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华盛顿怒怼安卡拉,土耳其能站稳吗?

2019-6-20 08:34: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东南 选稿:桑怡

  美国和土耳其同属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理论上讲,美土是战略盟友和军事同盟关系,但华盛顿和安卡拉的关系,近年来总是别别扭扭,时常大吵大闹,互不相让。有媒体评论说,美土争端在很大程度上属于“窝里斗”。

  图片说明:S—400防空导弹系统

  新一轮争斗又开始了。近日从华盛顿传出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办公厅正在研究7月向土耳其发起新制裁的可行性。据报道,美国的这批制裁,力度属于迄今对土“最严厉的制裁”,美国有关部门估计这批制裁“将使土耳其本就艰难的经济更加衰败”。制裁的范围相当广泛,土耳其的数家防务公司将首当其冲,受制裁的土耳其公司将无法接触美国的金融系统,以致既无法在美国境内采购产品,也无法向美国销售土耳其产品,这相当于美国对这些土耳其公司实施“完整切割”。

  先放风威胁,试探对方反应,再正式下手,这是华盛顿由来已久的“三步曲”打法。美国选择对土新制裁的时间节点是7月,这是美方故意为之,因为这正好是土耳其开始接受从俄罗斯订购的一批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时间。美国这样做,显然是在再一次明明白白地警告土耳其,必须远离俄罗斯的军事装备,否则后果会很严重。但目前土耳其的立场也很强硬:不理华盛顿这一套!

  美土围绕土耳其采购俄制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纷争,已有相当一段时间。

  美国提出一堆理由,包括俄制导弹与北约的军备系统不兼容等等,实际上是坚决反对土耳其采购俄制军事装备,担心土耳其列装俄制导弹将使北约的军事系统和土耳其的美国战机遭受泄密危险,要求土耳其退订。

  但土耳其坚称,采购俄制导弹是土耳其的权利,土耳其并强调自己有能力保证这批俄制导弹不会带来泄密危险。美国先是从军事方面施压土耳其,威胁称如果土耳其坚持这样做,那美国将不会交付土耳其已订购的美国F—35战斗机。美国看到威胁无效,土耳其仍继续同俄罗斯保持订购合约,便开始从经济、贸易等方面对土耳其下手。

  时间日益迫近,如果安卡拉执意接收俄制导弹,美土关系势必严重倒退恶化。现在就看安卡拉究竟采取何种策略与选择。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实际已无路可退,如果退订俄制防空导弹,无疑会严重得罪俄罗斯,并需承担巨额赔偿,并由此恶化与莫斯科的关系。如果继续无视华盛顿的警告威胁,美国必然会对土耳其出手,这同样是土耳其难以承受的。毕竟,土耳其与美国的利益要远远大于土同俄罗斯的关系。

  从表面看,目前土耳其的态度依然相当强硬,但安卡拉与华盛顿在私下究竟是何种关系,外人不得而知。分析人士大多认为,美土的较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一年两年,从过去看,往往到了最后关头,安卡拉会突然改变态度,与华盛顿握手言欢。这次是否会重蹈覆辙,只能有待时间和事实来验证。

  美国先放风对土严厉制裁,实际仍是在给土耳其一段时间,让其权衡利弊。美国为了同土耳其维系北约盟友关系,确保美国的中东战略优势,仍然需要土耳其。尽管舆论普遍认为,美土战略伙伴关系早已名存实亡,双方早已同床异梦。甚至土耳其官员私下也表示,土耳其“对华盛顿的信任已经土崩瓦解”。

  其实,土耳其与美国围绕俄制S—400防空系统的纷争,只是美土矛盾的冰山一角,抑或说是美土矛盾的一种激化与集中爆发。事实上,美土双方在叙利亚战乱与重建问题上,在库尔德武装的合法性、土耳其军购、土耳其亲美宗教势力、土耳其军队亲美势力以及美国制裁伊朗等一系列问题上,立场早已相左,且龃龉不断。

  2018年夏天,美土关系几乎掉落到冰点。土耳其因自身经济不景气,国际债务严重,又因春夏季节遭到了美土关系紧张的吊打,在8月份达到了危机爆发点。8月9日亚盘期间,土耳其里拉兑美元猛跌3%,并不断刷新最低。与此同时,土耳其债市也出现猛跌。

  去年8月10日更出现了更令人惊恐的一幕,多家媒体发出紧急报道:土耳其里拉崩盘,急需寻求外国帮助!这一天,土耳其遭遇“雷曼时刻”,货币里拉对美元最多时狂泻近20%,里拉的买卖价差扩至2008年全球危机最严重时的水平,即雷曼兄弟破产后的水平,成为2001年土耳其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日跌幅,里拉八个月里跌幅超过了40%。

