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这位导师为何要开除自己的研究生

2019-7-21 10:38:1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前不久,美国克瑞顿大学袁劲梅教授开除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研究生。我从《2018中国散文年选》(花城出版社)上读到了她郑重地写给那位研究生的一封长信《我就不该录取你》。此信写得充沛情理,言之谆谆。

  袁劲梅教授创建了克瑞顿大学“东西方比较研究”专业,共接纳过11位研究生。“我用同一个标准要求所有的研究生,我希望每一个作品都是杰出作品。你被取消学籍,第11个作品报废。你没达到标准,是我和你的共同失败。”

  那么,袁教授所要求研究生的标准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遵循做人和做学问的基本原则,让研究生成为一个尊重知识、热爱真理的人。”在袁教授看来,“做学问,要有品格,最首要的是,得做人。”而那位研究生的“失败”,与其说是学问没做好,不如说是做人失去了底线,或言之,做人的“失败”导致其失去了专攻学问的定力。

  那位研究生被导师除名,委实是咎由自取。其“失败”在于——

  读书“机巧”。他以做生意的那套“机巧”用在了做学问上。研究生做学问是要靠一点一滴的积累,在他人工作的基础上,拨开前面让人看不清楚的杂草,细细地分析;用理性拷问自己,拷问先人;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作出自己的判断,形成自己的见识。做学问不能一知半解,更不能“扩散无知”。而那位研究生厌恶读书,“我要求的必读书,你不是没读,就是没读懂”,他常从网上寻找搜罗一些猎奇的信息充当学问,哗众取宠。因此,袁教授下了一个评语:“你学识基础很差”,且“不肯弥补这个致命缺陷”。

  以社交替代学术。袁教授认为:“做学问的目的,必须是对真理的热爱和对未知的好奇心。名不名与学者无关”。然而,那位研究生则不然,他与导师交流时,“动不动就扯出一些社会‘名人’,这个,那个,你跟他们都认识,想用社会‘名人’来衬托你自己的地位”。一个人的社交,可能会结识某个名人,也可能会像“我的朋友胡适之”那样谬托知己以抬高自己而“出名”,但学术不是社交,不是出名,它要的是沉潜,“坐冷板凳”。那位研究生决然做不到这一点,光借社会“名人”来掩饰自己先天的不足,没有自信心。袁教授奉劝他:“如果你不想用你自己的人格魅力赢得他人的信任,你也不能做学问。”

  最令导师犯忌、憎恨的是那位研究生的抄袭问题。克瑞顿大学校规有定义:学术论文7%以上雷同他人就是“抄袭”。那位研究生写论文常是从网上复制了东西,拼凑起来敷衍成文,这种“想找捷径、借以掩盖自己的基础差和没有治学能力的缺陷”的作派,袁教授曾多次批评教育,但他不思悔改,反而强词夺理,抱怨导师“不宽容”。作为人品正直、学有建树的导师,袁劲梅岂容如此学生自欺欺人、玷污学术?

  据悉,那位研究生得知导师要除名,他强烈要求“保留学籍”,结果被克瑞顿大学研究生院董事会驳回。这当然是一个罕见的个案,但对莘莘学子确实有一定的警策意义,尤其是那句“做学问,要有品格,最首要的是,得做人”训语更是具有普遍的价值取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