作为英国历史上的第二位女首相,梅面对的局面可谓内忧外患不断,内有党内“倒梅”逼宫、政局混乱,外有欧盟步步为营、谈判艰难。尽管“雌心勃勃”,却在欧盟与自己家的议会的两面倾轧下,落得个“梨花带雨”的辞职时刻,成为二战以来任期最短的英国首相。

 图片说明:2019年5月24日,伦敦。特雷莎·梅宣布她会在6月7日辞去保守党领导人一职。新华社发(阿尔贝托·佩扎利摄)

  流水落花春去也。

  眼看她起高楼,眼看她楼歪歪,眼看她辞职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首相,眼下,鲍里斯·约翰逊的高光时刻已经到来。

  据路透社消息,约翰逊在赢得选举后说,它将使英国团结起来,“就像那些沉睡的巨人一样,我们即将崛起,并通过更好的教育、更好的基础设施、更多的警力以及每家每户很棒的光纤宽带摆脱自我怀疑和否定的枷锁。我们要将这一了不起的国家团结起来,并使之前进”。政客的话语少不了靓丽的辞藻,像掺了荷尔蒙一样,给人期待。类似的话,三年前的梅也曾经说过,再早一年,连任的卡梅伦也说过。不都烟消云散了吗?约翰逊能够避免议会与欧盟的两个方向的碾压吗?财政大臣哈蒙德不是已经向梅辞职了吗?与当年鲍里斯从梅的内阁主动走人何其相似?

  除了“脱欧”这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丽事业,鲍里斯又将带领英国这艘老迈的巨轮驶向何方?特别是在对华关系上将采取何种策略?作为北京奥运会时的伦敦市长,鲍里斯那时曾经来过中国,尽管一头乱发,落拓不羁,也给国人留下了颇接地气的印象。

  卡梅伦2010年接替布朗上台时,约翰逊在伦敦市长的位子上,而早在2005年,卡梅伦作为在野的保守党党首时,约翰逊是“影子内阁”的教育大臣;特雷莎·梅2016年7月登上相位后,约翰逊是其外交大臣,后来见“脱欧”形势不妙,生怕引火烧身,赶紧辞去外交大臣,以便打自己的小九九,图谋再上层楼,有朝一日接替梅首相。

  如今一切如愿以偿。作为两朝旧臣,约翰逊能够沿着“卡规梅随”的“中英黄金时代”蓝图继续工笔画吗?

  2019年的中英关系跟2015年彼时已经多有不同。

  目下,欧盟的主要领导人已经完成新老交替,冯德莱恩成了欧盟委员会的主席;美国的特朗普已经开始投入下任总统的选举大战,2017年上台以来,特朗普四处点火,给欧洲在内的世界带来了结构性动荡;中美贸易摩擦谈判起起伏伏,路转峰回,前景尚未明确;尤其在南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美国、英国干预中国内政,支持激进分子,给中美、中英关系造成了极大障碍,引发中国外交部高声指责。即使在美英两国之间,传统的“特殊盟友关系”也已出现松动,尽管特朗普对约翰逊的当选发出推特表示“祝贺约翰逊成为英国新首相。他将会很棒!”但在伊朗核协议及贸易问题上,美英之间有较大分歧。一旦特朗普在经贸方面让“脱欧”之途上狂奔的英国让利几分,不知道又有怎样的局面出现。

  时移事易。

  英国的政局自2015年以来短短4年间,已经丕变,三任首相如走马灯一样,大有安倍晋三上台前的日本政局之势。如此形势,“黄金时代”的旧剧本还能否接着唱下去?鲍里斯还能否登上那艘中英“蜜月号”客船?

  何况,眼下,火烧鲍里斯眉毛的是“脱欧”的连续剧戏码到底何时了结?10月31日能否整出一个大结局,哪怕真是“硬脱欧”?

  一切都是未知数。

  保守党已经为“脱欧”大业断送了两位名字中带“梅”的倒霉首相,这次的约翰逊还会因此“逊”位吗?

  在约翰逊的视野中,中英关系又会处于何等地位?卡梅伦果敢决绝走近中国,却因后院纵火,公投“脱欧”,挂冠而去,致其“中英黄金时代”大战略中道停摆;特雷莎幸运接掌相位,却冒冒失失解散议会,提前大选,未料失去多数议席,只得联合组阁,有心无力,“脱欧”议案三次被否,无奈饮恨下野。

  英国何去何从?牛津毕业生鲍里斯需要一个靠谱的大战略。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