  面对里拉狂跌和市场、国民的恐慌,埃尔多安总统不得不亲自出面安抚,并紧急呼吁民众拿出“藏在枕头下的美元和黄金”,为里拉救市。面对惶恐不安的市场和民众,这位素以坚毅、果敢、不服输和能言善辩著称的土耳其总统,坦承国家陷入了“经济战争”,但他怪罪于华盛顿,认为这都是美国造成的“政治危机”,而美国领导人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相反美国领导人在关键时刻发出了被土耳其认为“幸灾乐祸”的推文。

  此后,美土矛盾与土耳其的经济贸易关联更加紧密。去年以来,美国不断祭出关税大棒,向土耳其施压。上个月,美国政府在17日正式取消了土耳其的贸易最惠国待遇。白宫在一份声明中称,根据土耳其的经济发展水平,美国“终止土耳其贸易最惠国待遇是恰当的”。而这意味着今后土耳其对美国部分出口商品,将不再享受免税优惠。

  对土耳其而言,这无疑是当头一大棒,目前美土两国的年双边贸易额,大约为207亿美元。美国的进口,占土耳其出口的18%之多。但白宫对土耳其采取的是打与拉的组合拳,在宣布取消土耳其贸易最惠国待遇的同时,白宫又宣布,将对从土耳其进口的钢材征收的关税,从50%下调至25%。华盛顿这样做,显然是在让安卡拉更多地感受美土关系冷暖的不同滋味。

  美土之间的诸多矛盾相互勾连,相互作用,相互发酵。有评论说,美土关系的波澜起伏,已同经济周期一样,期间虽然受到多种因素的牵制和影响,但总体上呈现出一条起伏不平的曲线,尚未突破上下红线。双方的“婚姻伙伴关系”依然存续,只是早已缺少了当年的恩爱。

  图片说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土美两国有着几十年的深厚友谊。土耳其长期紧密追随美国,在1952年就加入了北约,直至目前仍是北约在中东地区的唯一盟国。土耳其地处欧亚大陆之间,扼守中东要塞,作为冷战时期的铁杆盟友,曾一直是美国唯一的伊斯兰盟友,历来颇为美国所看重,但冷战结束以后,特别是最近几年来,土耳其与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关系在不断下滑。

  原因是多方面的。分析人士认为,这既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原因,也有土耳其自身的原因。土耳其作为中东军事实力最强的大国、伊斯兰世界最大的国家,在埃尔多尔执政以来日益表露出独立倾向、大国追求,试图摆脱美国和北约。土耳其在国际和地区一系列问题上积极插手,与美国不睦甚至立场相左,甚至公开抨击美国,并在外交上表现出实用主义的摇摆,逐步与俄罗斯改善并发展包括军事采购在内的敏感关系,让华盛顿感到安卡拉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有严重的离心倾向。

  而美国在冷战结束后不断调整全球战略,把战略中心逐步转移到印太地区,在中东更倚重以色列、沙特等国,使土耳其在华盛顿的全球和地区战略中的核心地位有所改变。土耳其试图尽早加入欧盟的梦想,现已成为泡影。所有这些,让安卡拉深感失落。在诸多国内外因素的相互作用和刺激下,土耳其做出了自己的选项,一开始以刺激美国为主,后来发展到更加独立独行。

  2016年7月土耳其的发生一场未遂军事政变,被埃尔多尔始终怀疑为有美国背景,大批亲美军官和宗教人士遭清洗。自此之后,美土关系结下了怨仇,安卡拉与莫斯科、德黑兰的接近走向公开化。这一切,无疑又进一步触发了美土关系的演变恶化。

  但从多方面的迹象看,目前华盛顿并没有彻底放弃安卡拉,只是在发泄对它更多不满与失望,而安卡拉也并没有与华盛顿彻底“离婚”的决断,它仍然在权衡利弊,并着力加强自身,增强土在伊斯兰世界和中东地区的实力地位。但外媒分析认为,土耳其缺少自己的朋友圈和信任圈,在很多情况下孤掌难鸣。而自觉与不自觉不断表现出的摇摆,又使安卡拉失去了外部的真正信任和长期合作。

  土美关系的演变与矛盾的复杂性,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今世界的错综复杂性,并从某个方面折射了在世界新格局的大背景下,西方和美国主导的北约内部矛盾的增多和离心倾向的加剧。

  有评论认为,就目前而言,美土关系至少有两个特点,一是安卡拉和华盛顿,始终各说各的理,外人很难评价谁是谁非;二是美土关系虽然波动不止,龃龉不断,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还属于内部矛盾。总体看,安卡拉在全球和地区的重大问题上,从根本上而言与华盛顿趋同的情况还是属于多数。

  华盛顿在进一步观察考验安卡拉,而安卡拉也在继续审时度势,拿捏分寸,趋利避害。对土耳其特别是对土耳其的经济而言,土美关系至关重要。美土关系的波动还会继续,倘若两国针锋相对的争端继续下去,只会导致更多的误解、怨恨和不可预见的后果。(本作者为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资深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