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快评丨“以死护尊严”的快递,需靠法规制度救赎

2019-6-16 09:13: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童方萍 选稿:郁婷苈

  6月7日,杨军在派送一个发往本地的沙发四件套时,因收件人电话号码少了一位数,联系不上。其后打电话给发件人询问,对方随后投诉杨军骂人。此次通话录音显示,杨军骂人不实。第二天,杨军应公司要求,打电话向对方了解情况,交流中又起冲突,情急下他出口骂人,遭到第二次投诉。6月10日,杨军从主管处得知被调离目前区域的处罚决定,觉得有伤尊严,在家中吞下40颗安眠药自杀,后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6月15日搜狐新闻)

  因受到发件人两次“差评”投诉,遭到公司扣分并调离原工作区域,深感委屈的杨军决定“以死护尊严”,吞服40颗安眠药自杀,险些丢掉了性命。也许我们有很多理由指责他不该如此冲动,但我更多感受到的是快递行业的残酷生态和“快递小哥”的艰辛业态,令人唏嘘感叹。

  快递对于大家来说应该都不陌生,不管在大街还是小巷随时都能够看到“快递小哥”飞奔的身影,他们每天起早贪黑为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方便。正因此,他们得到了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小学生的认可和尊重。习近平总书记慰问“快递小哥”的新闻曾经温暖了多少人,而一位小学生写给“快递小哥”的信也曾经让许多人泪奔。这些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快递行业的价值所在和快递小哥的可敬之处。

  作为现代城市的普通劳动者,“快递小哥”的辛苦程度可想而知。有位“快递小哥”告诉笔者,曾在“双十一”、“双十二”期间,他几乎每天都要送500到600件货物,两餐饭基本上都是在路边吃的。但遗憾的是,连小学生都理解的“快递小哥”,却每每被一些人所轻视、甚至是歧视,总被有些挑剔的客户、任性的卖家予以差评,甚至是恶意投诉,让他们无端扣分、罚款甚至丢掉“饭碗”。试想,杨军作为一个堂堂男子汉,如果不是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和巨大的委屈,断不至于服药自杀。这样悲情一幕,实为底层社会人群生存之殇。

  当然,我们并非是说“快递小哥”就不要遵守必要的行业规范、就不要讲究工作态度和服务质量,就不要信守职业道德和文明礼仪,而是说他们作为一个特殊群体殊为不易,也需要更多人来理解、关心和包容。而这一职业群体最大的特点就是唯客户满意第一,而背后的原因除了职业属性之外,更多则来自快递企业普遍由行业竞争带来的强势管理,正因为奉行“客户永远是对的”、“客户是上帝”的理念,“快递小哥”几乎没有敢慢待客户的任何资本,只要谁让客户有任何不如意,哪怕并非是“快递小哥”的错,客户也可以给他一个“差评”,就足以让其有好果子吃。这种极其不对等的服务关系,让“快递小哥”永远只能低声下气、谨小慎微,有的被要挟、恐吓也不敢反抗,甚至遭到打骂都只能忍气吞声,毕竟一个职业和一份收入对他们来说,来之不易、失之可惜。

  没有一个稳定、专业、高素养的快递员队伍,很难确保送达质量。没有一个科学、健全、有激励的制度规范,也难让从业者安心舒心。事实上,“快递员”在2015年已经被正式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包括快递公司、快递业和用户在内的个人和社会,都应该多一分理解和关怀,就是用温情回馈服务、以满意换取善意。但对于快递行业的难处和窘境、“快递小哥”的委屈和无奈,仅仅依靠社会的理解、客户的宽容显然不够,有关部门和组织以及快递公司都应该有更多的作为和担当。尤其是对于那些恶意投诉、无端刁难、甚至是敲诈勒索、伤害损害快递人员的行为,就要做到“该出手时就出手”,通过行业立法和建章立制来维护职业地位、行业声誉,保障“快递小哥”的劳动权益和人格尊严。

  但愿快递行业立法也要像“快递小哥”一样“飞奔”而至、早点到来,通过法规制度维护“快递小哥”的正当权益,保障快递业的正常秩序,避免类似“以死护尊严”的悲剧发生。只是,在立法尚未变为现实的情况下,抓紧建立行业用户“黑名单”制度,将那些无良客户档在公平正义和道德诚信的门外,也不失为一种选择,至少可以让快递行业和“快递小哥”远离无端干扰、感受职业尊严、获得心理安慰、保障基本利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