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悬在城市上空之痛

2019-7-14 10:16: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近来,高空抛物问题来不断出现在各种媒体报道中,有的砸伤了人,有的砸坏了汽车,有的虽侥幸没有伤人毁物,但也使有关居民吓得一身冷汗,并为此后怕不已。

  高空抛物,危害显著。一枚50克的鸡蛋,从4楼抛下,会把人的头顶砸出肿包;18楼抛下,就能砸破头盖骨;要是来自25楼,可能致人当场死亡。它被称是“悬在城市上空之痛”。

  为了消除这一“城市上空之痛”,许多城市近年都加强了这方面的管理监督,并依法处理一大批与高空抛物有关的法律纠纷。然而,“痛”并未消除,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这一方面是由于城市人口越来越密,房子越建越高,城市建筑年龄越来越大;另一方面,更由于一些“楼主”素养没能与居住现代化同步提高,仍然保持着那种乱丢拉圾的不文明陋习,不论是茶渣奶盒,还是废纸烂壳,往往是随手向窗外一甩,并因此影响带坏了下一代,以至使这种“天女散花”式的“现代城市病”不断发作,成为现代市民之“痛”。

  由于高空抛物会带来对生命的威胁,着眼于保护人身安全,需要多方并进,加快治好这一“现代城市病”。应当说,无论是从加强法制,还是加强强德治,抑或是加强社区自治等方面,现在都有不少的好经验好做法,可以发扬广大。现代技术的发展,还可以运用技防的手段,加强监控。杭州市有个小区原先高空抛物频发,一时难于查到作案人,后安装了多个防高空抛物监控,能精准“锁定”目标,从而形成威慑力,起到了明显的防治效果。这说明,办法总比困难多,“现代城市病’也会出现现代的办法去克服它。

  值得一提的,是一件高空抛物被全楼驱逐的事。7月8日,郑州市远大理想城小区,一名13岁男孩高空抛下两个灭火器,虽未造成人员伤亡,但损坏了一辆电动车。事发后,该楼栋业主一致要求男孩一家从这里搬离,这家人尽管作了道歉意欲不搬,却未获同意,只得黯然搬走。对此,也许有人觉得邻居们有些过分。实际上,这里显示了民意的力量。”择邻而居“,是民间的一种传统。谁愿意与那些制造危险不安的人相邻而居呢?人都是不愿自已的头上悬着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我住的大楼曾有一租户任宠物犬乱跑乱叫,搞得四邻生活不安,提了意见又不听,邻居遂向房主提意见,希望她不要房子租给这样心中没有他人的人,房主遂不再与此租户续约,他也只得搬走了事。我以为,居民对危害生活安全的邻居说”不“,是社会正能量。那些有”高空抛物“陋习的人,实则是不宜住现代化高楼的。

  与高空抛物同时存在的,还有高空坠物,二者虽有区别,后者属于物体自然坠落,不掺带人为因素;前者则属于主动作为,且伴随恶意。一般而言,高空坠物造成后果的,只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当高空抛物造成严重后果,非但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更要负刑事责任。不过,高空坠物造成的后果,是一样严重的。上海去年就发生过下坠的店招伤人的事。近日(7月9日),广东深圳的鑫竹园从楼顶坠下两节近两米的铁管,将地面砸出个大坑,引发居民的惊恐。因此,也要加强对高空坠物的监管。现在,在一些居民楼尤其是老旧小区的阳台,堆砌杂物、盆栽,以及悬挂拖把、扫帚等现象屡见不鲜,容易引发坠物事故,应教育居民清理改正。而一些楼房外墙破损,户外广告牌锈蚀松动,空调护栏或支架松动,以及空调室外机堆放杂物等情况,存在着更大的坠物危险。这需要建立与加强安全防范制度。首先,从全市范围来说,要经常进行检查,特别是对那些老建筑和建筑上安装多年的容易引发事故的悬挂物,要多加关心,及时发现它们可能下坠的隐患。其次,一旦发现问题,就要及时处理,或修好,或换新。这当中,自然要发动居民参与,但居民一般只能反映情况,至于维护修理,需要专业人员动手。因此,在基层,小区物业应担责。至于维修经费,相关居民自然应按规定担负应当担负的。

  总之,不论高空抛物还是高空”坠物,都是“悬在城市上空之痛”,我们要携起手来加强治理,消除这一安全之“痛“,让城市生活更美好。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